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 做出的决定-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3 做出的决定

    寂静,造访了整个风平浪静的战场。

    大连寺铃鹿第一次低声下气的恳求,便让夏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连罗真都沉默不语了起来。

    想到对方出现时的趾高气昂和高高在上,再看着对方现在趴在地面上,颤声请求的场景,无论是谁都会说不出话来吧?

    而能让大连寺铃鹿变成这样,可想而知,对方的内心终究变得有多么的无助跟绝望。

    “秋观”

    夏目转过头,看向罗真,眼中满是询问。

    想必,夏目还是很反对大连寺铃鹿举行〈泰山府君祭〉的吧?

    即使大连寺铃鹿很可怜,即使对方已经口口声声的声称不会出现危险,但夏目还是很反对。

    这不单单是因为这是禁忌,更是因为大连寺铃鹿刚刚说过的所谓「正确的代价」的支付。

    只要有人愿意牺牲性命来交换,那就能行。

    那么,愿意牺牲性命交换大连寺铃鹿的哥哥的人又会是谁呢?

    除了大连寺铃鹿自己以外,还有谁啊?

    大连寺铃鹿肯定是想通过自我牺牲来复活自己的哥哥。

    夏目就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毋庸置疑会做出反对。

    如果夏目是本家的下一任家主,那她绝对会在这里拒绝大连寺铃鹿的哀求。

    但现在,夏目是罗真的式神,决定应该由罗真来下,而不是夏目来下。

    罗真自然知道夏目是什么意思。

    当下,罗真叹出了一口气,面向了大连寺铃鹿。

    “首先,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夜光的转世,你的假设就算再合理,这个提前条件无法满足的话,那就什么都是白说而已。”

    罗真如此表示。

    但是

    “如果你都不是夜光的转世的话谁才是夜光的转世啊?”

    大连寺铃鹿激烈的反驳起来。

    “明明不过是一介塾生,却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将我给打败,连土蜘蛛都被冰冻,那条龙更是几乎对你唯命是从,还发挥出那么强大的力量,这样的人只有可能是夜光的转世!”

    这不再是大连寺铃鹿一厢情愿的想法,而是其自身真正认为的事实。

    说服力也是有的。

    面对〈十二神将〉等级的存在,即使对方居于末座,又是研究人员,实战经验不足,却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将其击败的。

    毫不客气的说,哪怕是一整支咒搜官的部队前来,对上大连寺铃鹿都只能饮恨,更别提是区区一介塾生。

    在此状况下,罗真又是将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龙操纵得出神入化,又是将军用式神的土蜘蛛干脆利落的制止,几乎是单方面的碾压着大连寺铃鹿,实力如何,那是可想而知。

    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出现,又刚好是土御门本家的子嗣,下一任的当主,传闻中的夜光转世呢?

    因此,大连寺铃鹿只能认为,传闻是真的。

    罗真是夜光的转世。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其为什么能够这般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一切。

    “也许你只是觉醒了力量,没有觉醒以往的记忆,但你绝对是夜光的转世,否则不可能拥有这种等级的实力。”

    大连寺铃鹿这样断言。

    试想想,大连寺铃鹿自己是因为被禁术改造才拥有那么高的才能,从而成为〈十二神将〉之一,可即使是这样,大连寺铃鹿还是有许多弱点,即实战经验不足,又不擅长咒术战,足以说明其很多地方都很稚嫩。

    可罗真呢?

    没有接受禁术改造,却拥有着惊人的才能,甚至拥有着非同凡响的实力,只不过是塾生,实战经验却极其的充足,对战斗也非常的适应,仿佛经历过数十年的苦修跟百次、千次的死斗一样纯熟、老练,这明显很不正常吧?

    归根究底,阴阳塾的塾生别说是咒术战,就是咒术比试都没有进行过几次,怎么培养出惊人的战斗直觉和战斗经验呢?

    大连寺铃鹿也是这个状况,年纪太轻,又将大量时间花在研究上,导致了同样状况的出现。

    罗真却不一样,或者说是异常。

    这样一来,大连寺铃鹿自然会认为,罗真是因为前世的关系,方才拥有这些能耐了。

    这样的大连寺铃鹿恐怕真的没有想到,罗真虽然在这个世界里的确没进行过几次实战,可在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确已经经历过数十年的苦修和百次、千次的死斗了。

    再加上本人最擅长吸收经验,拟定战术和战略,还拥有〈心眼〉之技,就算是初学咒术都知道该怎么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更别提现在了。

    所以,罗真真的不是夜光的转世。

    但这件事情,罗真根本解释不了。

    再说,就算能够解释,届时,大连寺铃鹿的希望被打碎,那也绝对会彻底绝望。

    到时候,这个表面看起来很强势,实则内心软弱不已的年幼少女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只要稍微想一想,罗真都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大连寺铃鹿的经历让罗真产生共鸣的关系吧?

    毕竟,自己也

    “秋观。”

    就在罗真再次沉默时,夏目忍不住也再次呼唤了他。

    罗真这才回过神来,重新注视向大连寺铃鹿。

    迎着罗真的视线,大连寺铃鹿眼眸微微颤动着,内里流露出的希冀和哀求也许连本人都没有察觉。

    看着这样的大连寺铃鹿,罗真沉吟了一会,终于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不会帮你举行帝式的〈泰山府君祭〉来复活你的哥哥。”

    罗真如此回应了。

    “呼”

    夏目松了一口气。

    “”

    大连寺铃鹿没有再说话,低下头,面如死灰。

    想必,大连寺铃鹿早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了吧?

    毕竟,作为土御门家的本家子嗣,阴阳道宗家未来的执掌者,罗真怎么可能明目张胆的去触碰禁忌呢?

    到时候,土御门家将会彻底的变成咒术界的罪犯,过去的荣耀将被罗真践踏得一点不剩。

    这是怎么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吧?

    所以,大连寺铃鹿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只是走投无路才做出最后的一丝挣扎。

    现在,这最后的挣扎被无情的摧毁了。

    那么,自己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大连寺铃鹿不禁这么想了。

    就在这时,罗真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但是”

    罗真看着大连寺铃鹿,如此说了。

    “如果是我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的话,我可以帮你举行一回。”

    这样的一句话就从罗真的口中传出。

    “秋观!?”

    夏目大惊。

    “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

    大连寺铃鹿则是呆住了。

    没错。

    不是帝式的〈泰山府君祭〉而是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

    “虽然不能操纵灵魂,但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可以请出祖灵,理应也能请出其余的灵体。”

    罗真这般决定。

    “我可以帮你请出你哥哥的灵体,让你们见上一面。”

    这是罗真做出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