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 两个的人选-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1 两个的人选

    “嘭”

    被〈不动金缚〉给束缚的大连寺铃鹿完全无法动弹的倒在地面上了。

    “唔”

    没有任何受身的倒地,让大连寺铃鹿不由得发出一声苦闷的声音,稚嫩的脸颊亦是被尘土弄脏。

    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掩盖大连寺铃鹿内心的情感。

    失败了。

    失败了。

    她,失败了。

    这个失败,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有大连寺铃鹿自己才知道。

    所以,大连寺铃鹿只觉得内心涌现不可抑制的狂暴情感,大脑却没能顺利的反应过来,令得她的表情呆滞,在泥土的衬托下显得是分外的可怜。

    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战斗的罗真与夏目靠近过来。

    “大连寺铃鹿”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最年轻的国家一级阴阳师,夏目的心情很复杂的样子。

    罗真同样眺望着面前的少女,沉默不语的同时,将外放的咒力给收敛了起来。

    即使经过了像刚刚那样激烈的战斗,罗真依旧脸不红气不喘,明明消耗了大量的咒力,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支的模样。

    这也是罗真习得〈心眼〉以后呈现出来的重要结果,最大程度上的节省了消耗,不再像以前那般,一旦爆发一次,魔力就基本耗空了。

    现在的罗真的话,如果是使用〈召唤术〉召唤中级使魔,那一定能够召唤出足以称得上是千军万马的大军吧?

    由此可见,罗真现在的实力真的跟以前比起来进步了很多。

    可惜,大连寺铃鹿并没有逼得罗真拿出那种程度的实力。

    这一战里,罗真仅使用了北斗,亦仅使用了咒术,虽然在操纵北斗战斗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使用了〈傀儡术〉的一些精髓,但别说是作为底牌和王牌的手段,连最擅长的〈召唤术〉都没有使用,更别提罗真也没有对北斗进行全力支援,魔术师的八大阶梯仅用了数个,一身实力都不知道有没有发挥出一半呢。

    这也可以证明,作为〈十二神将〉的末席,大连寺铃鹿还有许多需要精进的地方。

    而罗真的话,现在至少拥有与〈十二神将〉匹敌的实力了。

    所以,罗真才能做到像这样脸不红气不喘。

    不过,对此,罗真可没有什么好得意的。

    现在,罗真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你想完成〈泰山府君祭〉的目的是什么?”

    罗真向着大连寺铃鹿提出这个疑问。

    “可别说你只是为了研究而已。”罗真冷静的道:“你的表现告诉了我,这其中必定有其余的理由。”

    这是罗真的猜测,却是相当肯定的一个猜测。

    没办法。

    如果大连寺铃鹿真的只是一个为了完成自己的研究不惜去触及禁忌的人的话,那在被罗真点出其理论中最大的缺陷的时候,大连寺铃鹿就不会露出那般走投无路的表情。

    大连寺铃鹿对〈泰山府君祭〉表现出来的执着,绝对不是那种为了研究可以牺牲一切的癫狂,而是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绝望。

    这一点,极其讨厌为了研究可以牺牲一切的罗真一定不会认错。

    因此,罗真可以断言。

    “你想实现〈泰山府君祭〉不是为了研究,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罗真这般道:“而考虑到〈泰山府君祭〉的效果,你的目的我也能猜到一些了。”

    〈泰山府君祭〉是操纵灵魂的仪式。

    曾经的安倍晴明使用了它,交换了两个人的生命。

    曾经的土御门夜光使用了它,疑似将自己转生到了后世。

    那么,大连寺铃鹿想用它达成什么目的,答案呼之欲出。

    “你是为了复活某一个对你来说极为重要的人才做这件事情的吧?”

    罗真的声音便清楚的传入大连寺铃鹿的耳中,更清楚的传入夏目的耳中。

    “居然是因为这样”

    夏目为之哑然了。

    而大连寺铃鹿则是抬起头,看向罗真,露出了讽刺的表情。

    “看来你的脑袋很聪明嘛。”大连寺铃鹿讥讽般的道:“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你倒是猜猜看,我到底想复活谁啊?”

    这个问题,已经是有点刁难别人的意思了。

    谁又能够猜到第一次见面的人到底为了谁而想去接触禁忌呢?

    然而

    “我的心中的确有两个人选。”

    罗真极为直接的这么说了。

    “唉?”

    大连寺铃鹿顿时愣住了。

    他知道?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该不会只是为了诈我吧?

    大连寺铃鹿便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可下一秒钟,罗真口中出现的一个名词,令得她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你应该知道「上已大祓」吧?”

    罗真的话语,让大连寺铃鹿浑身一颤,亦让夏目惊愕而起。

    ————「上已大祓」。

    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名词。

    之前就已经提及过了,在距今两年前,曾经有一位咒术犯罪者在东京引发了灵灾,最终使灵灾演变成百鬼夜行的状态,给东京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那个所谓的咒术犯罪者其实在咒术界里也是一个极其有名的人物。

    他是曾经的〈十二神将〉之一,被人们称之为〈导师〉的存在,虽然考取到了国家一级阴阳师资格,但自身却不隶属于阴阳厅。

    广义上,人们一般都会认为专业的阴阳师是阴阳厅的职员。

    可实际上,在民间活动的阴阳师也是有不少的,就像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过去虽然隶属于阴阳厅,后来却是已经退役,从而成为了民间阴阳师。

    同样的道理,也有一些阴阳师并没有进入阴阳厅就职,而是被其余的组织给聘用。

    其中,就有一个部门,隶属于协助皇室的政府机关,专门负责处理皇室成员的一切事务,控制皇室成员与外界联系的渠道,紧握皇室历史的宫内厅。

    ————「御灵部」。

    这是一个研究神灵或者英灵这种被称为「御灵」的存在的部门。

    神灵即为神话的神佛。

    英灵即为过去的英雄。

    这些神佛与英雄同样是一种灵性的存在,与式神一样,却是最高等级的灵体,至今为止都无法被触及。

    御灵部就是专门研究这种至高的灵性存在的部门,亦即研究「神」的组织。

    而由于御灵之中包含着过去的王宫贵族,基于政治考量,这个部门才会设立在宫内厅里,而不是阴阳厅。

    人称〈导师〉的那位〈十二神将〉便隶属于宫内厅的御灵部,并且还是御灵部的部长,研究御灵的第一人。

    此人正是主使了两年前的灵灾恐怖攻击事件的元凶。

    “那起灵灾恐怖事件由于影响深重的关系,最后被冠以了一个名字————「上巳大祓」。”

    罗真一字一句的开口。

    “而主使了「上已大祓」的元凶,其名为大连寺至道。”

    ————「大连寺至道」。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大连寺铃鹿的俏脸猛的一白,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这一刻里,从大连寺铃鹿的脸上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情感。

    其中,有憎恶,有愤怒,有怨恨,有排斥,最后却是通通都化作了恐惧。

    是的。

    大连寺铃鹿恐惧着这个人。

    因为

    “他就是你的父亲吧?”

    罗真终于是将这个真相给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