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 女人就是麻烦啊-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4 女人就是麻烦啊

    开学典礼结束了。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是顺利结束,可至少在那之后没有再发生什么纷争,由仓桥美代这个塾长出面,制止了夏目和京子之间的对峙。

    在这样的情况下,塾生们一一退出地下的咒练场,却是不同于先前那有些沉寂的氛围,反而兴高采烈似的一边热闹的攀谈,一边离开,犹如刚刚看了一场精彩的电影一样,久久没有消停下来。

    至于罗真和夏目,同样离开了咒练场,往一年级教室的方向而去。

    只是

    “你到底是怎么了啊?夏目?”

    一路上,罗真便忍不住对着夏目出声。

    “干嘛去主动挑衅别人啊?”

    罗真百思不得其解的进行着责问。

    过去,夏目可从来没有表现出像今天这样的攻击性,所以罗真也是有些被吓到。

    再说,夏目明明就个性怕生,在别人的面前只是装作很认真的模样,其实是在勉强自己而已,为什么今天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却主动去挑衅仓桥京子呢?

    罗真真的很好奇这一点。

    可惜,夏目似乎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省。

    “谁让那个仓桥家的塾生针对秋观的啊?”

    夏目气鼓鼓似的说着这样的话,让罗真苦恼了起来。

    虽说,仓桥京子的确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针对了罗真,可一想到对方的待遇,会变成这样,似乎也很正常吧?

    身为仓桥家的独生***阳厅厅长的女儿,阴阳塾塾长的孙女,本来的话,仓桥京子一旦入学,必定会是最受瞩目的那一个人,更别说她的能力还足以在入学考试中取得第三名,若是没有罗真和夏目的话,第一名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这样即有家世,又有才能,还有实力,更甚者连长相都是万里挑一,无可挑剔的明星一般的人物,竟是直到现在都被人忽视,风头全被罗真给夺走,那不气恼才奇怪呢。

    所以,对于仓桥京子在大庭广众下的宣言,罗真并没有觉得太过。

    再怎么说,对方也是堂堂正正的来宣战的,而不是暗中耍手段或者是冷嘲热讽,否则的话,以罗真的脾气,绝对会给对方好看。

    有鉴于此,罗真并没有太介意仓桥京子的针对,反倒觉得会发生这种事情很理所当然。

    但夏目貌似就是看不下去。

    “技不如人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承认,做那种事情有什么意义啊?”

    夏目就一直碎碎念着。

    “本来,秋观就已经受到所有塾生的瞩目,再做那种事情,根本就是将秋观给推向风口浪尖,作为秋观的式神,我绝对不能眼巴巴的看着。”

    夏目就因为这样的原因对仓桥京子燃烧起敌意。

    确实,仓桥京子的所作所为是会将罗真推向风口浪尖,势必会让全阴阳塾的塾生们对此议论纷纷,让罗真的传言变得更加复杂。

    可本来,罗真的事情就很复杂,就算没有仓桥京子的针对,塾生们也不会停止对他的讨论,现在只不过是火上浇了一把油,让它烧旺点,本质却不会改变。

    夏目的这番忿忿不平,虽然不至于是无理取闹,但总觉得和平时的她不太像。

    罗真就根据自己对夏目的了解,犹豫了一下以后,做出这样的推理。

    “你讨厌仓桥京子吗?”

    罗真就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照罗真来看,夏目会这么敌视仓桥京子,估计最主要的理由还是这个。

    “”

    夏目顿时哑然,失去了声音。

    不过,一会以后,夏目还是开口了。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夏目低声说道:“看到仓桥京子那么针对你,我就觉得很不舒服,很想挫挫她的锐气。”

    这才是夏目一反常态的展现出攻击性的原因所在。

    “你啊”

    罗真便叹息了起来。

    但夏目也展现出了以往固执的一面。

    “总之,若是那个仓桥家的女儿想对付秋观的话,那就得先过我这一关,我的名次也在她前面,更是秋观的式神,没有理由无视她的挑战。”

    夏目不由分说的表明着这一点。

    “好吧。”罗真只能翻一个白眼,妥协道:“那你可得记得收敛点,别闹得太过分。”

    仓桥京子能够取得此次入学考试的第三名,证明其实力和天分都不低,至少在这一届的新生中仅次于罗真跟夏目,与其余人不是一个水平。

    再怎么说也是咒术界第一世家的独生女,有这种程度的实力和天分也不足为奇。

    只是,夏目还是要胜过仓桥京子一筹的吧?

    入学考试的成绩就说明了这一点。

    再加上对于夏目的实力,罗真同样有所了解,因此,罗真并不认为夏目会输给仓桥京子。

    “如果对方没有护法式的话,那你可别使用霹雳哦?”

    罗真这样子嘱咐。

    “我会努力的。”

    夏目却仅是给出这样的回复,看来是真的对仓桥京子很敌视。

    理所当然,在仓桥京子看来,夏目肯定也是很碍事又碍眼的一个人,双方现在必定是互看不爽的吧?

    “女人就是麻烦啊。”

    罗真唯有如此感慨。

    没过多久,两人一起抵达了教室。

    “————”

    本来还显得有些吵杂的教室在罗真与夏目抵达以后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一个个原本热热闹闹的攀谈着的塾生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罗真和夏目,嘴中的声量一下子减低了下去。

    罗真没有在意这一点,仅是头疼似的无奈着而已。

    “”

    “”

    其身边,夏目正与教室中的一位少女互相瞪视着,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敌意和不快是怎么都无法消除。

    罗真就看着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的仓桥京子和身旁的夏目彼此瞪视着对方,挠着头,都不知道该不该制止了。

    好在

    “差不多该上课了,土御门家的少爷和小姐,该回座位上去了哦?”

    身为班导的大友阵拄着拐杖的从门外走进来,嬉笑着说出这番话。

    夏目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与罗真一起来到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

    “有精神是好事,希望你们能够继续这么维持下去。”

    大友阵满意似的点着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幸灾乐祸的在煽风点火,紧接着才走上讲台。

    罗真坐在夏目的身旁,看着这样的大友阵,随即又是察觉到一道很明显的视线。

    罗真顿时转过眼帘,看了过去,结果只是看到对方的后脑勺而已。

    直视着那宛如没有往这边投来过视线,而是在认真的听着课的仓桥家独女的后脑勺,罗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接下来又会怎么样呢?”

    罗真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