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北辰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7 〈北辰王〉

    东京的夜晚是非常热闹的。

    至少,比起乡下,东京的夜晚可是要热闹很多。

    大城市的夜晚总是那么的喧嚣。

    这一点,罗真倒也不是不知道。

    但是,本来的话,罗真还以为在这个世界里的东京应该不至于太热闹才对。

    因为,东京是灵灾频发的灵地,而灵灾一般都是在傍晚的逢魔之时到天亮之前的黎明为止发生,所以,考虑到这一点的话,市民们在差不多入夜以后应该就会躲在家里不出门,罗真是这么想的。

    可惜,罗真还是小瞧了人类的习惯。

    “已经习惯了灾难的话,那无论是危机感还是紧张感都会有所下降,说好听点叫变得坚强,说难听点就是变得麻木,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走在街上,罗真看着周围纷纷扰扰的世界,做出这样的感想。

    即使是这样,罗真也没有让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不仅让眼中闪动着〈灵视〉的光芒,更是让〈天眼〉的魔力波纹隐晦的扩散而开。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可以很顺利的发现。

    发现有数股和一般人不同的灵气在自己的身后波动,更发现灵气的主人一直都在跟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浮气躁的关系,让灵气显得有些混乱起来。

    这些灵气本来是不会被发现的。

    非常隐晦的咒力正将这些灵气包裹起来,并尽量的抑制着,证明对方使用了咒术,隐藏了自己的行踪。

    若是换做寻常人,别说是塾生,就是专业的阴阳师都不一定能够发现对方。

    罗真能够发现对方,理由则比较简单,只是因为〈灵视〉的力量在对方行使的咒术之上,再加上〈天眼〉的搜索,对方才无所遁形。

    “从这点来看的话,或许对方还真有点不可小觑。”

    罗真便带着这样的想法笑着,脸上一点紧张都没有,反而主动转向昏暗的地方,进入有些无人问津的小巷。

    就在这个时候,罗真发现对方的灵气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那一幕,简直就像是对方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跳亦加速起来,情绪异常激动,激动到连咒术都差点维持不住,险些瓦解一样。

    “搞什么?”

    罗真皱着眉头,不知为何,对于对方的这番反应感到非常的反感。

    “真是让人觉得不愉快。”

    罗真便在小巷里停下脚步。

    下一秒钟

    “还不准备出来的话,那就由我来请你们出来了。”

    罗真因为不愉快让口气都变得有些凶暴起来。

    然后,就像口头上所宣言的那般,罗真不等对方行动,直接掐起手印。

    “破!”

    咒力汇聚在罗真的指尖,让罗真的手结成刀印,往下一挥,似切断什么一样,划过半空。

    而罗真的这一动作的确切断了敌人的咒力,让跟踪者的灵气一个接着一个的涨动起来,再也无法隐藏。

    旋即,一道道的身影亦是从罗真的背后极为突兀的出现。

    那是一个个身穿正装,有如公务人员,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跟踪别人的类型的人。

    跟踪者当中,即有男性,亦有女性,着装正经,灵气充沛,一看就知道是阴阳师,而且还是专业的那一种。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出现于罗真的背后,若是被其余人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是罗真犯了什么罪,从而被便衣警察给包围起来了吧?

    但事实自然不是如此。

    仔细一看,这些看起来如同便衣警察一样的阴阳师们一个个的脸上都携带着激动和狂热的表情,注视向罗真的眼中亦是充满着陶醉和痴迷。

    这种表现,将这些人从正义的神坛上一下子拉了下来,变成一群令人毛骨悚然的歹徒。

    理所当然,被别人用这样的眼神凝视着,罗真再怎么说都无法觉得开心。

    可在罗真出声之前,一个代表人物似的存在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如此轻易的就能窥破我等的〈隐形术〉,真不愧是您啊,我们的王。”

    说出这样的话的是一个身穿西装,打着领带,长相俊美,身高体瘦,非常容易招来别人的好感的美男子。

    对方正恭恭敬敬的向着罗真弯腰行礼,不管是表情、眼神还是动作,都在散发着一股狂热的气息。

    其余人亦是同时带着最高的敬意,向着罗真弯腰鞠躬。

    ““““欢迎您的回归!北辰王!””””

    异口同声的声浪里,虽然声线各有不同,可里面却都充斥着同一种东西。

    那就是可以称得上是狂气的热量。

    无比的狂热从这一个个看似公务员的阴阳师身上散发出来,令人头皮发麻。

    “北辰王?”

    罗真的眉头越皱越深。

    所谓的北辰王乃是将夜光奉为神圣的人们对他的敬称。

    北辰在阴阳道中指的是有着重要地位的北极星。

    黎明到来前出现的星辰,将夜晚照亮的光芒,亦即————夜之光。

    将夜光比喻为北极星,并效仿他的护法飞车丸和角行鬼将其看作王,这就是视夜光为神圣的人们所拟出的别称。

    而夜光自身则是连一次都未曾如此自称过。

    正因如此,将他称为北辰王的人可谓是极为有限。

    现在,眼前的这批人竟是将罗真称为北辰王,来头是什么,还真是让人觉得耐人寻味。

    但再耐人寻味,有一件事情都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

    “你们真的将我当成夜光转世了?”

    罗真讽刺般的出声,让这些狂信徒般的阴阳师们一个个抬起眼帘。

    特别是为首的美男子,凝视着罗真的眼中宛如浮现出异样的光芒一样,带着看似优雅,实则如野兽般充满攻击性的笑容,如此表示了。

    “的确,虽然传言是那般,但阁下究竟是不是我等尊崇的北辰王尚且还未得到证明,就算是在阴阳塾的塾生中占据首席之位,区区塾生的成绩自然无法证明王的资质。”

    这么说着,美男子却笑得更加邪恶。

    “因此,为了证明王的身份,还请原谅我等的冒犯,这乃是对您的试炼。”

    话音一落,美男子身后的一个个阴阳师便立即往前窜来,将罗真包围在其中。

    紧接着

    “急急如律令(rder)!”

    伴随着咒文的咏唱,一名名的阴阳师相继的抛出符篆。

    那是式符。

    一张张的式符化作一只只仿佛玻璃般透明的蓝色燕子,拖着长长的光尾,飞舞在半空,围绕着罗真盘旋了起来。

    “束缚式?”

    罗真紧皱着的眉头挑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