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 干脆利落的解决-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5 干脆利落的解决

    就像大友阵所言,一年级的新生的主要课程是听讲,实技课并不是没有,但却不算太多,一个星期最多也就三、四节,有时候一整天下来甚至都没有一节,总的来说还算是轻松。

    课堂上,讲师们所提及的课程也不仅仅只有咒术方面,一般学校的普通课程也是有的。

    毕竟,阴阳塾的塾生年龄层相当于高中,对于一众仅有国中程度学历的塾生们自然得继续传授一般课程,以免造成不适应社会的状态。

    这些课程,对于在场的塾生们而言,倒是不算难。

    能够考过阴阳塾的入学考试的学生都很优秀,甚至大多数还是名门世家,从小就接受家族的培养,就算实力上不行,再怎么说,知识方面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连别人都这样了,罗真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对于课程的内容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背得滚瓜烂熟,弄得他连上课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差点就打哈欠了。

    不,事实上,罗真的确打了哈欠,甚至还不小心睡着了。

    新生中的首席,阴阳道的宗家,那个土御门夜光的转世居然在上课期间睡着,这件事情貌似也让塾生们意想不到,一个个的接连愕然而起。

    连讲师都为此困惑起来,最后将罗真给叫醒,板着脸的让他回答了一连串的问题。

    结果,罗真几乎是闭着眼睛的将一个个的问题给解答,让讲师和塾生们久久不能言语的同时,也不再敢小觑他。

    入学以后的第一天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宣布结束。

    阴阳塾的上课时间和下课时间与一般的高中也没有什么不同,在傍晚来临之前就宣布了放学,让塾生们得以离开。

    塾生们就一个个的离开塾舍,一路上还在议论纷纷。

    虽然开学不过只有短短的一天,但这一天里能够成为话题的料却是一个接着一个,让塾生们乐此不疲,自然而然的形成这番迹象。

    罗真则理所当然是话题的中心人物,即使离开塾舍的时候都被人指指点点着。

    幸好,没有人故意来招惹罗真,让罗真得以省却了很多麻烦,带着夏目,一起离开了塾舍。

    值得一提的是,才刚刚放学,仓桥京子就离开了教室。

    这让以为对方会立刻来找茬的夏目即有些安心,又有些遗憾。

    罗真倒是有点担忧起来。

    “夏目不会就这样变坏吧?”

    带着这种不必要的操心,罗真带着夏目一起离开。

    阴阳塾为从全国各地集结而来的塾生们准备了寄宿寮,也就是所谓的宿舍。

    寄宿寮分别有男生寮和女生寮两座,并分别位于不同的地方,虽然在同一个方向,却并没有挨在一块,且都和阴阳塾有着一段距离。

    其中,男生寮离塾舍就需要步行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女生寮则在另一个位置。

    因为这样,就算罗真和夏目再形影不离,这个时候都需要分开。

    对此,夏目还不至于反对,即使看起来有些不放心,又有些依依不舍,可至少不会没常识到要求住进男生宿舍,与罗真分开以后,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前往女生寮,让罗真哭笑不得。

    “反正我们之间有契约的联系,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里呼唤你的。”

    罗真只能对着夏目这么说。

    当然,夏目不是灵性的存在,而是拥有的人类,就算罗真呼唤她,她也没办法瞬间赶过来,但也比罗真遭遇到危险时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吧?

    “以防万一,这只式神就交给你使用好了,这样也方便你赶路。”

    罗真就将一张式符交给了夏目。

    那是一张非常古老,一看就知道有些年代的式符。

    看到这张式符,夏目立即认出式神的真面目,当下连忙对着罗真开口。

    “这是代代侍奉土御门本家的式神,虽然及不上北斗那么珍贵和久远,可也是非常稀有的式神,怎么能交给我呢?”

    夏目就推脱了起来。

    就像夏目所说,罗真取出的式符乃是代代侍奉土御门家的式神,即使年代和历史都及不上北斗,自身亦不像北斗那般是非常强力的类型,可在特殊的用途上却极其的出彩,自身的历史虽然及不上传承了千年的北斗,可也比泛式乃至帝式出现的年代都久远,可以说是非常稀有的式神。

    将这样的式神交给夏目,夏目自然会下意识的推脱。

    但罗真这次却没有妥协。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不然,等到我真的遇上危险,你就算想赶过来都会来不及。”

    罗真便将式符强硬的塞给夏目。

    夏目拗不过罗真,只能收下。

    不过,得到这只式神以后,夏目的神情也放松了不少,这才安心的离开罗真,前往了女生寮。

    “真是个单纯的丫头”

    罗真目送着夏目的离开,失笑的摇了摇头以后,方才进入男生寮。

    和去年才建成的塾舍相比,男生寮倒是颇具历史,拥有着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年代感。

    外墙是已经显出茶色的红色砖头所砌成。

    玄关的旁边则是食堂兼娱乐室。

    深处的走廊尽头已经被改造成冲澡室和泡澡堂。

    而从一楼上去以后则是一间间的宿舍房间,专门为塾生们所用。

    罗真的房间就在最顶层,并且还是最里面的一间。

    这是为了防止罗真因为特殊的身份而招来无端的麻烦,因而特地安排得远离人群的房间。

    行李已经是在昨天就送过来,在入塾之前,亦即在昨天,罗真就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晚,因此对这里也不算太陌生。

    而罗真的房间也非常的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架、一个橱柜以及一张椅子,地上则铺着一张地毯,算是很有他风格的房间。

    最主要的是,在书桌上,放着的即不是课本,更不是笔墨,而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这是罗真昨天才买到手的新型笔记本电脑。

    来到东京以后,罗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买一台电脑。

    在土御门家的时候,由于家风古朴,十几年来,罗真都没有得到一台电脑。

    现在

    “总算可以尽情的玩游戏了。”

    网络游戏高度中毒者便终于亢奋起情绪,二话不说的就准备打开电源。

    “嗯?”

    就在罗真准备打开电源时,些许的异样感令得他停下动作,抬起头,看向窗外。

    没过多久,罗真便叹息而起。

    “以为今天不会再有事发生的我也是太天真了。”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转过身,直接离开房间,甚至离开宿舍,往别的地方而去。

    至于夏目,罗真并没有呼唤她。

    “干脆利落的解决掉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罗真走向了昏暗的郊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