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 主人想见你一面-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90 主人想见你一面

    “嗯?”

    罗真、夏目、春虎、冬儿一行四人纷纷停下了准备前行的脚步,转过身,看向了叫住自己的声音的源头。

    在那里,一个身穿黑色的西装,长相平平无奇,脸上戴着墨镜,却没有半点表情,宛如机械人一样的男子站在人群之中。

    周围的人们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直接被吓了一跳,并下意识的远离。

    这样的反应,几乎是在无意识间做出来的。

    这不单单是因为对方身穿在祭典上非常格格不入的西装却悄无声息的出现的关系,更是因为对手的身上没有半分的生气,像个死人一样,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排斥。

    连春虎都不由得心生犹豫似的,随即才不确定的搭话。

    “你你是在叫我们吗?”

    春虎就这样询问着。

    然而

    “春虎。”

    冬儿唤了春虎一声,声音中满是严峻和险恶,将春虎给吓了一跳。

    可即使是这样,冬儿依旧紧绷着面容,拽住春虎的衣领,将其拖到自己的身边,后退了一步。

    “冬冬儿?”

    春虎有些不知所措。

    “跟我过来,别接近他。”

    冬儿却是不由分说的这般开口,让春虎远离对方,只剩下罗真和夏目两人依旧留在原地。

    只是,两人虽然没有后退,注意力却也全部集中到对方的身上了。

    原因很简单。

    “式神”

    夏目低声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是的。

    眼前的男子不是人,而是式神。

    这不单单是因为对方的表现不像人,在具备见鬼的咒术者的眼中,对方的身上同样没有人类该有的灵气。

    所以,对方只有可能是式神。

    “夏目。”

    罗真对夏目示意了一声。

    “嗯。”

    夏目郑重的点了点头,终于是微微退了一步,却是站在春虎和冬儿的面前,一副准备保护他们的样子。

    事实上,夏目的确是准备保护春虎和冬儿。

    毕竟,在场的人里面,只有春虎和冬儿是一般人,面对式神,根本没有对峙的能力。

    不,不仅仅是春虎和冬儿而已,周围所有前来参加祭典的都只不过是平凡的普通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若是突然发难,可想而知,将会造成多大的惨剧。

    换言之

    “这是在叫我们别轻举妄动的意思吗?”

    罗真即似自言自语,又似讽刺着对方一样的喃喃着。

    可对面的式神却不为所动。

    “抱歉,吓到你们了。”

    式神以丝毫没有让人感到歉意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

    “其实,我是受我家主人的指示,正在寻找一个人。”

    什么人呢?

    “秋观。”

    式神的目光便投向春虎,这般出声。

    “刚刚我的确听到你叫了这么名字。”

    也就是说,对方是因为在寻找的途中听到春虎提到目标人物的名字,方才会突然出声,叫住众人。

    对方的目标,在此呼之欲出。

    “请问各位哪位是土御门秋观呢?”

    式神这样子询问。

    对方的目标,正是罗真。

    对此,罗真是一点惊讶都没有感到,夏目同样确认了似的凝起面容,连春虎和冬儿都屏住呼吸似的,沉默了下来。

    “找我啊?”

    罗真便非常干脆的承认了。

    “我就是土御门秋观。”

    此话一出,式神的目光顿时盯到了罗真的身上。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看到目标人物出现,眼中不再有别人的存在了一样。

    然后,对方就这么说了。

    “我家主人想见你一面。”

    式神如此请求。

    “不知可否耽误您一点时间呢?”

    对方这般表示。

    而显然,即使话语显得是那么的恭敬,对方的这般请求依旧是不容许被拒绝的。

    这一点,从对方不顾周围的所有人,紧紧的盯着罗真,一副不肯妥协的样子就能够看得出来。

    罗真也能想到,一旦自己拒绝,对方很有可能会当场发动攻击。

    届时,自己和夏目姑且不论,周围的人们以及春虎和冬儿都有可能被波及,从而受伤。

    当然,这个发展,罗真同样猜到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讽刺。

    于是

    “可以。”罗真再次极为干脆的道:“带路吧。”

    “是。”式神弯腰行礼了。

    “秋观!”春虎这才宛如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样,发出叫声。

    “哼。”冬儿冷哼了一声,脸上却是浮现出愉快的笑容,似在享受着这个混乱的状况似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

    “哥哥,冬儿,你们先离开。”

    夏目的目光没有离开对方,对着背后的春虎和冬儿开口。

    “接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所以,请你们不要跟过来。”

    夏目这般吩咐着。

    “这怎么行呢!?”

    春虎下意识的大喊出声。

    可是,一只手却按住了春虎的肩膀。

    “嘛,别这么任性嘛,春虎。”冬儿按着春虎的肩膀,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消失,这般道:“接下来可是阴阳师大人们的世界,像我们这样的平凡人还是乖乖的躲起来比较好啊。”

    “冬儿”春虎看向冬儿,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

    这时,罗真才开口。

    “放心吧。”罗真极为随意的道:“很快就结束了,你们先去占位子,看看我们待会赶不赶得上烟花吧。”

    轻松又散漫的态度,仿佛不将对方给放在眼中一般。

    幸好,对方只是式神,对于罗真的表现视若无睹着,静静的等待罗真的动身。

    “春虎。”

    冬儿按着春虎肩膀的手开始用力。

    “我们走吧。”

    春虎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挣扎,拳头亦握紧了起来,一会以后才不甘心的做出这个决定。

    两人就这么转过身,离开了这里。

    其中,冬儿走得是毫不犹豫,春虎则几度回头,最后奔跑了起来。

    没过多久,两人混入人群,消失不见。

    “秋观。”

    夏目这才重新走回罗真的身边,准备与其共同进退的样子。

    “走吧。”

    罗真没有对此作出任何的表示,只是对着对方的式神这么说。

    “请。”

    式神侧了一下身,向着一个方向,伸出手,作出请的姿势。

    罗真抬起步伐,往前走去。

    理所当然,夏目亦是默默的跟上,以式神的身份,距离罗真半步的距离的跟随着,马首是瞻。

    两人就在不知名的式神的带路下,一起离开了这儿。

    完全没有人发现,在这样的一个乡下的祭典中,属于阴阳师的世界悄然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