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终结的龙息-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0 终结的龙息

    接下来就是一场激战了。

    罗真操纵着北斗,令其化作一条腾翔的云龙,一边在半空中来回掠动,避开土蜘蛛的蛛丝,一边对着土蜘蛛进行攻击,要么直接冲撞上去,要么摆动龙尾进行横扫,要么掠过土蜘蛛的身边时探出龙爪,狠狠的在其身上抓下,要么张开獠牙,直接扑咬过去,在土蜘蛛的身上频频摩擦出火星,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可是,承受着北斗的攻击的土蜘蛛却是硬撑了过来,即使频频遭受到攻击,除了身上留下一道道白痕以外,依旧没有受到什么值得一提的伤害,就像是一块难啃的石头一样,还不住的在战场上冲锋,掀起一阵阵飞沙走石,吐出无数的蛛丝,攻向北斗,甚至还抬起了配备在身上的机关炮,在轰鸣的炮声中轰炸全场,令得周围的一带渐渐的都被炸平,甚至还有树木燃烧了起来。

    两只式神便跨越半个世纪的时间重逢,并在这里进行起一场惊人的激战,仿佛两只史前巨兽在互拼一样,若不是大连寺铃鹿早就张开结界,恐怕这里的动静早就被发现了。

    这场激战竟是就这么陷入了僵局。

    “真难缠!”

    大连寺铃鹿就渐渐的失去了冷静,不由得焦躁而起。

    “那就是装甲鬼兵的力量”

    夏目旁观着这场激战,看得是屏住呼吸。

    对罗真有所了解的夏目自然知道,经由罗真的操纵,北斗的力量早已超过历代土御门当家的使役者,展现出来的实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非常强大。

    面对这样的北斗,土蜘蛛居然能够与其缠斗,由此可见其威能。

    事实上,如果单论力量和战况,那北斗无疑占据了巨大的上风。

    看一眼眼前的激战就知道,经由罗真的操纵,北斗无论是力量、动作还是攻击模式都远胜以往,土蜘蛛的攻击无论是能够吸取灵力的蛛丝还是机关炮的轰炸,均都没有一发能够命中北斗。

    反观北斗,其攻击频频落在土蜘蛛的身上,不知道在土蜘蛛的身上激起多少次的火星了,若是换做别的式神,那早就已经粉身碎骨,哪里还能撑到现在呢?

    也就是说,北斗虽然占据绝对的上风,但土蜘蛛凭借着自身天生的耐久力硬是抗了下来。

    不得不说,土蜘蛛真的是非常强大的式神。

    因为自身的形代为钢铁制作的身躯,凭借着那重量级的身体展现出来的破坏力极其的惊人,再加上配置在身上的机关炮,力量之强,可想而知。

    而钢铁的身躯又赋予土蜘蛛极大的物理攻击抗性,内部的对咒结界又能够削弱咒术方面的伤害,防御力也极其的惊人。

    在此之上,土蜘蛛还有能够夺取灵力的蛛丝以及宛如战车冲锋般的机动性,无论是在力量、防御还是速度都无可挑剔,甚至还有特殊的攻击手段,若是真的投入战场,横扫千军都足够了,更别说是运用在个人的咒术战上。

    所以,在一般的咒术战里使用土蜘蛛,那真的是非常犯规的一件事。

    如果土蜘蛛真的落在一个技术高超的阴阳师的手中的话,那一定能够发挥出连十二神将等级的咒术者都束手无策的惊人战力,届时,就算有罗真的操纵,想战胜土蜘蛛,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只是,大连寺铃鹿的话

    “操纵式神的技术还是太稚嫩了。”

    罗真抛出这样的评价,并一变手印。

    其身上,庞大的咒力被注入北斗的身体,却没有化作北斗的力量,而是在北斗的口中汇聚。

    察觉到在口中汇聚的庞大咒力,北斗欣喜般的发出龙吟,并将自身的龙气通通汇聚在口中,与庞大的咒力融合在一块。

    下一秒钟,北斗向着下方的土蜘蛛的方向喷出了龙息。

    是的。

    龙息。

    自从和北斗缔结式神契约以后,罗真就发现,北斗并不会使用龙种独有的龙息技能,只会使用天生强大的身体进行横冲直撞,非常的缺乏技术性。

    有鉴于此,罗真为北斗专门开发出了龙息技能,通过将庞大的咒力压缩在北斗的口中,再经由北斗融入自身的龙气,形成龙息,从而发动强力的攻击。

    当然,根据龙种的属性不同,龙息的能力也各不相同。

    火龙会喷吐火焰的吐息。

    水龙会喷吐水流的吐息。

    雷龙会喷吐雷电的吐息。

    风龙会喷吐暴风的吐息。

    而北斗的话,虽然因种类的相异可能会有例外,但在这个世界里,龙基本上都是属阴性的水气,而且还拥有着极为罕见的高贵灵气。

    这样的北斗的吐息,在罗真对龙息的咒力进行极大压缩的情况下,竟是变成了寒冰的吐息。

    于是,如零点冰温一般的白雾化作吐息,在北斗的口中喷发而出,落在土蜘蛛的身上。

    “啪叽!啪叽啪叽!”

    龙息所触之处,地面在一阵凝结声中冻结成冰,空气中的水分亦是结成冰晶洒落,连因为炮弹的轰炸变高的温度都瞬间冷却下来,令得周围变得冰冷不已。

    而在龙息中,土蜘蛛庞大的体型有如被压在地面上一样,动弹不得,虽然靠着出色的对咒结界削弱着龙息的威力,可面对龙的吐息,最终,土蜘蛛的身体还是一点一点的结起了冰。

    “土蜘蛛!”

    看到这一幕,大连寺铃鹿终于急了。

    “急急如律令rr!”

    大连寺铃鹿打出了火行符,让火行符唤出火气,准备帮土蜘蛛驱逐寒气。

    然而

    “急急如律令rr!”

    一声娇喝声中,另外一枚咒符弹射了出来,迎向火行符。

    弹射出来的是水行符。

    水行符便化作一阵漩涡,将火行符唤出的火气给吞没。

    打出水行符的人自然便是夏目。

    “不会让你妨碍秋观的。”

    夏目带着坚定的表情,身上环绕起雷法的光芒。

    “你!?”

    大连寺铃鹿气得俏脸涨红。

    这个时候,土蜘蛛终于是全身都在北斗的龙息下结成冰,变成一座巨大的冰雕。

    看到这里,大连寺铃鹿就知道了。

    自己输了。

    彻底的输了。

    “唵毗悉毗悉伽罗伽罗悉摩利娑婆诃”

    伴随着不动金缚的咒文咏唱,大连寺铃鹿的全身都被看不见的咒力所束缚。

    “结束了。”

    罗真这才静静的宣告,让高空中的北斗发出龙吟,响彻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