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不要太无聊-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14 不要太无聊

    笔试结束以后,大友阵带着满满的一叠试卷走出了教室。

    “今天没有课程,你们大可以前往塾舍内的咒练场进行练习,因为明天是实技的考核,今天一天内所有的咒练场都会开放,塾生们可以自由使用,你们就好好努力吧。”

    留下这样的话,大友阵才离开教室,让整个教室的塾生们都发出吵吵闹闹的声音。

    塾生们有的考得很成功,正笑颜逐开的在那里攀谈着,有的则考失败了的样子,满脸苦恼的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

    有人喜有人忧,这种考试的特点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没关系,反正明天还有实技。”

    “对啊。”

    “就算笔试失败了,在明天的实技上扳回一城就行了。”

    “没错。”

    教室里,这样的声音就到处都能听见。

    在笔试结束的现在,塾生们的注意力也就完全放到明天的实技上。

    而就像上面所说的那样,就算笔试失败了,只要实技成绩够好,最终还是能够成功升上二年级。

    反之,实技成绩不够好的话,若是笔试成绩很不错,同样能够过关。

    只是,等到二年级以后,实技课程将会大量增加,届时这些学生的压力也将会是最大的吧?

    当然,这跟罗真与夏目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无论是笔试还是实技都有通过的绝对信心,因此正聚在一起谈着明天的事情。

    “不知道实技考试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夏目就提及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就像笔试的考题只有在考试正式开始才会揭晓一样,实技的内容同样得到明天考试前才会由主考官揭晓,事先是无法得知的。

    而由于阴阳塾的一年级课程多为理论学习,没多少实战技巧,因此,即使是升级考试,那也比较看重作为施术者的素质而不是技术,造成考试内容每年都会在进行变更。

    “听说去年的实技考核是让塾生们以自己生成、制作的简易式在被结界包围起来的区域里捕捉考官们散布在其中的式神,考核的是考生对术式的操纵能力和咒力的控制能力。”

    夏目似乎做足了功课,向着罗真说明着。

    “不知道今年的实技内容是什么呢?”

    这也是让塾生们挤破脑袋都想知道的事情。

    如果能够知道实技考试的内容,那就可以针对该部分进行最后的特训与加强。

    但在内容没有公布的情况下,塾生们根本不知道该针对哪方面进行最后的训练,所以只能将所有学过的东西都练习一遍,将一整天的时间都花在咒练场上,熬夜苦修。

    现在就是这样。

    在热热闹闹的攀谈声下,一众塾生们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估计是前往咒练场进行最后的训练和加强了吧?

    连京子都在收拾好东西以后,瞥了这边一眼,随即带着心事重重的表情离开教室,不知道究竟是前往塾舍的咒练场,亦或者是干脆回仓桥家,使用自家的咒练场进行秘密训练了。

    罗真和夏目倒是没有想特别做最后的训练的想法。

    以两人的能力,不管阴阳塾出什么样的考题都能够顺利过关。

    当然,两人也有擅长的部分。

    罗真擅长的自然是对式神的生成和操纵。

    夏目擅长的是对术式、咒力的掌控,否则也无法成功的操纵雷法这种出名的难控制的咒术了。

    如果这次的考试内容和去年一样,那罗真就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可根据阴阳塾以往的记录,从来没有连续两年展开过同样的实技考核的例子,因此,这次应该会有所不同吧?

    罗真事不关己似的想着这样的事情。

    随即

    “希望不要太无聊就好了。”

    罗真由衷的说出这番话语,令得夏目微微瞪了他一眼。

    “就算再怎么轻松,考核依旧是考核,必须用慎重、正确的态度来对待才行。”

    夏目就像做出谏言般的这样子告诫着罗真。

    “是是是。”

    罗真不以为意的回应着,一看就知道没有在认真听,让夏目即是不满又是无奈。

    “如果堂堂土御门家下一任的当主,新生中的首席在明天的实技上落马,那就真的是一个大新闻了。”

    夏目嘟喃着这样的话,让罗真都翻起了白眼。

    那种事情,如果有可能发生,罗真反倒会觉得有趣呢。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罗真是不会落榜的。

    并且,还是会以完全不同的形式,注定不会落榜。

    这个形式便以广播的方式,开始造访罗真。

    “一年级的土御门秋观同学,请马上到塾长室。”

    这样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嗯?”

    罗真微微一怔。

    “塾长室?”

    夏目也讶异了起来。

    但之后,广播又是重复了几次,让教室里还没离开的塾生们都看向罗真。

    这时,罗真才确认。

    “塾长找你有事吗?”

    夏目不解般的看向罗真。

    “我怎么知道?”

    罗真非常干脆的回答。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夏目便提出这个建议。

    “不用了,既然只叫我一个人,还是我单独过去吧。”

    罗真沉吟了一会,随即摇了摇头。

    “那好吧。”

    夏目有些不情不愿的点头。

    自从罗真将大连寺铃鹿收为式神以后,夏目就越来越有黏着罗真的趋势,仿佛在强调她才是罗真的式神一样,令人有些莞尔。

    “你就先回去吧,晚上有空再联系。”

    罗真拍了拍夏目的脑袋,这般说了以后,方才在夏目的注视下,离开了教室,前往了塾长室。

    阴阳塾,塾长室。

    对于这里,罗真也不算是陌生了。

    当初入塾时,罗真就来过这里一次,之后在近一年的塾生生活里,罗真因为夜光信徒等等的事情亦是被仓桥美代叫到这里来过几次,所以也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

    理所当然,对于仓桥美代,罗真也渐渐的开始变得熟悉。

    对方或许也是一样吧?

    因此,罗真一抵达塾长室,坐在办公桌前的仓桥美代便笑着向罗真打招呼。

    “你有些迟到了哦,秋观同学。”

    仓桥美代笑吟吟的说着这样的话。

    “抱歉,一想到塾长很有可能会告诉我什么大事,我就脚步沉重。”

    罗真不以为意般的回着这样的话,言语里不再见初次见面时的客气。

    这不是罗真不尊重长辈,而是数次的来往已经让罗真明白,仓桥美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位老妇人即直接又不会遮遮掩掩,每次都会在谈话中突然切入话题,吓对方一跳,是一个很爱唬人的家伙。

    现在也是一样。

    “我收到消息,听说你将〈神童〉收为了式神,真是恭喜你。”

    仓桥美代就冷不伶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