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 我必须先提醒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94 我必须先提醒你

    ————泰山府君祭。

    从土御门家的祖先,安倍晴明的时代开始就一直在举行的祭祀仪式。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安倍晴明的身上,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并被使用的时候,正是安倍晴明为了将自己的徒弟和和尚的性命进行交换,最终成功操纵灵魂,将其复活的时候。

    之后,这个仪式就作为国家的秘密祭祀仪式,长期由土御门家例行举办,目的就是请出祖灵,进行祭祀和祭拜,以求阴阳道的繁荣和国家的和平。

    但是,半个世纪以前,这个祭祀仪式的性质就被改变了。

    经由土御门夜光的整合和修改,这个祭祀仪式成为了操纵灵魂的禁忌咒术,甚至一度成为引起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大灵灾的源头,造成即使半个世纪过去,东京依旧灵灾频发,乃是这个世界上被视作最危险的类型的禁术仪式。

    它不但不被允许使用,甚至不被允许接触,一旦有人触及这个禁忌,那国家阴阳师所组成的咒搜官部队就会将其当做咒术犯罪者,有权将其逮捕。

    现在,眼前就有一个人亲口告诉了罗真,她将接触这个禁忌,甚至展开实验,完成这个禁忌的咒术仪式。

    “你你疯了吗?”

    夏目就禁不住如此开口,声音中满是不敢置信。

    没办法。

    “你可是国家一级阴阳师,取得阴阳i种资格的最高精英,名列十二神将之一,就算是末座,好歹是咒术界里数一数二的领头人物,怎么可以主动去接触禁忌,成为咒术犯罪者呢?”

    夏目便不由得让自己的声音提高了。

    但夏目说的没错。

    大连寺铃鹿是谁?

    她可是国家一级阴阳师,阴阳厅认可的最高等级的精英人员,要比喻的话,就像是警察局中地位最高的那一批特务警长,甚至可以说是军队中首屈一指的高层,原本应该是守护国家、保护国家最有力的力量,却是要成为犯罪者,谁能不震惊呢?

    大连寺铃鹿却是不为所动,面色有些低沉的笑着。

    “我可是研究专家,哪有不想完成最厉害的实验的研究专家啊?”

    大连寺铃鹿便这般表示,换来的只是夏目更大声的反驳。

    “就算是最高等级的研究员,那也有不可以做的研究,帝式中的泰山府君祭被列为禁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太危险,一个不好,对周围的影响甚至能够引起历史上第二次的大灵灾,你想不顾民众和未来的后人做出如此可怕的实验吗!?”

    夏目的指责可以说是堂堂正正又无可挑剔,无论是从社会的角度还是从历史的角度,这都是不能被允许做出的事情。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会引起如此可怕的灾难,灵魂的咒术才会被列为禁忌,否则,单单因为切除了宗教色彩就不被允许灵魂之类的研究的存在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强硬且不自然了。

    “这种事情,你作为国家一级阴阳师,应该比我们这些塾生还清楚才对,即使是这样,你还是打算做出那种实验吗?”

    夏目一反以往的个性,态度变得即强硬又直接,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对她造成多大的震撼。

    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果然,在土御门家的你们看来,这个仪式就是那么可怕的东西呢。”

    大连寺铃鹿没有被夏目的话语影响,反倒笑出了声。

    “毕竟使用泰山府君祭造成大灵灾的就是土御门家的祖先,你们作为他的后代,听到有人要重新举办这个仪式,反应会这么激烈也很正常。”

    说到这里,大连寺铃鹿又是语锋一转。

    “但是很遗憾,我是研究者,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享受成果是我的专利,我是绝对不会重复夜光的失态,引起大灵灾的。”

    大连寺铃鹿自信满满的这么说着。

    “根据我的研究,只要能够经过正确的流程,那就理应不会引发仪式对周围的影响,更别说这里还有泰山府君祭的成功案例,有这两重的保险,仪式一定能够无害、无碍、无影响的举行成功。”

    这么说着的大连寺铃鹿的声音开始变低。

    “没错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

    这句极其微弱的话语,与其说是自信,不如说是在自我安慰。

    显然,大连寺铃鹿说得那么的自信满满,实则根本没有把握。

    至少,罗真可以听得出来,大连寺铃鹿最后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一个人被逼到绝路以后才会发出来的东西。

    证据就在于

    “既然这里有真正的夜光的转世,那个仪式的成功案例,只要你能够配合我进行仪式,那仪式一定能够成功。”

    大连寺铃鹿就是因为这样才找上了罗真。

    可大连寺铃鹿的话里明显有一个极大的矛盾。

    那就是

    “我必须先提醒你。”

    罗真注视向大连寺铃鹿,直刺其话中的致命弱点。

    “我不是夜光的转世,那只不过是谣言而已。”

    一句话,直刺得大连寺铃鹿俏脸冻结。

    是的。

    罗真不是夜光的转世。

    即使外部一直在流传他是夜光的转世,可就算是这样,那也仅仅只不过是流言而已,如今依旧没有被证实。

    正是因为如此,夜光信徒才会一个又一个的找上罗真,对其发起袭击,为的就是以最强硬的手段来促进罗真的觉醒,唤回前世的记忆和力量。

    如果罗真真的是夜光转世,那么,有了过去成功实施泰山府君祭的经验,那或许还真有办法达到大连寺铃鹿的目标。

    可惜,罗真不是。

    “万一我不是夜光的转世,那你的实验的一切前提都会崩溃,这样也没关系吗?”

    罗真丝毫没有顾忌大连寺铃鹿的情绪,直言不讳的抛出这个致命的缺陷。

    这让大连寺铃鹿缓缓的低下头,精致可爱的俏脸被刘海给掩盖,再也看不清楚表情。

    但是,大连寺铃鹿娇小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的场景,无论是罗真还是夏目都能清楚的看到。

    旋即

    “那万一你就是夜光的转世呢?”

    大连寺铃鹿发出有些走投无路似的笑声,这般开口了。

    “万一你就是夜光的转世,那我的实验的一切前提就都能存在,几率是一半一半,很有赌的价值吧?”

    这样的发言,已经不是基于一名研究人员在进行,而是如其外表那般,只不过是基于小孩子的天真才做出的东西。

    “大连寺铃鹿!”

    夏目大声的向着大连寺铃鹿呐喊。

    “闭嘴!丑八怪!”

    大连寺铃鹿终于是抬起头来,向着夏目进行怒吼。

    其刘海下的脸,竟是如同即将哭出来一般,泫然欲泣。

    “我要做什么用不着你来管!”

    惊人的灵气从大连寺铃鹿的身上喷发,有如化作瘴气一样,粘稠又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