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犀利的反击-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09 犀利的反击

    何为「灵」呢?

    这个问题,令得厅长室内的三名咒术界最高的代表们均都互相对视了起来,紧接着纷纷转过头,看向一脸平静的罗真,心中似乎在揣摩着他的用意。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在场的三人若有所思着。

    最后,对罗真的这个问题作出回答的即不是阴阳厅厅长的仓桥源司,更不是咒搜部部长的天海大善,而是一脸苦相的祓魔局室长宫地盘夫。

    “现在的咒术中并没有与灵魂相关的解释,官方认可的泛式主张的是「不知道灵魂是否真的存在」这样的观点。”

    宫地盘夫闭着眼睛似的做出这样的回答。

    “在泛式里,我们一般所说「灵」指的不是灵魂的「灵」,而是造出世间万物,亦或者说是寄宿于世间万物内的「气」。”

    这就是所谓的「灵气」和「瘴气」一类的存在的概念。

    在阴阳道中,其最基本的思想便是阴阳五行说。

    虽然战争前后,也就是古代〈阴阳术〉和现代〈阴阳术〉对这思想的解释大相径庭,但这思想依然作为〈阴阳术〉的骨干思想沿用至今。

    所以

    “阴与阳构成了世界,阴气和阳气则被分类为更加细致的金、木、水、火、土、五气,这就是阴阳五行说。”

    宫地盘夫以特有的仿佛充满慵懒和苦恼一样的声音,如此解说着。

    “而由这些「气」所构成的世间万物中也包含着人类,所以,即使是泛式也认同人类所拥有的被称作为「灵」的灵性身体,也就是我们经常提及的灵体以及灵性存在,然后就有人将它称作魂,这是因为人在死后的一段时间内有只剩下灵体的例子,被称作残留灵体,这就是泛式内对「灵」的解释。”

    也就是说,对于出自宗教性质的所谓虚无缥缈的灵魂,泛式将其否定,并以现代的学说来解释灵体与灵性存在的性质,认为他们是由气所形成的别样存在。

    拜此所赐,无论是神、佛、魔、鬼等等存在,都被解释为「气」的集合体,连御灵部所研究的御灵也同样被归纳在其中,认为所谓的神灵与英灵都是过去的伟大存在们残留下来的灵气所形成的事物,充斥于世间的各一个角落,无所不在。

    “你既然是这一届阴阳塾新生的首席,那应该知道灵灾的分级吧?”

    宫地盘夫做出这样的提问。

    所谓的灵灾的分级,指的是根据灵灾的规模和性质做出的分类。

    以「phase」作为前缀,灵灾一共被分为phase1、phase2、phase3、phase4与phase5五个等级。

    phase1为不能自然恢复的灵气偏向。

    phase2为灵气偏向加强,对周围产生物理损害的状态。

    phase3为实体化的移动型灵灾,俗称动灵灾,会如同自然形成的使役式式神一样,以某件事物作为核心,将其当做形代,形成各种各样的姿态。

    phase4为以一巨大灵灾为中心,无数灵灾连锁发生的状态,亦被称为百鬼夜行,两年前大连寺至道引发的灵灾恐怖攻击就是这个级别的灵灾。

    至于phase5则为被世界接受的稳定化灵灾,连教科书上都没有对这一等级的灵灾做出更多的解释,只知道官方有承认这一等级的存在,却根本不知道这一等级的灵灾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根据以上的说法,那就能够得出一个结论。

    “灵灾同样是由「气」所形成,只是世间万物的「气」呈现不稳定的扭曲以后形成的瘴气。”

    宫地盘夫这样子说了。

    “而瘴气到了phase3以后就能够实体化,所谓的魔与鬼归根究底就是这一级别的灵灾所形成的存在,连御灵都是与普通灵灾在灵相上有相异之处的特殊灵灾,灵力过分强大的人类死后满足一定条件的话,其残留灵体就会成为「特殊灵灾」的核心,从而成形,这就是御灵。”

    这就是现代对「灵」的解释,无可挑剔的完全剖析。

    “你的式神,那只使役式的龙严格来说也是特殊灵灾的一种,世间万物的「气」产生不自然的扭曲以后形成的灵性存在,所以,在泛式中,所谓的「灵」和「气」是同一种事物,这样就算明白了吧?”

    专门处理灵灾的祓魔局室长就这么向罗真完美的解释了他的问题的答案。

    “这样你就能明白了吧?”

    天海大善接过宫地盘夫的话,对着罗真笑了笑。

    “对灵魂的否定就是现代的阴阳道,你擅自触及,那就像是反社会的恐怖份子一样,该不该被问罪,一目了然吧?”

    天海大善这么说着,脸上所带的笑容却根本不像是在对待一个罪犯,反而像是在揶揄和调笑。

    对此

    “既然如此,为什么土御门家的〈泰山府君祭〉没有被禁止,曾经的御灵部也能被允许研究御灵呢?”

    罗真似笑非笑的对着在场三人提出这个问题,令得在场三人再次哑然。

    是啊。

    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土御门家的〈泰山府君祭〉没有被禁止,曾经的御灵部也会被允许研究御灵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无论是土御门家的〈泰山府君祭〉还是御灵部对御灵的研究,都是皇室认可的事情。”

    罗真不顾现场三人的反应,肆无忌惮的做出这样的说辞。

    “土御门家的〈泰山府君祭〉除了是代代举行的仪式以外,还有为皇室祭祀的意义在里面。”

    “御灵部的研究也是一样,它设立于宫内厅,被认可对御灵的研究,同样得到皇室的许可。”

    “如果是帝式的〈泰山府君祭〉的话,那因为是曾经引起大灵灾的罪魁祸首,所以是被严令禁止的。”

    “可土御门家的〈泰山府君祭〉却有为皇室祭祀的一面,就算想禁止都做不到。”

    “也就是说,举行我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是被允许的事情。”

    罗真的目光接连在仓桥源司、天海大善、宫地盘夫的身上转过,最后优哉游哉的说了。

    “正是因为这样,你们才不知道该不该给我定罪,将我带到这里来进行对话,否则,真的是我犯了罪的话,你们这些大人物根本不需要跟我说那么多,直接将我逮捕,相信,政府和社会也不会多说什么吧?”

    罗真终于是将这个隐藏的事实给揭发了出来。

    也就是说那么说吧?

    “其实,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给我定罪,所以才会让我到这里来,难道不是吗?”

    罗真最后的话语,宛如给在场三人定罪了一样,令得三人彻底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