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当我的式神-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6 当我的式神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在御山山顶上一直维持的灵气波动消失了。

    黑压压的天空恢复了原状。

    散发的神气逐渐的远去。

    连在山顶上可以窥视到的篝火的火光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座寂静、深邃的御山。

    旋即,大连寺铃鹿便从山上下来了。

    带着哭红了的眼睛,以及满脸的泪痕,完全不见初次见面的强势和粗暴的大连寺铃鹿就这么出现在罗真和夏目的眼前。

    对此,夏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罗真亦只是静静的看着大连寺铃鹿,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该说的事情,大连寺利矢一定全部都跟大连寺铃鹿说清楚了吧?

    果不其然

    “我不会再打〈泰山府君祭〉的主意了。”

    大连寺铃鹿用着哭到沙哑的声音,一边缀泣,一边这么说着。

    “哥哥不希望我那么做”

    这就是大连寺铃鹿的理由。

    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大连寺利矢真的重视自己的妹妹,知道自己的妹妹打算为了自己触碰禁忌,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来交换他,那他一定会阻止吧?

    若是罗真与夏目的话,不管说什么,大连寺铃鹿都是不会放弃的,但大连寺利矢来说的话就不一样了。

    所以,从自己的哥哥那里得知他的意志,大连寺铃鹿再怎么说也不会继续做那种事情。

    “逝者已矣,就让他安息吧。”

    罗真只是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大连寺铃鹿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

    看来,大连寺铃鹿的执念的确被打消了。

    就是不知道,在此之后,大连寺铃鹿又会准备怎么做就是了。

    原本,大连寺铃鹿就是为了复活自己的哥哥,需要使用到帝式的〈泰山府君祭〉之术,方才会考取国际一级阴阳师资格,成为研究帝式的专家。

    现在,这个目的没有了,大连寺铃鹿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真的挺让人担心的。

    事实上,大连寺铃鹿自己也说了。

    “我已经没有再回到阴阳厅的理由了。”

    大连寺铃鹿自嘲的说着这样的话。

    “干脆就在这里等咒搜官的到来,任凭他们处置吧。”

    这是大连寺铃鹿唯一能够想到的后路。

    虽说,大连寺铃鹿最终并没有实现〈泰山府君祭〉的仪式,可她研究灵魂咒术早已算是触及禁忌。

    再加上,大连寺铃鹿本来就是大连寺至道的女儿,阴阳厅里盯着她的人有很多,这次触及禁忌,一定会被这些虎视眈眈的人立刻发现,并逮住机会,将其拿下吧?

    之前,大连寺铃鹿是准备付出自己的生命来交换自己的哥哥,所以在有把握实现〈泰山府君祭〉以后就不再理会这些人,因此必然留下不少证据在自己的研究室里,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

    偏偏,夏目还带来这样的一个消息。

    “哥哥在离开我们以后似乎立刻就和冬儿一起去报警,联络了阴阳厅了,所以,咒搜官正在来的路上。”

    只能说,这也是必然的结果。

    综上所述,大连寺铃鹿是肯定逃不了被咒搜官给逮捕了。

    只是,本人已经对这一切感到无所谓的样子,眼中流露出来的唯有迷惘。

    看到这里,罗真就明白,眼前这个少女终究还是太过于年幼,就算拥有出色的咒术才能跟咒力天赋,精神层面依旧还未成熟。

    照这样下去,还真不知道这个少女能不能振作起来,开始第二段的人生。

    想到这里,罗真对着大连寺铃鹿提出了一句话。

    “记得你说过,只要我帮你,那么,无论什么事你都会答应我的吧?”

    罗真就提起了这件事情。

    “这”

    大连寺铃鹿怔住了。

    看着这样的大连寺铃鹿,罗真微微一笑。

    “虽然你说的是帮你复活你哥哥你就答应我任何事情,但现在你既然不打算复活你哥哥,我又让你和哥哥见了一面,照理来说,你欠我的人情,同样足以让我提出一个条件了吧?”

    罗真就这样侃侃而谈似的说着。

    对此,大连寺铃鹿沉默了一下下,随即冷哼一声。

    “你想提条件是你的事情,但别怪我提醒你,再过不久,我就会被咒搜官给带走,并受到处分,你可别对我抱太大的希望。”

    言下之意便是,如果无能为力的话,那大连寺铃鹿就没办法了。

    反之,只要有办法的话,那大连寺铃鹿就会答应。

    还真是够拐弯抹角的说法呢。

    罗真撇嘴笑了笑。

    “既然如此”

    罗真提出了一个条件。

    “你来当我的式神吧。”

    当这样的一句话从罗真的口中传出时,现场的两名少女都呆住了。

    “式式神?”

    大连寺铃鹿满脸的错愕。

    “唉?唉唉唉唉唉!?”

    夏目更是惊愕无比的叫了出来。

    之后,咒搜官的部队抵达了御山的山脚。

    他们包围了罗真一行三人,还带来了春虎和冬儿。

    “你们没事吧!?”

    春虎便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

    “看来解决的很顺利呢。”

    冬儿倒是有那么一点遗憾,多少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当然,两人也看到了大连寺铃鹿,但却不知道大连寺铃鹿就是先前派出式神来叫走罗真的人,因此只是有些惊讶。

    “这个人好眼熟啊?”

    “这不是〈十二神将〉的〈神童〉吗?”

    春虎和冬儿便多少有些愣住。

    不过,不顾两人的反应,咒搜官们是将大连寺铃鹿给包围了起来。

    “国家一级阴阳师,大连寺铃鹿,你涉嫌触及禁术,现以咒术犯罪的名义将你逮捕,请你老实就范。”

    咒搜官部队的队长严厉的喊出这样的话,并将大连寺铃鹿给带走了。

    大连寺铃鹿没有反抗,任由咒搜官将自己给带走,只是神色间却不再有悲伤和痛苦,更没有强势与蛮横,有的只是不知所措而已。

    仔细一看,夏目同样是满脸的不快,甚至宛如正在生闷气一样,一点都不理会罗真,连面对春虎和冬儿的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两人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至于罗真,目送着大连寺铃鹿的离去,喃喃着这样的话语。

    “希望这能够让你对第二次的人生产生目标吧”

    罗真只是这么由衷的祝福而已。

    紧接着

    “你是土御门秋观是吧?”

    咒搜官的队长一脸严肃的靠近了过来,二话不说的抛出这么一句话。

    “能够请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吗?”

    闻言,罗真即不感到奇怪,亦不感到意外,直接点下了头。

    “走吧。”

    言语间非常的干脆利落。

    于是,坐上咒搜官的车,罗真回到了东京,并且前往了阴阳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