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 我能当你的对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84 我能当你的对手

    咒术战。

    这个词汇,让教室里的塾生均都大吃一惊。

    “不不会吧?”

    “仓桥向土御门挑战了?”

    “咒术战什么的”

    “会不会太过了啊?”

    整个教室的塾生立即产生了过度的反应。

    要知道,刚进入阴阳塾的这些塾生全部都是刚刚踏入咒术界的菜鸟而已,即使是名门世家子弟,过去也只不过是经受着培养,经历过咒术战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就算有也仅是一来一回小试牛刀的尝试而已。

    现在,仓桥京子突然提出咒术战的要求,不说罗真,至少在场的这些塾生们是完全无法淡定的。

    可这也代表着在场的这些塾生全部都是初出茅庐的新手。

    就像是战斗,没有经历过的人就算自身实力再强,那也没有经验,败在实力比自己弱的人手中,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真正的阴阳师是必定得经历实战,累积咒术战的经验的。

    因此,只有敢于挑战咒术战的人才能精进自己,最终踏入这个危险的行业。

    现在,仓桥京子便向罗真提出了咒术战的要求,眼神与表情均都坚定无比,甚至透露出一股决意。

    看着这样的仓桥京子,罗真不由得回想起当年与这个少女的约定。

    “若是将来我学会了咒术,你一定要跟我比试一场,像今天的那场咒术战一样。”

    这是仓桥京子当年对着罗真提出的要求,亦或者说是请求。

    而当时,罗真是这么回答的。

    “行,没问题。”

    当时,罗真就是这么回答的。

    时至今日,仓桥京子不但和自己一起进入了阴阳塾,甚至继自己和夏目之后取得了新生当中的第三名,若是没有自己和夏目的话,必定能够拔得头筹。

    更甚者,今时今日的仓桥京子还能够同时操纵两个护法式,即使是专业的阴阳师都不一定有这种本事,想必,一定掌握了不少的咒术吗?

    那么,履行当年的约定,便是罗真该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罗真收敛起不耐烦的表情,迎向了仓桥京子。

    就在罗真准备做出回答的时候

    “看来,你并没有将我昨天的话放在眼里啊,仓桥京子。”

    随着这样的一句话的传出,罗真的式神挺身而出,挡在其面前。

    除了夏目以外,还能是谁呢?

    “你!”

    仓桥京子注视向罗真的坚定视线被挡下,转而化为气愤。

    但面对仓桥京子的气愤,夏目却是无动于衷。

    “昨天我已经说过了,想挑战秋观的话,那至少得过我这关。”

    夏目直视着仓桥京子,语气都变得充满不忿。

    理所当然,对于这样的夏目,仓桥京子只觉得碍眼。

    “这是我跟他的事情,和你无关。”仓桥京子咬牙切齿似的道:“就算你是他的式神,那也没有阻止我的权利吧?”

    对于仓桥京子的这番话语,夏目是不甘示弱的反击。

    “既然我是秋观的式神,那你想挑战他,身为式神的我出手就是天经地义。”夏目就这么反击道:“况且,我的名次也比你高,秋观的名次则比我高,你想挑战他,至少得先胜过我吧?”

    “难道你觉得你的名次比我高,那就一定比我强吗?”仓桥京子举起手来,指着夏目,道:“入学考试的成绩是比试和实技的综合,而实技也不是以实战的方式进行,考核的是塾生的灵力、咒术和素质,就算你在这些方面的能力比我高,真正的咒术战看的也不仅仅只有这些。”

    诚如仓桥京子所言,阴阳塾的入学考试看的是考生们的素质,而不是实力。

    毕竟,进入阴阳塾就是为了培养后进,只要有天分和可能性,那就值得吸收,进行培养。

    夏目的入学考试成绩比仓桥京子高,那只能证明夏目的综合素质比仓桥京子好,并不是实力就比仓桥京子强。

    特别是现在,仓桥京子连护法式都召唤了出来,而且还是两台,这在入学考试可是没有考核的部分,真的到了实战,只使用咒术的夏目不一定就是仓桥京子的对手,不,应该说是一定赢不过操纵两只护法式的仓桥京子才对。

    这是在场的塾生们的想法。

    只是

    “我记得,你刚刚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夏目冷静的开口。

    “别以为只有你是特别的。”

    说完,夏目掐起手印。

    “出来吧!霹雳!”

    夏目大声的下令。

    下一个瞬间,一阵电闪雷鸣便从夏目的身上暴起,让一只宛如金刚杵般的璀璨金色式神在夏目的体内分裂了出来似的,出现在仓桥京子的面前。

    “什!?”

    这次,轮到仓桥京子大吃一惊了。

    至于其余的塾生,自然是一个个的睁大眼睛,彻底的喧哗出声。

    “雷法!”

    “是雷法的式神!”

    “而且还是护法式!”

    “土御门夏目居然也有护法式!?”

    “而而且还是雷的护法式!?”

    “骗人”

    一个个的塾生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召唤出霹雳的夏目则是沐浴在电闪雷鸣之下,注视向吃惊的仓桥京子。

    “怎么样?”夏目这般道:“现在我能当你的对手了吧?”

    听到夏目的话,仓桥京子咬紧了嘴唇,瞪向夏目。

    其身后,白樱与黑枫同时一个纵身向前,挡在仓桥京子的身前,与唤出霹雳的夏目互相对峙着。

    “咕噜”

    不知道是谁咽了一口口水,清晰的回荡在教室里。

    但是,这个时候也不会再有人去怪这个人了。

    没办法。

    眼前正在对峙,并且还让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的两个少女无论是身份还是本事都实在太过于超乎寻常。

    一个是阴阳道宗家土御门家的分家之女。

    一个是咒术界第一世家仓桥家的独生女。

    一个是拥有以强大和难以操纵闻名的雷系护法式的新生第二名。

    一个是能够同时操纵两个阴阳厅特制的护法式的新生第三名。

    这样的两名塾生,换做是在往届,别说是一年级,就是三年级都不一定会出现。

    现在,这样的两个人便互相对峙着,并且随时都有可能展开咒术战,塾生们自然不可能不紧张。

    而在紧张的同时,塾生们亦是兴奋了起来。

    能够在入塾的第二天就看到一场高出一年级新生的级别,连专业的阴阳师都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形成的咒术战,谁能不兴奋呢?

    罗真亦是看着眼前操纵护法式互相对峙的两名少女,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却被两人那充满斗志的眼神给阻止,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

    眼看着夏目与京子就要开打的时候

    “啪!”

    一个清脆的拍掌声响了起来。

    “好!到此为止!”

    轻浮又不正经的声音终于是打断了现场剑拔弩张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