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 过过招怎么样?-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79 过过招怎么样?

    “什!?”

    “这!?”

    眼看着一只只的燕鞭从远方飞掠而来,一众袭击罗真的阴阳师们大吃一惊。

    但是,他们却对袭来的燕鞭无法做出及时的应对。

    没办法。

    跟他们刚刚操纵的燕鞭相比,现在袭来的这些燕鞭的动作要灵巧、快速、干练不知道多少倍,一看就知道是高深的阴阳师在操纵。

    而看这些燕鞭那井然有序到完全没有产生任何干扰的动作,它们要么是被一支经过精英训练的阴阳师部队集体操纵,要么是被一人所操纵,方才能够达到这般效果。

    这样的一群束缚式的式神就这么划过天际,带着优美的光尾,以过分灵巧的动作,掠向一个个准备做出反应的阴阳师。

    等到燕鞭们触及阴阳师们的身体时,它们的身体立即化作透明的光带,将一个个的阴阳师当场束缚起来。

    “咕!”

    “呜!”

    阴阳师们一个个的接连发出苦闷的声音,整个人都倒在地面上,无法再起身。

    “呜呜呜!”

    连那为首的美男子都被燕鞭给缠了一个全身,倒在那里,拼命的挣扎着。

    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阴阳师们的嘴巴同样被燕鞭给束缚而起,令得他们说不出半句话,只能在那里挣扎和闷叫。

    看到这一幕,罗真凝起了眼眸,连北斗都惊讶似的环顾起四周。

    原因很简单。

    一人一龙竟是都没有发现有人靠近。

    至少,罗真的〈灵视〉并没有发现有人的灵气靠近过来。

    当下,罗真让〈天眼〉的魔力波散发开去,再配合〈灵视〉的效果,环顾起四周。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才总算是发现了一点迹象。

    “叩!”

    与此同时,这样一个硬物敲击地面的声音传开,在罗真有所发觉的同时,缓缓的向着这边过来。

    来者是一个罗真今天才认识,却绝对不算陌生的人。

    “大半夜的居然在这种地方叫出真正的龙来,你这样可是会让身为你班导的我被塾长给骂得狗血淋头的啊,秋观同学。”

    来者便手持拐杖,带着一只义足,一边敲击着地面,发出声响的靠近过来,一边露出无奈的表情。

    除了大友阵以外,还能是谁呢?

    “老师?”

    罗真顿时感到颇为意外。

    “晚上好啊。”大友阵向着罗真招着手,态度依旧轻浮,这般道:“才刚入学就夜游,老师我可不赞成你成为这样的人哦?”

    大友阵就像路过一样,无视脚下一个个在闷叫挣扎的阴阳师,一派轻松。

    罗真却是没有那么好糊弄。

    “才刚开学老师就在夜里巡逻,这才让我有些意外您的敬业程度。”

    罗真沉吟了一下下,随即语中带刺般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我?我可不是来巡逻的哦?只是散步而已啦!散步!”

    大友阵便嬉皮笑脸的用一口关西腔回复了罗真的话语,可惜实在过于没有说服力。

    至少,罗真是不怎么相信。

    “您想说,您是刚好在周围散步,然后看见这边的动静,所以才过来看看的吗?”

    罗真不以为然似的开口。

    “就算真是这样,您的实力也实在是让我吃了一惊,不得不重新审视您的能耐啊。”

    可不是?

    本来,罗真还以为大友阵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讲师而已。

    毕竟,大友阵本人的个性轻佻,态度轻浮,再加上灵气也没有什么出彩之处,罗真会这么认为,那也很正常。

    但看刚刚大友阵的表现,不仅单凭自身一人就同时操纵着不少的燕鞭,还让它们做出连考取到「阴阳ii种」的在场这些咒搜官们集体都及不上的灵活动作跟惊人速度,这般能力,绝不是一般的讲师能够办到的事情。

    如果单单只有这样也就算了。

    偏偏,在大友阵使用燕鞭之前,具备过人的〈灵视〉的罗真竟是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直到兼用〈天眼〉以后才总算发现了一点迹象。

    “这种等级的〈隐形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使用出来的喔?大友老师?”

    罗真意有所指般的笑着。

    顾名思义,名为〈隐形术〉的咒术的效果就是隐形,没有除此之外的第二种功效。

    只是,在咒术界里,这一术式的地位却是有些特殊。

    它的效果不仅仅是可以用来隐藏自己的身姿,甚至可以用来隐藏自身的灵气和咒力,主要的存在目的其实不是为了欺骗肉眼,而是为了欺骗能够见鬼的阴阳师。

    因此,这一术式不仅是阴阳师们最常用的类型,实用性也很高,熟练掌握后甚至能够如同呼吸一般隐藏起自己的身形,在泛式的咒术里算是比较主要的一种。

    不过〈隐形术〉绝对不是初级的咒术。

    以外行人为对手,以及以专业人员为对手,想隐瞒前者的眼睛还不难,可想隐瞒后者的眼睛那就不容易了。

    所以,若是想隐瞒住所有人的话,那么,对这一术式的完成度就得提高到惊人的等级。

    拜此所赐,在业界里,甚至有「能将〈隐形术〉运用到何种程度是区分专业人员和门外汉的分水领」这种说法。

    理所当然,能否发现使用了〈隐形术〉的敌人,同样考验着阴阳师的能力。

    不巧的是,罗真的〈灵视〉即使是专业阴阳师都企及不上,一般的〈隐形术〉根本无法在其眼皮底下彻底生效,这些袭击者们也是早就被罗真给发现的。

    而大友阵却不同,不仅完美的隐藏了自身的灵气,还在使用这个咒术时连用于咒术本身的咒力都隐藏了起来,对灵气的把握和对咒力的控制高到离谱,罗真的〈灵视〉完全没有发现他,直到使用〈天眼〉以后才有所察觉。

    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肯定,大友阵绝非一般的讲师。

    罗真甚至不敢确定,这个不一般的讲师究竟是真的看到这边的状况才赶过来,还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待在罗真的身边观察他。

    换言之,罗真根本不知道大友阵到底是敌是友。

    有鉴于此

    “老师的表现可是着实让我技痒啊。”

    罗真直视向大友阵,身上的咒力源源不断似的散发了出来。

    “不如跟我过过招怎么样呢?老师?”

    随着这样的话语,咒力注入北斗的身体,让北斗仿佛都察觉到罗真心中的凝重似的,不再一副爱玩的模样,与罗真一样,紧盯着大友阵,浑身灵气高涨。

    黄金的真龙与其使用者便均都紧视着大友阵,让现场的气氛变得紧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