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 真龙引起的动静-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82 真龙引起的动静

    东京涩谷出现**。

    从昨天晚上开始,无论是哪一家的新闻都在进行着这样的报导。

    对于一般民众来说,这或许只不过是一件值得津津乐道的事情而已,可对于业界里的阴阳师而言,谁都无法忽视这一现象。

    因为,极为稀有且珍贵的龙居然会出现在东京,这是一件足以让所有的阴阳师都为之惊愕的事情。

    然后,阴阳师们就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毕竟,土御门家的真龙已经传承了千年以上,代代的本家家主都会拥有它,在人前展现,那也是必定发生过的事情。

    而在昨天,业界里就一直在传,疑似土御门夜光转世的当代土御门家家主的儿子来到东京,正式进入阴阳塾就读。

    结合起来,阴阳师们就已经猜到,昨天出现的龙,必定就是土御门家的龙了。

    也就是说

    “夜光的转世遇到敌人了吗?”

    “居然在大街上召唤出龙,没常识也得有个限度吧?”

    “这也证明对方遇到的不是一般人,而是真正的咒术者。”

    “肯定是夜光信徒吧?”

    “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业界里的阴阳师们立即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最终演变成不大不小的骚动。

    最后,咒术犯罪搜查科的咒搜官们也出动了,不但前往现场进行采证,甚至派人前往阴阳塾,准备与罗真对质。

    可惜,这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了。

    在咒术犯罪搜查科准备出动时,有匿名人士将一群咒搜官押送到阴阳厅里,声称他们便是夜光信徒,袭击了夜光的转世。

    紧接着,阴阳塾的塾长仓桥美代亦亲自出面,解释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并声称,为了不再给夜光信徒接触罗真的机会,将禁止阴阳厅中的职员访问罗真。

    自己的同僚居然是夜光信徒,并作出这种犯罪行为,再加上仓桥美代出面,咒搜官们也无法再找罗真对质,只能败兴而回。

    因此,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

    不过,这已经是跟罗真没什么关系的事情。

    此时此刻里,罗真正在苦恼。

    “我说,夏目,你就别再生气了。”

    前往阴阳塾的路上,罗真便一脸无奈的跟在夏目的身后,一边赶路,一边求着原谅。

    “我不想跟言而无信的人说话。”

    夏目走在罗真的前面,却是宛如闹别扭似的向前大踏步的走着,说出来的话语亦意外的冷漠,显然正是生气。

    面对这样的夏目,罗真也是连连叹息。

    “我承认,遇到夜光信徒的时候没有立即呼唤你是我不好,但我也是判断出那种状况下不需要你出手,我一个人能够解决,所以才这么做的啊。”

    罗真竭力的解释。

    可夏目却没有听进去。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一个人行动,我可是你的式神,在主人遭遇危险的时候居然一个人待在宿舍里,什么都不知道,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夏目固执的摇着头。

    罗真就为此苦恼着。

    罗真召唤出北斗的时候,夏目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件事情,立即就往罗真所在的方向赶去,准备助罗真一臂之力。

    谁曾想,等到夏目赶到时,事情早已结束,只剩下罗真一个人留在那里,其余的什么人都没有看见。

    等到从罗真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以后,夏目先是为夜光信徒的存在感到哑然,紧接着又为罗真遇到袭击居然不呼唤自己前来的事情感到生气。

    这一气,竟是直接气到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没用的式神,主人有北斗就行了,像我这样的家伙只要丢在一边不去理会即可,跟垃圾一样,即没用,又弱小。”

    夏目面无表情的说着这样的话,语气相当的冷漠,让罗真除了头疼以外就只能头疼了。

    平时的时候,夏目是一个即怕生又认真的人,可如果真正生起气来,那就会表现出固执又顽强的一面,不管对手是谁都会选择正面交锋,不然也不会在昨天的时候那样挑衅仓桥京子了。

    而每当夏目变成这样的时候,那也是最难搞的时候。

    罗真能怎么办呢?

    只能

    “下次不会再忘记你了。”罗真叹息般的道:“你就别再生气了,夏目。”

    没错,罗真也只能认错了。

    “唔”

    被罗真这么认真的认错,夏目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虽说生起气来的夏目相当固执且顽强,但这也要看对象是谁。

    对象是罗真的话,就算夏目想生气,那也注定生不了多久。

    再怎么说,罗真都是夏目名义上以及实际上的主人,让他太难堪也不好。

    所以,即使再生气,考虑到罗真的身份,性格认真的夏目都还是会选择妥协的。

    倒不如说,换做一般的式神,那别说是向主人生气,连表现出一点忤逆来都是不被允许的。

    罗真和夏目会像这样来往,那也是两人关系好的证明。

    因此,夏目唯有转过身来,极为认真的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食言。”

    夏目这样提醒着。

    “是是是。”

    罗真哭笑不得似的做出保证。

    夏目这才总算是消气了,精致的俏脸上重新浮现出笑颜。

    只是,现在想安心的话还太早了。

    阴阳塾,一年级教室。

    当罗真和夏目进入教室时,原本显得有些喧哗的空间如昨天那般,一下子变得极为寂静。

    教室里,正在热闹的攀谈着什么的塾生们一看到从门外进来的罗真和夏目,声音便不约而同的压低了下去。

    不过,即使是这样,依旧能够听到塾生们的些许窃窃私语声。

    “昨天的龙就是他放出来的吧?”

    “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龙啊”

    “那可是使役式啊”

    “居然拥有使役式,土御门家的人真是令人羡慕。”

    “我家可是连家传的护法式都没有。”

    “这就是所谓的阴阳道宗家的底蕴吗?”

    “别说了,就算真有使役式或者护法式给你用,你也用不了。”

    “嘁”

    类似这样的窃窃私语声就传入罗真的耳中,告诉他,他今天究竟又是因为什么而成为别人口中的话题人物。

    察觉到这一点,罗真是不出所料,夏目亦是窥视了一眼罗真的表情,紧接着同样选择了无视。

    两人便不顾周围所有人的反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然而

    “昨天的龙真的是你放出来的吗?”

    这样一个声音就传入罗真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