472 意外的久别重逢-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2 意外的久别重逢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阴阳塾的开学典礼跟一般的学校的开学典礼没有什么两样,亦即又臭又长,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按照惯例,每一届的开学典礼时,全塾舍的塾生都必须得参加,不管是哪一个年级的塾生都一样,届时塾长会上台演讲,然后就是让新生中的首席上台演讲,如果不是阴阳塾没有学生会的话,那估计学生会会长也会上台演讲,现在则是换成讲师总代表上台,总得来说还是又臭又长。

    偏偏,罗真就是新生中的首席,在开学典礼之前就被大友阵告之得准备上台,却被罗真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不想太引人瞩目。”

    罗真用的就是这样的借口。

    可惜

    “你就算不上台也够引人瞩目的啦。”

    大友阵不以为然的说出这样的话,让罗真都哑然了。

    问题在于

    “如果你不上台,那就得轮到夏目同学上台了,这样没问题?”

    大友阵顺利的捏住了罗真的弱点。

    “秋观”

    夏目便以求救般的眼神看着罗真。

    没办法,夏目本来就个性怕生,让她上台演讲的话,虽然也不是办不到,但让夏目勉强自己,罗真亦不是很忍心。

    “不是还有一个第三名吗?”

    罗真只能这么向着大友阵确认。

    不过,以刚刚的节奏,大友阵应该还是会用什么借口来推脱,让罗真上台吧?

    罗真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谁曾想

    “第三名?”

    大友阵先是一怔,随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竟是一副有如才刚刚想到一样的拍起手掌。

    “的确,如果是她的话应该比谁都更适合上台演讲,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秋观同学。”

    说完,大友阵就急急忙忙的走了,似乎去准备安排了的样子。

    “”

    “”

    看着急急忙忙的走掉的大友阵,无论是罗真还是夏目都无语了。

    这个所谓的班导未免也太欠揍了吧?

    这就是两人唯一的想法了。

    不过,拜此所赐,罗真和夏目都免于上台演讲,这倒是一件好事情。

    然而,就像大友阵所说的一样,即使不上台,罗真也够引人瞩目。

    阴阳塾,地下咒练场。

    这是位于阴阳塾塾舍大楼地下的一个咒练场。

    咒练场有着媲美体育馆的大小,高度则与地上的三层相当,围绕咒练场的是两米高的墙壁上连接着的观众席,总体来看就是一个室内体育馆,只不过这个室内体育馆的深处设置着一个祭坛区,壁面上亦写满了咒文和纹样,通往咒练场的所有大门两边也都挂满榊木枝叶和注连绳,内里流动着充沛的咒力,防止着场内的咒术影响到外部。

    当然,阴阳塾内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咒练场,别的地方还有实技用的教室,不过最大的还是这里。

    以咒术的练习场来说,这里是国内最大的几个之一,防壁亦是经过国家级阴阳师专门施过术式,规格奇大,就算是有相当威力的咒术或者灵灾都没法打破,连阴阳厅的人都会不时的来借用,可见其珍贵。

    阴阳塾的开学典礼就在这里举行。

    因此,此时此刻里,阴阳塾的塾生们均都井然有序的排成队伍,坐在观众席上,眺望向场内。

    在那里,祭坛被充当着讲台,塾长正在上面进行着演讲。

    罗真同样在观众席上,与一年级的新生们一起排成队伍,身边则是夏目。

    在塾长上台演讲的情况下,在场没有任何一个塾生开口说话,可也几乎没有塾生会将塾长的演讲听进耳中。

    原因很简单。

    这一刻里,场内几乎所有的塾生都或直接或间接、或明显或隐晦的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罗真。

    从他们的视线中,罗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各种各样的情绪,面不改色着。

    夏目也没有做出失礼的举动,精致的俏脸却有些紧绷起来。

    在场的所有塾生就均都没有听仓桥美代的演讲,只是关注着罗真,有的甚至在私底下窃窃私语。

    对此,仓桥美代宛如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状况似的,同样面不改色的继续演讲。

    “今年的新生非常的出色,虽说招收的数量没有多大的改变,但就新生们展现出来的成绩而言,这一届在历届当中都是出类拔萃的一届,尤其是取得入学考试前三名的塾生,在所有讲师当中都备受极高的评价,大部分讲师都认为,如果是这三位的话,将来必定能够成为出色的阴阳师,就算是成为〈十二神将〉或许都没有问题。”

    仓桥美代带着慈祥的笑容,进行着这样的演讲。

    “相信各位塾生也很好奇,这一届备受好评的三位新生究竟是谁,但话是这么说,大部分的塾生看样子也都已经认识其中的两位了,在这里我就不对这两位多加介绍,不过,第三名的塾生同样很出色,为了让各位注意到她,我就让她上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仓桥美代以这样率性又直接的方式,令自己的声音响遍全场。

    “那么,有请这一次的新生代表上台。”

    话落,仓桥美代便退至一边。

    直到这个时候,全场的塾生们才转过视线,看向讲台的方向。

    “哇”

    几乎是在下一秒钟,一部分的塾生们的声音响了起来了。

    那是因为惊艳的关系。

    罗真同样看向讲台,紧接着便也讶异而起。

    身旁,夏目甚至禁不住脱口而出。

    “好漂亮啊”

    从台下出现,往台上走去的正是一个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感想的塾生。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女生制服的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微微带着波浪的栗子色头发,发梢如同瀑布般从脸庞的一边流泻而下,却被其从侧边挽起,绑成一个侧马尾的发型。

    少女的眼中则满是坚定和凛然,让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她那漂亮的睫毛,精致的俏脸上化着淡淡的自然妆,只有嘴唇是带闪粉的玫瑰色,和健康的肤色相当的合衬。

    而少女的长相如同众人所产生的感想一般,相当的漂亮,漂亮到令人觉得惊艳的地步,连体态都显得相当的优美,身材极为曼妙,简直就像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偶像明星。

    这样的一名少女便踩着清晰可闻的脚步声,走上了讲台。

    旋即,清晰、伶俐、动听的声音就从其口中响起。

    “各位塾生,大家好,我是这一次新生代表,仓桥京子。”

    当这样的一个名字响遍全场时,所有人都讶异而起了。

    “仓桥?”

    夏目同样愣住。

    “京子?”

    罗真更是直接错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