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收为式神?-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15 收为式神?

    仓桥美代的话语,让罗真只产生了一个感想。

    “还真是恶趣味啊,塾长。”

    罗真撇着嘴的说出这样的话。

    “啊啦,为什么这么说呢?”

    仓桥美代有些装蒜似的回应。

    但罗真可不吃这一套。

    “这可是半年前就发生的事情了,您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才对,现在才拿出来说,难道不是恶趣味吗?”

    罗真便有些无语。

    诚然,罗真没有想到,大连寺铃鹿这一关,居然关了半年还没有被放出来,不过,凭借着式神契约的联系,罗真还是能够知道大连寺铃鹿目前安然无恙,因此倒也没着急。

    而这件事情,业界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要是让世人得知,堂堂〈十二神将〉之一,而且还是阴阳厅的形象代言人的大连寺铃鹿居然跟她的父亲一样,成为可怕的咒术犯罪者,那不仅是大连寺铃鹿会很不妙,连阴阳厅在大众里的形象都会变得很不妙。

    这是阴阳厅竭力的想避免的事情。

    因为,阴阳厅目前正着力于在大众的面前树立良好的形象。

    事实上,阴阳师一直都很不受普通大众的待见。

    原因有很多,但主要的有两个。

    一个是咒术界比较排外,将有才能的人和没才能的人区分的太厉害,导致普遍大众对业界的印象很不好。

    还有一个则是现代的咒术来源于半个世纪前的太平洋战争期间,由土御门夜光所开发的帝式。

    在战争的背景下开发出来的现代咒术,由于其出身年代的特殊性,使用目的被严格的限制着,在其卓越的便利性和通用性背后,其实只有极小一部分的用途是向社会公开表明的。

    可与灵灾一样,现代咒术也是夜光的遗产,不管再怎么加以限制,加以掌控,有时还是会有阴阳师从枷锁中挣脱,露出獠牙,令得近几年来全国范围的咒术犯罪有明显增长的趋势。

    拜此所赐,大众对咒术一直都是持有反感。

    所以,大多数没引起普通民众注意的事件一直都由所谓的「业内」处理着,这是为了显示阴阳厅的优秀,同时也是向公众表明,阴阳师除了做一些与祓除灵灾相关的工作以外,基本上就与世隔绝。

    因此,阴阳厅想向大众树立良好形象,方才将大连寺铃鹿塑造成形象代言人。

    这样的人如果反而成为咒术犯罪者,那阴阳厅的如意算盘就彻底的引火烧身,他们自然不会想让这样的事发生。

    有鉴于此,大连寺铃鹿的事情一直都被隐瞒,没有对外公开。

    但仓桥美代是什么人?

    仓桥家的前任当主,阴阳塾的塾长,知名的观星术士,在业界里名声已久,人脉宽广,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时隔半年才将其提出来,不是恶趣味是什么?

    罗真就是这个意思。

    “这你可就误会了哦,秋观同学。”仓桥美代无辜似的道:“我毕竟也算是半隐退之身了,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算奇怪吧?”

    最好是这样。

    罗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但仓桥美代却是微微睁了睁眼睛,注视向罗真,意味深长似的笑着。

    “这样一来,除了「飞车丸」以外,你也得到了「角行鬼」了呢。”

    仓桥美代的话语,令得罗真皱起了眉头。

    ————「飞车丸」。

    ————「角行鬼」。

    这是曾经的夜光身边的护法,两名极其强大的式神,据说还在军队里拥有官职,在当时的时候可是非常破天荒的事,因而饱受后人经传。

    而其中,飞车丸是曾经的土御门分家之人,遵循家规,成为夜光的式神。

    根据这一点,仓桥美代曾经说夏目是罗真的飞车丸。

    可是

    “大连寺铃鹿跟角行鬼可是一点关系都扯不上,这样说未免太牵强了吧?”

    罗真这样子反驳。

    的确如此。

    要知道,和飞车丸不同,角行鬼可不是什么人类,而是真真正正的鬼,并且还是存活了上千年的鬼,曾经一度被视为鬼王,力量之强,那是难以估计的。

    或许,大连寺铃鹿的实力也很强,可再怎么说也算不上鬼,现在说她是角行鬼,难道不牵强吗?

    然而

    “就算是角行鬼,当初也是因为被夜光降服才会成为他的式神,本来的话,角行鬼可是非常自由自在的鬼王哦?”

    仓桥美代从容不迫的这般解说了。

    “相比之下,那位〈神童〉虽然不是鬼,却也同样是被你降服才成为了你的式神,从这点来考虑的话,你不觉得那个孩子很适合这个位置吗?”

    仓桥美代的说法,即没有让罗真释然,更没有令罗真认可,反而眉头越皱越深。

    “我说,塾长。”罗真便有些不言苟笑般的道:“可以请你别一直将我和夜光牵扯在一起吗?那样会让人觉得很不愉快哦?”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罗真的语气中的确充满了不快。

    将飞车丸和角行鬼的事情给扯出来,不就是想说,拥有着两个类似的式神的自己是夜光吗?

    “我再说一遍,我并不是夜光。”罗真不由分说的出声道:“请别再让我强调一次了哦?”

    罗真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在做最后通牒。

    “是吗?”

    仓桥美代沉默了片刻,随即依旧笑了笑。

    下一秒钟,仓桥美代再次极为突兀的切入一个话题。

    “既然如此,你要不要也考虑一下将我的孙女收为式神呢?”

    仓桥美代竟是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哈?”

    罗真顿时愣住了。

    将仓桥京子收为式神?

    “你在开玩笑吗?”

    罗真的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不行吗?”仓桥美代却是非常淡定的道:“最近那孩子似乎一直在为一些事情苦恼,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什么鬼啊?

    这一刻,即使是罗真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但想说的话倒是很明确。

    “我是不知道您想说什么啦,不过就算你这么说,那位大小姐也不可能会同意成为我的式神,你真的想多了。”

    罗真失笑般的抛出如此话语。

    这样的罗真并没有发现

    “秋观同学,你也意外的是个笨蛋呢。”

    仓桥美代以怜惜又同情的目光看着罗真,并这般开口。

    “看来,就算是再聪明的人都难以理解少女的心啊,希望你也能好好的将你的聪明才智运用在这方面吧。”

    说完,仓桥美代不等罗真回答,以一贯的作风,第三次切入话题。

    “其实,这次叫你来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