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我要出手了-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95 我要出手了

    这一个瞬间,从大连寺铃鹿的身上喷发出来的灵气就宛如化作阴森的瘴气一样,显得鬼气逼人。

    当然,人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散发出瘴气的。

    瘴气是只有灵气扭曲以后才会产生的东西。

    大连寺铃鹿即使再情绪激动,灵气也不会化作瘴气。

    但现在,本人散发出来的情绪波动便仿佛影响到了她的灵气一般,让其呈现一种扭曲的状态,方才给人一种阴森瘴气的感觉。

    可这也能够证明,大连寺铃鹿到底有多激动。

    “你到底是不是夜光的转世,就由我亲自来试!”

    大连寺铃鹿如怒吼般的嚷嚷着。

    “虽然没兴趣做和那些恶心的夜光信徒一样的事情,但你们想阻止我的话,就拿实力来办到吧!”

    话落,大连寺铃鹿从阿修罗的身上纵身一跃,跳向下方。

    在此过程中,下方吞没山丘的大水亦仿佛为了迎接大连寺铃鹿的落地一般,如散开的荧光一样的消失不见。

    至于阿修罗,似突然被启动的机械一样,猛的一动,向着这边暴掠而来,为数六条的手臂上,除了最中间的两条,其余的四条全部都握上了不同的武器,让刀、匕、剑、轮一一出现在手中,如裹上一层光晕一般,被浓郁的咒力所覆盖。

    对此产生反应的不是罗真,而是夏目。

    “拜托你了!霹雳!”

    夏目终于是唤出了自己的护法式。

    “哔哩!”

    伴随着一阵电闪雷鸣,雷法的式神出现在夏目的身前,并融入其体内。

    夏目就全身涨动起金色的璀璨雷电,伸出手,对向阿修罗的方向,借由霹雳的能力,代替咒文和咒符,以无咏唱的状态,直接释放出了夺目的闪电,击向了阿修罗。

    对此,阿修罗没有握着武器的两只手向前伸出,手心处竟是在机关的动作下,弹出两枚咒符。

    那是两枚金行符。

    雷气是木气的衍变,金克木,选择使用金行符来迎击雷电,自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两枚金行符顿时在阿修罗的手心前方发动,化作两块金属的盾牌,挡在其面前。

    突破音障的闪电立即如同光束一般,重重的落在了阿修罗架起的盾牌上。

    “轰隆!”

    雷鸣声中,雷电击中了阿修罗,掀起爆风和烟幕,将阿修罗给覆盖在了内里。

    “秋观!”

    夏目对着罗真喊出声。

    但是,不需要夏目喊,罗真都已经行动了。

    “北斗!”

    罗真对着身下的真龙发出命令,让原本好奇的观望着事态的北斗反应过来,发出一声龙吟以后,一个转身,掠向下方的大连寺铃鹿的方向。

    毕竟,大连寺铃鹿自己也说了,阿修罗只是用来拖延时间的式神。

    也就是说,在阿修罗战斗的时候,身在后方的大连寺铃鹿才能开始准备自己的杀手锏。

    重新落在鸟居上的大连寺铃鹿就在阿修罗开始战斗的时候取出了一件物品。

    那是一本圣经。

    “量产型的泛用式对你们来说应该没办法太尽兴吧?”

    大连寺铃鹿便如毒花一样露出邪恶的笑容。

    “现在就给你们上主菜,让你们看看由我大连寺铃鹿自制的式神。”

    说着,大连寺铃鹿的身上爆发出远比刚刚唤出淹没山丘的大水更加庞大的咒力。

    “休想!”

    夏目对着大连寺铃鹿的方向伸出手,准备释放雷法。

    可惜

    “北斗!躲开!”

    罗真极为突然的下令,让冲向下方的北斗怔了一怔,身体却是先一步的遵从罗真的命令,如盘旋一样,一边转动长长的身体,一边极其自然的掠向一旁。

    “唰!”

    几乎是在下一秒钟,阿修罗的身影如海市蜃楼般的出现,手中的武器齐齐的斩下,划过罗真一行人刚刚所在的位置。

    这只式神居然解除了实体化,躲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才突然出现,发起偷袭。

    趁着这个机会,大连寺铃鹿完成了自己的咒术,将咒力全部注入到了圣经里。

    “术式解放!式神招来!急急如律令(order)!”

    大连寺铃鹿大声的咏唱出了咒文,让其手中的圣经动了,似有看不见的手在翻页一样,突然打开。

    书页一张接着一张翻动,并在这个过程中飞了出来,撒向四面八方。

    罗真凭借着敏锐的视力,一下子看穿了书页的正体。

    那是特制的符篆,写满了复杂且玄奥的术式的式符。

    于是,在庞大的咒力的支持,一张张的书页再次动了起来,自动折叠,变成一张张的折纸。

    这些折纸当中,有的折成了牛,有的折成了马,有的折成了熊,有的折成了鸟,应有尽有,简直就像是折纸的动物园。

    而在庞大的咒力的支持下,这些折纸竟是全部巨大化,紧接着如同得到生命一般,化作一支由折纸形成的式神军团。

    式神的军团便宛如发出各自的咆哮似的,如兽潮一般,或冲或跳,或飞或弹,一一窜向了半空中闪避阿修罗的北斗。

    就像之前同时使用大量的咒符相同,这次,大连寺铃鹿是使用了大量特制的式符,形成了式神群,雪崩般的涌向自己的敌人。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式神军团,再回想起刚刚足以淹没大山的大水,如此规模的咒术,让罗真和夏目再一次的认识到了。

    眼前这个比自己两人年幼许多的少女,真的是如假包换的十二神将的一员。

    即使只是研究人员,即使居于末座,即使实战经验不足,即使情绪过于波动,但大连寺铃鹿的这份才能与实力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就算只是挥霍天生庞大的咒力都能形成如此之大的威胁。

    面对这种规模的袭击,哪怕是一整支咒搜官的部队都只能败下阵来吧?

    对于这样的对手,罗真的反应只有一个。

    “夏目。”

    罗真唤了夏目一声。

    声音极其的平静,内里却燃烧起了旁人无法忽视的斗志和振奋。

    对罗真有所了解的夏目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我要出手了。”

    面对难得的强敌,罗真振地有声的开口。

    闻言,夏目还能怎么办呢?

    “去吧!”

    作为式神,夏目全力的支持着罗真。

    这让罗真脸上浮现出一个笑容。

    随即

    “嘭!”

    有如火山爆发般的咒力从罗真的身上乍现,似火焰一样,徐徐燃烧了起来。

    那咒力的规模,甚至比大连寺铃鹿还惊人。

    “!?”

    大连寺铃鹿便面色剧变。

    “北斗!”

    而罗真一边向着身下的真龙下令,一边再也毫无保留的将全部的咒力注入北斗的身体里。

    北斗身上的龙气顿时也如爆发的火山,掀飞了大气。

    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呈现疯狂的暴涨,北斗发出欢快无比的龙吟,向着下方暴窜而去,迎向了雪崩般袭来的式神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