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 还真是遗憾-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97 还真是遗憾

    染红夜空的烈焰将夏日的气温提高了数十倍,令得大气都呈现出一种因为热气而微微扭曲的状态似的,频频摇曳。

    在这火焰的焚烧之下,奢侈的使用着大量咒符的阿修罗直接化为灰烬。

    而被北斗给击溃的式神群则是在一阵频繁的裂核现象过后,同样于吵杂声中,通通变回特制成书页的式符。

    位居〈十二神将〉末席的〈神童〉就这么被罗真凭借着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展现出来的真正实力给蹂躏得一塌糊涂,直接惨白了脸,不住的后退。

    “不可能”

    大连寺铃鹿的声音在颤抖。

    “明明不过是塾生”

    是啊。

    明明不过是塾生而已,怎么可能拥有这种程度的实力呢?

    塾生是什么?

    塾生就是还未考取到专业阴阳师资格的学生啊。

    而且,罗真还是一年级的新生,入塾还不到半年的新手中的新手。

    这样一个连专业的资格都还没有考到的学生,和连国家一级测验都已经通过的〈十二神将〉相比,怎么可能有可比性呢?

    至少,大连寺铃鹿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败在一介塾生的手中。

    只是

    “就算是〈十二神将〉之一,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站在北斗头上的罗真俯瞰般的望着大连寺铃鹿,声音缓缓的响开。

    “天生咒力强大,才能也不低,但实战经验不足,再加上咒术战不是你擅长的领域,如果只论咒术的威力就罢了,可战斗并不是单单只看攻击力强便行了的。”

    这正是大连寺铃鹿会败得如此干脆的原因所在。

    终究,大连寺铃鹿还是一名研究人员,即不似祓魔官那般擅长应付自然的灵灾,更不似咒搜官那样擅长对人的咒术战,年龄也过小,最终导致的就是大连寺铃鹿实力坚强,却不擅长于实战。

    大连寺铃鹿自己估计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一直都是以操纵式神战斗为主,再辅以大量咒符当输出,充分的运用自己的技术和咒力来弥补这方面缺陷。

    这的确是一个聪明的做法。

    这样一来,就算是与大部分的专业阴阳师相比,大连寺铃鹿都是极为强大的,想战胜她的话,只拿到「阴阳ii种」资格的阴阳师还真的很难办不到。

    所以,大连寺铃鹿的确有取得「阴阳i种」的资格,成为〈十二神将〉之一的能力。

    可惜,大连寺铃鹿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作为国家一级阴阳师,大连寺铃鹿足以胜过许多国家二级阴阳师。

    然而,比起其余那些专门对付灵灾和专门对付术者,擅长战斗的国家一级阴阳师,大连寺铃鹿又得弱上不只一筹了。

    “还真是遗憾啊。”

    罗真便叹息般的耸了耸肩。

    “可以的话,还真想和那些真正强大的〈十二神将〉好好比一回呢。”

    罗真这样惋惜着。

    而这份惋惜,无疑刺激着大连寺铃鹿。

    “!”

    大连寺铃鹿咬紧了嘴唇,陡然取出一枚咒符。

    “急急如律令(order)!”

    咒符被大连寺铃鹿打出,射上半空,闪起了耀眼的光芒。

    “水行符!”

    夏目立即发现了大连寺铃鹿打出的咒符的正体,下意识的就想取出土行符。

    “等等,夏目。”

    罗真却是凭借着〈心眼〉的能力读取到了异常的现象。

    “这个咒力的注入方式和咒术的波动那是被改造的类型!”

    罗真勘破了这一点。

    于是,被打上半空的水行符陡然化作一阵浓雾。

    大连寺铃鹿改动了水行符的术式,又改变了发动方式,令得水行符唤出的水气直接化作雾气,笼罩住了周围一带。

    这么做的理由,自然只有两个。

    一个是想躲起来偷袭。

    还有一个就是

    “跑跑了?”

    夏目便愕然的出声。

    就在雾气弥漫而起的瞬间,大连寺铃鹿的灵气消失了,身形亦消失得无影无踪。

    显然,大连寺铃鹿使用了〈隐形术〉将自身的灵气和身形都给隐藏起来。

    罗真眉头当即一挑,将魔力集中在眼中,一边使用〈灵视〉观察周围,一边连〈天眼〉也动用起来,释放出隐晦的魔力波。

    但由于周围的雾气充满大连寺铃鹿的咒力的关系,就算兼用〈灵视〉和〈天眼〉这两个能力,一时半会之间,罗真竟是也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算好了这一点才使用的水行符吧?”

    罗真瞬间明白了这一点。

    “啪!”

    当下,罗真猛的一合手掌。

    “嘭!”

    一股强而有力的咒力立即如冲击波般从罗真的身上炸开,将周围的浓雾给一下子全部驱散。

    直到这时,罗真的〈灵视〉和〈天眼〉才奏效,顺利的找到了目标。

    只见,在遥远的天边,大连寺铃鹿正骑在一只折纸大鸟的式神身上,往山下的方向飞去。

    “北斗!”

    罗真毫不犹豫的命令身下的式神。

    因为不需要自己出场而有些无聊似的北斗马上打起精神,在罗真的使役下,往山下的方向掠去。

    “没想到居然变成这样了”

    骑在自己自制的式神身上,往山下的方向飞去的大连寺铃鹿发出悔恨般的声音。

    为了实现〈泰山府君祭〉的仪式,大连寺铃鹿做了许多的准备。

    大量的咒符与式符只是最基本的配备而已。

    除此之外,大连寺铃鹿还准备了突破土御门家的结界的手段、准备了找出罗真的所在地的手段、准备了对方万一不配合就需要实施的第二套方案以及其余各个方面的考虑,不可谓不充分。

    甚至,大连寺铃鹿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仪式的举办地点。

    说是准备好,其实应该说是准备将其抢过来才对。

    想举行〈泰山府君祭〉的话,需要的不仅仅是高超的技术和知识,还需要专门的祭坛。

    这样的祭坛在土御门家就有一个。

    毕竟,土御门家世世代代都有举行〈泰山府君祭〉祭祀的习惯。

    所以,在离土御门家有一段距离的一座名为御山的山顶上,专门用来举行〈泰山府君祭〉的天坛就坐落在那里。

    大连寺铃鹿早就准备好夺取天坛了。

    可是,做了这么多的准备的大连寺铃鹿偏偏没有准备万一自己败在罗真手中的话该怎么办的手段。

    “谁能想到那个家伙会强成那样啊?蠢死了!”

    大连寺铃鹿就不知道是怨恨罗真还是怨恨自己的嚷嚷着。

    当然,大连寺铃鹿还不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事到如今,只能使用那个了。”

    大连寺铃鹿抬起眼帘,注视向山脚的方向。

    在那里,有一辆卡车正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