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正确的代价-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2 正确的代价

    大连寺铃鹿的父亲是两年前的灵灾恐怖攻击事件的元凶。

    这件事情,并不是多么的难猜。

    早在听到大连寺铃鹿这个名字时,罗真就已经有了这个猜想。

    “毕竟,你们都姓大连寺,又都是〈十二神将〉之一,将你们两个联系在一起,一点都不难。”

    罗真便当着面色惨白的大连寺铃鹿的面,这样子诉说着。

    “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连寺至道似乎的确有着一对儿女。”

    这同样不是多么难知道的事。

    作为得到〈十二神将〉这种称号的人,所有的国家一级阴阳师都是相当于明星一般的存在,虽然不是一个个的都像大连寺铃鹿一般,会在杂志和写真集上出现,成为阴阳厅的形象代言人,可至少在报纸上和新闻上却是绝对不会少针对他们的报导。

    虽说,御灵部是宫内厅的一个秘密部门,本身的研究导致他们不经常接触外界,外界的人很少提及御灵部,更少提及御灵部中的人,但作为御灵部的部长,在〈十二神将〉之中夺得一席的人物,大连寺至道就算没有接受采访,还是会有一些媒体挖掘出基本的情报,例如家庭组成之类的。

    罗真就记得,报导上曾经提过,大连寺至道有着一对儿女。

    当然,对于这对儿女,媒体上提及的就不多了。

    但现在看来

    “你就是大连寺至道的女儿,并且你还有着一个哥哥或者弟弟。”

    罗真指出了这一点。

    “至于他们现在怎么样,我想,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虽然大连寺铃鹿的那个哥哥或者弟弟怎么样,罗真还不知道,但大连寺至道的话,罗真记得,他已经死了。

    就在「上已大祓」的事件中,主导此次灵灾恐怖攻击事件的大连寺至道便被灵灾给吞噬,最终死去。

    “那么,你想举行〈泰山府君祭〉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罗真当着大连寺铃鹿的面,这样子说明。

    “如果你的哥哥或者弟弟出现了意外,从而死去,那你就是想复活他。”

    “如果你的哥哥或者弟弟没有什么事,活得很好,那你就是想复活你的父亲。”

    这就是罗真口中所谓的两个人选。

    “你你想复活大连寺至道?”

    听到罗真的推理的夏目极为震惊的看向大连寺铃鹿。

    可是,夏目下意识间发出的话语,却是引来了大连寺铃鹿激烈的反应。

    “谁会复活那种家伙啊!”

    大连寺铃鹿便前所未有激动的叫了起来。

    “我才不会复活那种怪物!那种怪物最好就是永远下地狱别回来!”

    大连寺铃鹿充满激动、憎恶的话语,让夏目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罗真同样紧皱起眉头。

    “看来,你很恨大连寺至道啊。”

    罗真这般开口了。

    对此,大连寺铃鹿只是愤怒的扭曲着脸。

    “你说呢?”

    大连寺铃鹿便自虐似的笑了起来,声音响彻而起。

    “那可是不惜引发灵灾来进行恐怖活动的家伙,我则是他的女儿,而你以为像我这样的年纪能够当上〈十二神将〉究竟是因为什么?”

    大连寺铃鹿自虐般的话语,令得罗真和夏目的心中均都产生了一个念头。

    “没错。”大连寺铃鹿凄惨的笑道:“我和哥哥可是被他使用了各种各样的禁术来进行实验的,在还没有出生之前开始,一直到两年前他死掉。”

    这就是大连寺铃鹿能够年纪轻轻便当上〈十二神将〉的原因。

    天生强大的咒力是因为被改造。

    过人的咒术才能是因为被改造。

    打从母体中还没出生,大连寺铃鹿就被大连寺至道使用各种各样的禁术进行了改造,方才能够拥有现在的成就。

    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你们知道我和哥哥每天需要被他在身上实施多少种危险的禁术,又需要背负着什么样的恐惧跟绝望过活吗?”

    大连寺铃鹿便吼出声。

    “那样的家伙谁要去复活他啊!?”

    闻言,夏目不禁沉默,连罗真看向大连寺铃鹿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一刻里,罗真看向大连寺铃鹿的眼中即多出了同情,又多出了怜悯,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同病相怜般的惺惺相惜。

    与此同时,罗真也明白了。

    “你想复活的是你的哥哥吧?”

    罗真低声说出了这个真相。

    没错。

    大连寺铃鹿想复活的是自己的哥哥。

    “毕竟,被使用了那么多危险的禁术进行改造,能够活下来都是一个奇迹,这样的奇迹能够发生一次就很好了,发生第二次的可能性就是微乎其微。”

    罗真这样子低声喃喃着。

    诚如其所言,作为那个得到奇迹的少女,大连寺铃鹿活了下来。

    可是,大连寺铃鹿的哥哥就不一定了。

    至此,大连寺铃鹿的目的才终于是揭晓。

    这个少女是为了复活自己的哥哥才企图染指禁术。

    或者,就是为了复活自己的哥哥,大连寺铃鹿才会选择成为一名阴阳师,加入阴阳厅,并将帝式当做自己的专业进行研究。

    谁让〈泰山府君祭〉就是帝式中的禁忌仪式呢?

    想实现它的话,研究帝式是必须的。

    有鉴于此,大连寺铃鹿之前才会那么说。

    “就算是对〈帝式阴阳术〉的研究都只是为了达成我自己的目的而已。”

    就是这么回事。

    只是

    “就算是这样,触及禁忌也是不行的。”

    夏目即像哀伤,又像劝诫般的开口。

    “你既然亲身体会过那么多危险的禁术,应该知道使用禁术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更别说〈泰山府君祭〉这样的禁忌仪式,如果像过去的夜光那样”

    夏目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大连寺铃鹿给打断。

    “我早就说过了,我举行的〈泰山府君祭〉是不会引起大灵灾的。”

    大连寺铃鹿直接打断了夏目,并道出自己的猜想。

    “安倍晴明是第一个使用〈泰山府君祭〉的阴阳师,而他在使用〈泰山府君祭〉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巨大的灾难,这就证明夜光的〈泰山府君祭〉是因为出了什么差错才导致变成那样。”

    什么差错呢?

    “夜光没有支付正确的代价。”

    大连寺铃鹿如此说了。

    “就像安倍晴明,使用〈泰山府君祭〉交换了和尚和弟子的灵魂,方才成功的完成复活,夜光举办〈泰山府君祭〉时并没有交出用于交换的灵魂,所以才会变成引起大灵灾的后果。”

    也就是说

    “只要有人肯付出性命,和哥哥的灵魂做交换,那〈泰山府君祭〉就能完美成功。”

    大连寺铃鹿斩钉截铁的道出这番话语。

    “在这个基础上,考虑到〈泰山府君祭〉是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祭祀仪式,如果由土御门家的人来举行,那一定能够一定程度上的避免意外失败,若是再加上夜光转世这个成功的案例,只要身为其转世的人能够支付仪式所需的灵力,最终必定能够毫无阻碍的成功。”

    说到这里,大连寺铃鹿将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眼中则是燃烧起最后的一丝希望。

    “帮我”

    大连寺铃鹿颤抖着声音的发出请求。

    “只要你肯帮我,我什么都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