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千年的奇迹-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4 千年的奇迹

    御山。

    这是离土御门家有一段距离,仿佛与夜空接触在一起的一座高山。

    山上树木茂盛,荒无人烟,只有一条山道直通山顶,如引导人直上云霄一般,非常壮观。

    而在山顶之上的最高处,这里的树木通通都被砍伐,即使四周仍被高高的树木坏绕,但中间却是变成了一片广场,算不上辽阔,但亦不算狭隘。

    就在广场的中央,有着一个石制的平台。

    平台的四个角落里摆放着还未燃烧的篝火,四个方向上还立着四座神社大门般的鸟居,并且各有各的颜色。

    东边的鸟居为青色。

    西边的鸟居为白色。

    南边的鸟居为红色。

    北边的鸟居为黑色。

    四个鸟居将平台包围起来,更让平台上坐落着的一张祭桌显得格外的庄严和神圣。

    仔细一看,在祭桌上,正摆放着各种各样用来供奉的祭祀用品。

    有涂成红色,里面装着用银线捆扎的白绢卷物的盘子。

    有看起来有些年代,非常古老的鞍马。

    有纸做的人偶。

    有用绳子绑起的铃铛。

    除此之外,祭桌的旁边还摆放太鼓与法螺贝,还有一张折好的都状。

    这就是土御门家代代都在使用的〈泰山府君祭〉的祭坛————天坛。

    此时,有三个人就来到了这里。

    正是罗真、夏目以及大连寺铃鹿。

    三人站在平台前,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天坛,相对无言。

    这样的状况,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维持到了现在。

    三人来到这里已经是有一段时间。

    正因如此,仪式所需的一些物品才能准备齐全,让天坛摆放得整整齐齐。

    而准备这些的人自然是本来就打算举办〈泰山府君祭〉的大连寺铃鹿。

    通过操纵简易式,大连寺铃鹿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准备,方才形成现在的景象。

    “准备好了。”

    大连寺铃鹿没有看向别人,而是只看着天坛,低声开口。

    “现在随时都可以进行仪式了。”

    这句话,让周围多少弥漫起了一丝紧张感。

    “是吗?”罗真点了点头,非常干脆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闻言,大连寺铃鹿还没有发表意见,夏目就终于是忍不住的出声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

    夏目禁不住的对着罗真说着。

    “就算只是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而不是帝式,随便举行这个仪式,那也很危险不是吗?”

    夏目就为此感到担心。

    罗真也知道,夏目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阴阳道中主张,人死以后,其魂将归于泰山。

    泰山内有地府,并存在治理魂的神灵。

    神灵被称作泰山府君,昼断阳,夜断阴,乃是公正审理阴阳两界的人神。

    据说,泰山府君乃是人间中最正直、最伟大之人进行担任的神,五百年一更换。

    而〈泰山府君祭〉便是向名为泰山府君的神级灵性存在进行祭祀,借此与之联系,并得以操纵灵魂,相当于是请求神进行协助的大仪式。

    当然,现代的泛式不承认灵魂的存在,更排斥一切的宗教色彩,针对灵魂的咒术和研究全部都被视为禁忌,不允许接触。

    现在,罗真准备使用的〈泰山府君祭〉虽然不是被视为绝对禁忌的帝式灵魂咒术,而是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祭祀仪式,可终究还是对神灵和人灵进行了接触,究竟会不会被问罪,还真的很难说。

    正是因为这样,自夜光以后,土御门家就没有再举行过〈泰山府君祭〉的仪式,让这座天坛一直沉睡在这里,沉睡了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间。

    如今,罗真却是准备重新执起这一仪式,夏目自然不可能不担心。

    “虽说阴阳厅并没有禁止土御门家再次执行〈泰山府君祭〉来祭祀,但这次根本算不上祭祀,而是准备降灵,这样真的好吗?”

    夏目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很不赞成罗真这么做。

    对此,罗真早有预料,什么都没说,只是瞥了一眼大连寺铃鹿。

    大连寺铃鹿依旧没有看向罗真,却有如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一样,低声开口。

    “你随时都可以反悔没关系。”

    大连寺铃鹿的语气中充满着自嘲和自虐般的情绪。

    看来,意识到自己战败,并且冷静下来以后,大连寺铃鹿对于自己的执念已经有所领悟,现在正处于一种自暴自弃的状态。

    罗真只是撇了撇嘴。

    “放心,我既然说了,那就不会食言。”

    罗真这样子承诺着。

    “秋观!”

    夏目再也难掩忧虑了。

    对于这样的夏目,罗真赋予一笑。

    “好了,夏目,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没有分寸的事情了?”罗真这么说道:“我向你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就相信我吧。”

    罗真便给了夏目另外的一个承诺。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目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你应该知道怎么举行〈泰山府君祭〉吧?”

    最后,夏目唯有叹息般的说出这样的话。

    “我知道。”罗真点了点头,道:“毕竟是过去土御门家代代都会举行的仪式,就算现在已经基本荒废,我还是有从父亲那里拿到仪式书,姑且算是记下了。”

    在土御门泰纯多年的教导下,罗真基本继承了土御门家应该被继承的东西。

    其中,自然也包括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的仪式。

    “我现在就开始吧。”

    罗真当机立断的不再拖延,抛下这么一句话以后,向着天坛的方向走去。

    见状,夏目和大连寺铃鹿亦是均都屏住了呼吸。

    因为,接下来,她们将见到阴阳道传承了上千年的奇迹。

    罗真便来到了天坛之上,站在了祭桌之前。

    “啪!”

    下一刻,罗真没有任何前兆的猛然一合手掌,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一个瞬间,咒力从罗真的身上涌现。

    “嘭!”

    祭坛的四周,一个篝火突然被点燃,令得火焰燃烧而起。

    “嘭!”

    “嘭!”

    “嘭!”

    伴随着连续的三个炸响声,其余三个篝火也燃烧了起来。

    祭坛四周的篝火便照亮了四周,甚至散发出朦胧的光芒,笼罩着整个祭坛。

    “啪!”

    罗真再次拍掌,释放出咒力。

    “咚!”

    这一次是太鼓突然被敲响,受到咒力的直击,传出沉重的鼓声。

    “咚!”“咚!”“咚!”“咚!”

    鼓声一声接着一声,饶有节奏的响动着。

    在此期间,罗真再次合掌,让祭桌上的法螺也悬浮了起来,在咒力的鼓动下被吹响。

    “呜————!”

    悠长的螺声响遍整个御山,更是传向了夜空,传向遥远的天际。

    直到这时,罗真才伸出手,将祭桌上的都状给拿了起来,并将其翻开。

    上面,密密麻麻的祝词如同祭文一样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