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春、夏、秋、冬-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89 春、夏、秋、冬

    今天是一个非常适合举行祭典的天气。

    或许是拖了在乡下的福,夜空一片晴朗且清晰,能够非常清楚的看见星星在天空中闪烁的模样,在都市里,这可是非常难得一见的场景。

    在这样的夜空之下将会有无数的烟花绽放,只要一想想就会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并暗自期待起来。

    理所当然,祭典会场的热闹氛围也非常的令人享受。

    花火祭的举办会场就在神社的边上。

    那里是一片紧挨着河流的河岸。

    此时此刻里,河岸边便并排着许许多多的摊位。

    “章鱼烧!非常好吃的章鱼烧啊!”

    “新鲜出炉的丸子!”

    “打靶了打靶了!打中有奖啊!”

    “这里能捞金鱼啊!过来看看吧!”

    一个个的摊位上,摊位的主人们发出热情的招呼声,让响亮的吆喝此起彼伏,首先掀起热闹的氛围。

    热闹的气氛似乎让夏天的气温都提高了些许,再加上周围还响动着祭典音乐,让一个个的小孩都不停的在欢声笑语中跑过去,大人们亦是充分的享受着,还有许多的少女身穿浴衣,显得比平时文静又优雅了许多。

    “这边!快过来!”

    春虎就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面,向着众人招手。

    “别这样,很丢脸啊。”

    冬儿叹息着,两手插在口袋里,一副生人勿进的混混模样,可在春虎的招呼下还是乖乖的走上前了。

    至于夏目,那是拽着罗真的手,指着一个地方。

    “那是什么?”

    “章鱼烧啊。”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怎么?你没有吃过吗?”

    “没没有啊”

    “那就过去买吧。”

    罗真就在夏目不好意思的表现下,带着她前往章鱼烧的摊位,买了几串章鱼烧,不仅给了夏目,还给了春虎和冬儿一人一串。

    类似这样的事情,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发生。

    夏目一手拿着章鱼烧,一手拿着铜锣烧,文静的吃着手中的零食的同时,一对眼睛还闪闪发光似的注视着周围的一个个摊位。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第一次逛祭典的小孩子一样。

    这让罗真都不由得讶异起来。

    “我说,夏目。”罗真便不由得问道:“难道你从来没有逛过祭典吗?”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别的祭典姑且不说,花火祭可是一年一次都有在举办,夏目怎么可能没有逛过呢?

    但看到夏目现在这个表现,罗真只能这么怀疑了。

    而很不幸的,罗真的怀疑是正确的。

    “我我之前的确没有逛过祭典。”

    夏目就低着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的红着脸,说着这样的话。

    “不会吧?”

    罗真真的意外了起来。

    对此,春虎倒是开口出声。

    “夏目这个家伙从以前开始就不怎么参加祭典,不是一直躲在家里学习,就是去本家学习咒术,连我邀她她都不来。”

    春虎揭露了这个过往。

    “真有优等生的风范啊。”

    冬儿便有意无意的取笑起来。

    这让夏目脸上难以启齿般的红晕开始消失,转而被不忿给取代。

    “咒术的学习本来就是一件需要不断坚持的事情,特别是在年幼的时候,不好好打定基础,将来的成就肯定很低。”夏目就这么反驳道:“既然我决定成为阴阳师,那就得努力才行,可没什么时间参加祭典。”

    这应该只是其中一个理由吧?

    诚然,以夏目的个性,这种事情也不是做不出来,但除此之外,夏目很怕生同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

    让这样的夏目来热闹的祭典上游玩,那的确有点为难她了。

    更别说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秋观没来的话,那你也不怎么想来对吧?”

    春虎就没头没脑的戳穿了这一点。

    “嚯?原来是这种原因啊?”

    冬儿开始变得饶有兴致了起来。

    “呃”

    罗真亦哑然了。

    倒是真的没想到,夏目居然会因为自己的原因成为一个连祭典都没有参加过的孩子。

    这算不算罪孽深重呢?

    罗真暗自反省着。

    “不不是这样的啦!”夏目有些慌张了起来,连忙道:“因因为一想到我在参加祭典的时候秋观肯定在努力的学习咒术,所以我也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啊!”

    这是夏目的解释。

    只可惜,这样的解释只是换来春虎和冬儿揶揄般的眼神跟表情,让本人俏脸再次涨红,拼命的反驳起来。

    话是这么说

    “你貌似也没参加过祭典吧?秋观?”

    春虎将矛头转向罗真,令得罗真嘴角抽了一抽。

    见状,冬儿如同抓到把柄了似的,咧嘴一笑。

    “这还真是没有想到,原本本家的天才也是一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少爷啊。”

    冬儿这般挑衅。

    偏偏,罗真还反驳不了。

    没办法。

    即使活了数十年的时间,罗真还是没有参加过祭典。

    这就是家里蹲的悲哀啊。

    “祭典什么的,太无聊了。”

    罗真只能沉默了半响,随即做出生硬的反击。

    “还真是小鬼会找的借口。”

    冬儿反倒无语了。

    因为罗真先前展现出来的身为阴阳师的一面,冬儿还将罗真当做不可小觑的家伙,现在反差一下子变得这么大,冬儿不无语都不行。

    “还真是。”

    连夏目都笑了起来,让罗真只觉得不爽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

    “哈哈哈。”

    春虎笑了起来,而且还笑得非常的开心。

    “你笑什么?”

    “哥哥?”

    “干嘛突然笑成这样?”

    罗真、夏目以及冬儿顿时均都怔然的看向春虎。

    “没事没事。”

    春虎摆了摆手,嘴上这么说,脸上依旧还是那么开心。

    旋即

    “呐,你们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吗?”

    春虎便一边咧嘴笑着,一边说出这样的话。

    “春虎。”

    “夏目。”

    “秋观。”

    “冬儿。”

    春虎将众人的名字一个接着一个的念了出来,并笑道。

    “我们四个人加起来,刚好就是春、夏、秋、冬呢。”

    说到这里,春虎的语气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与欢喜。

    这种愉悦和欢喜便让罗真、夏目以及冬儿一行三人面面相觑。

    紧接着,众人也是接连的笑了。

    这一刻,因为春虎的关系,一行四人的距离似乎拉近了许多。

    这让罗真心中微微一笑。

    (这只蠢虎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有在与人打好关系这方面很擅长。)

    罗真就这么想着。

    “好了。”春虎便擅自满足般的道:“再过一会儿就要放烟花了,我们去河边看吧。”

    众人顿时均都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下一秒钟

    “不好意思,打扰了。”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叫住了准备移动的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