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 好像误会了什么-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8 好像误会了什么

    “蛊毒吗?”

    望着那有如沼泽般漆黑的黑雾往自己的方向覆盖而来,罗真的表情出奇的冷静。

    所谓的蛊毒,一般指的是以蜘蛛和百足等毒虫为载体,在一个器皿当中放入大量类似的毒虫,让它们互相残杀,最后剩下的个体即是最强,亦是最毒,远比一般的毒虫更加可怕。

    对方所操纵的诅咒式估计就是以这种虫作为祭品,对其灌输诅咒的咒力制作而成的吧?

    而想也知道,被那种东西触及的话,最终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

    不过,对付诅咒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以罗真的头脑,瞬间就想到数十种对付敌方式神的方法。

    但是

    “太麻烦了。”

    没错。

    太麻烦了。

    如果只有眼前这些敌人的话,那罗真还能慢慢的解咒,可真正的主菜还没有下场,现在就浪费太多咒力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干脆

    “一次性将你们给横扫算了。”

    罗真全身的咒力有如爆炸般的升腾起来。

    “出来吧!北斗!”

    罗真终于是召唤出了自己的式神。

    庞大的灵气顿时在上空汇聚,化作一条炫目的光带,直冲云霄。

    最后,拥有着璀璨的金色鳞片的神龙在光带中出现,睁开一对纯净的眼眸,注视向了下方。

    “啊啊”

    召唤出蛊毒的美男子睁大眼睛的看着出现在空中的龙,如同被震慑住了一样,骇然得说不出半句话。

    “呜”

    “啊”

    周围,一个个被水流给冲走,好不容易才挣扎着起身的阴阳师们亦同样张着嘴巴,半天都没有能够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来。

    连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大街上,无意间看到这边的光华的一般民众们都纷纷惊愕而起了。

    “那那是什么?”

    “龙?”

    “居居然有龙!?”

    “是龙!”

    “龙啊!”

    大街上,一个个的民众就相继的发出喧哗声。

    渐渐地,周围一带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出现在半空中的龙,或是激动,或是惊讶,或是害怕,或是亢奋的接连叫出声,变得一片喧嚣。

    理所当然,这么多人里面,自然也存在着一个个的阴阳师。

    “那条龙!”

    “难道是!?”

    阴阳师们顿时纷纷或前往阴阳厅报告,或直接赶了过去。

    在现在这个时代里,极为稀有的真正的龙单单是出现而已就足以造成这样的骚动。

    但是,造成如此骚动的龙本身却是非常不开心的瞪向下方。

    如漆黑的沼泽般的毒雾顿时如同被可怕的怪物给盯上的小动物似的,涌向罗真的攻势已经停了下来,只能在原地骚动着。

    蛊毒虽然是非常强力的式神,其力量和风险令其甚至被阴阳厅列为禁忌,不被允许制造和使用,可面对北斗身上纯正的龙气,这种邪物自然是宛如遇上克星一般,只能陷入恐惧。

    而反观北斗,察觉到蛊毒身上源源不断的邪恶灵气,那同样是宛如自己任意遨游的海洋被混入了脏水似的,只剩下不愉快的感觉。

    罗真就清楚的察觉到了北斗的情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没问题哦,北斗。”

    当下,罗真如同恶魔一样的笑出声。

    “尽情大闹吧,把你觉得碍眼的东西都给我扫干净。”

    罗真就下了如此肆无忌惮的命令。

    顿时,北斗如同欢喜般发出充满斗志的龙吟,紧接着浑身一扭,化作一道闪光,暴射向下方的蛊毒。

    “————!”

    蛊毒察觉到了切身的死亡威胁,仿佛发出凄厉的惨叫一样,爆发似的化作漆黑的雾浪。

    但这一切的所作所为,在北斗的面前,只不过是临死前的挣扎而已。

    璀璨的闪光便携带着浓郁的龙气,径直的撞向漆黑的雾浪。

    “咚————!”

    轰鸣声让空气都为之颤抖了起来。

    纯正的龙气与邪恶的黑气互相碰撞,连一秒钟的僵持都没有维持住,一下子就瓦解了。

    当然,瓦解的一方毋庸置疑是邪恶的一方。

    漆黑的诅咒就在北斗的龙气的冲撞下,仿佛四分五裂一般,爆散开来。

    而那璀璨的闪光则宛如仅仅是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似的,在爆散的黑气中重新升上半空,现出北斗的全貌。

    一击。

    面对被列为禁术的蛊毒,北斗就仅用了一击便解决掉它。

    直到这时,罗真才稍微收敛起灌输给北斗的咒力,让北斗在半空中自由的翱翔。

    “果然连前菜都不够呢。”

    罗真就站在于半空中翱翔的北斗下方,对着一众袭击者们露出无趣的表情。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个玩了一场烂游戏而感到不满的小孩子一样。

    看着这样的罗真,周围的阴阳师们一个个的不由自主的退了下去。

    连那为首的美男子都颤动着身体,面色苍白,却是硬挤出笑容。

    “不不愧是我等的王,通过这种程度的试炼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还能使役传说中的真龙,您果然才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人物,咒术界的天才,不,是神童!”

    美男子向着罗真单膝跪下,并低头。

    “我等在这里发誓,势必会辅助我王,还请王尽情的利用我等这般微薄的力量,重新取回过去的荣耀跟权利吧!”

    说到后面,男子的声音重新变得狂热起来。

    这亦是让周围的一个个阴阳师接连的单膝跪地,向罗真献上忠诚。

    只是

    “我想,你们好像误会了什么。”

    罗真那即有些无语又有些无情的声音缓缓的响开。

    “北辰王?”

    以男子为首,一众前来袭击的阴阳师们纷纷怔然。

    对此,罗真只想说。

    “我即不是你们口中的王,更不会为了取回什么过去的荣耀跟权利奋战,就算真有那种东西,我也不需要你们的辅助,因为你们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罗真的脸上便满是厌恶。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哪来的,但既然选择袭击我,应该知道代价是什么吧?”

    罗真伸出手,让自己的咒力再次燃烧起来,通过契约,流进北斗的体内。

    北斗立即再次低下头,看向下方的一众阴阳师,眼中闪起不善的神采。

    “等等等!北辰王!”

    为首的男子吓了一跳,大声的叫了。

    “我们可是您忠诚的信徒!来自!”

    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便是被一个轻浮的声音给打断了。

    “现任的咒搜官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真是让人觉得傻眼啊。”

    话音一落,一只只如玻璃般透明的燕子立即从远方飞来。

    正是燕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