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 北斗很生气-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499 北斗很生气

    土蜘蛛是它的别名。

    能够抗住大部分物理攻击的钢铁身躯是它的特性。

    身上配置着许多武器的这具式神还兼具强大的破坏力,一定要比喻的话,那就是一辆能够冲锋陷阵的战车,而且还不需要人驾驶,完全可以按照术者的意愿来实施行动。

    这样的式神,方才能够称得上是军用式神。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有十具这样的式神,那么,别说是一栋建筑物,就是一座山,想将其轰平,那都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当然,在如今这个年代,即使寻遍整个世界都找不到十具这样的式神了,连有没有五具都还不知道,非常的稀有且珍贵。

    而现在,为数不多的一具土蜘蛛就在大连寺铃鹿的手中重获天日,得以在这样的乡下显现。

    “给我上!土蜘蛛!”

    大连寺铃鹿向着自己最后操纵的式神发出命令。

    顿时,土蜘蛛将脑袋给抬了起来,如鬼般的铁面孔上,一对眼睛如同幽灵一般,闪起红光。

    下一秒钟,土蜘蛛动了。

    “轰隆隆”

    随着有如万兽奔腾一般的动静,土蜘蛛灵活的摆动着八只钢铁的腿脚,像一辆战车一般,猛的冲锋了过来。

    冲锋期间,所有挡在土蜘蛛面前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石块如被压碎般的飞起。

    泥土如被掀飞似的四散。

    树木如被撞碎一样炸裂。

    烟尘如被搅动一般卷起。

    在这样足以碾压一切的声势和动静中,土蜘蛛以媲美战车的速度快速的冲锋而来。

    那一幕,异常的震撼人心。

    “霹霹雳!”

    夏目不由得喊出声,向着土蜘蛛的方向伸出手,释放出夺目的雷电。

    可是,雷电在触及土蜘蛛的身体时,仅仅只是让土蜘蛛的冲锋停滞了一下下而已,连裂核现象都没有引起,土蜘蛛便如同安然无恙一般,继续向着这边冲锋而来。

    “怎么会!?”

    夏目震惊了起来。

    反倒是罗真,靠着〈灵视〉的能力,一下子看穿个中的秘密。

    “不仅是体外的钢铁身躯而已,土蜘蛛的体内也有着对咒的结界,能够减轻咒术的伤害。”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使用咒术的话,对土蜘蛛能够形成的伤害非常的有限,而使用物理攻击的话,威力又得足以撬开那沉重的钢铁身躯,方才能够奏效。

    由夜光亲自开发的来自半个世纪以前的军用式神就展现出异常的伤害抗性,凭借着可怕的重量,一路卷起滚滚烟尘和砂石,向着这边冲来。

    看着这个场景,罗真不由得想到了当初在冬木市的特异点中见到的那位berserker的从者。

    当时,对方的战斗同样像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冲锋而已都能造成如此可怕的声势,如碾压一切的战车一般,相当可怕。

    若是只计算破坏力的话,土蜘蛛应该足以和那位berserker相提并论的吧?

    但是

    “我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罗真的眼中燃烧起惊人的斗志。

    “北斗!”

    高声的呐喊中,罗真体内的魔力再次转化为庞大的咒力,如奔流一般,注入到北斗的体内。

    高空中,在土蜘蛛出现以后就一直紧紧的盯着对方的北斗立即犹如游龙一般,猛的窜出。

    前所未有雄壮的龙吟从其口中盛起,令得北斗全身的龙气大涨,化作一道从天而降的闪光,狠狠的冲撞在土蜘蛛的身上。

    “铛————!”

    当真龙与钢铁的蜘蛛碰撞在一起时,首先响起的是撼动夜空的金属碰撞声。

    北斗坚硬的龙角便与土蜘蛛的钢铁躯体重重的互相撞击着,激起冲击的暴风,吹飞紊乱的大气,再卷走大量的烟尘,乍看之下,简直就像是有看不见的炸弹爆开似的,龙角与钢铁剧烈摩擦造成的火星都拼命的飞舞了起来。

    场面,异常的壮观。

    最后,在这场角力中获胜的是北斗。

    “嘭!”

    闷响声,似战车般携带着惊人的气势冲锋而来的土蜘蛛被狠狠的撞飞,弹了出去,落在失去集装箱的卡车身上。

    “咚!”

    卡车立即应声爆炸,徐徐燃烧而起,让滚滚的浓烟都升腾了起来。

    北斗便冲着那边发出龙吟声,如同在示威一样,又或者是在生气一般,一反常态的展现出干劲来。

    “北北斗好像很生气啊”

    夏目看着这样的北斗,有些目瞪口呆似的喃喃着。

    罗真同样有些意外,但紧接着就凭借着与北斗之间的灵力联系明白了。

    “土蜘蛛是夜光开发的式神,而夜光又是土御门家曾经的当家,换言之,北斗曾经侍奉过夜光。”罗真就这么说道:“恐怕,就是那个时候,北斗见过这具土蜘蛛吧?”

    也就是说,对于北斗而言,土蜘蛛是类似于自己的小弟一样的存在,在自己侍奉夜光的时候,由夜光开发出来的后来者。

    虽说这很有可能只是北斗单方面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曾经的小弟这么嚣张,北斗自然没办法不生气,想好好教训一下对方也很正常。

    “北斗真是的”

    夏目顿时觉得有些无力。

    可是

    “以为这种程度就能奏效吗?”

    大连寺铃鹿一点都没有惊慌,反而冷笑起来。

    就在这个瞬间,熊熊燃烧的卡车里,巨大的蜘蛛黑影缓缓的出现。

    “嗤!”

    一个风切般的声响从内里出现。

    那是白色的丝线从火中被吐出所激起的动静。

    只见,有如蜘蛛丝般的丝线从火中被吐了出来,划过天际,暴射向了北斗的方向。

    “那是!?”

    罗真的〈心眼〉顿时捕捉到了有些危险的咒力流动,令得他毫不犹豫的操纵北斗,让北斗在惊讶中蓦然转身,闪过暴射而来的蜘蛛丝。

    这个时候,土蜘蛛又是从火中冲了出来,扬起大量火粉的同时,从口中吐出无数的蛛丝。

    这些蛛丝,不仅是射向北斗而已,还射向了罗真与夏目。

    夏目微微一惊,下意识的就像反击。

    但是,罗真却是立即出声。

    “别触碰到那些蛛丝!那些蛛丝会吸取灵力!”

    罗真的〈心眼〉捕捉到的就是足以夺走灵力的咒力波动。

    “吸吸取灵力!?”

    夏目吓了一跳,当下也不敢直接触碰那些蛛丝了。

    “————南么·三曼多勃驮喃·铄吃口罗也·莎诃————”

    夏目咏唱出帝释天的真言,释放出雷击。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罗真咏唱的是不动明王的调伏法,让火焰卷起。

    于是,火焰和雷电分别灼烧迎面射来的蛛丝,将其化为灰烬。

    至于北斗,则是在罗真的操纵下,整个身体都如在半空中翱翔似的,不住的来回掠动,闪开蛛丝的来袭。

    一场迟来的激战,就在神社所在的山脚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