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强大的恶意-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16 强大的恶意

    听到仓桥美代这么突兀的转移话题,罗真不但没有觉得不悦,反而松了一口气。

    “总算要进入正题了吗?”

    罗真便一脸被麻烦事给纠缠了好一阵子,现在才可以办正事了的模样。

    仓桥美代将其非常华丽的无视。

    “其实是关于明天的实技考试。”

    仓桥美代就这么宣布了一个决定。

    “塾生,土御门秋观,你明天的实技将免考,这是阴阳塾讲师们集体通过的事宜。”

    仓桥美代说出这样的话来。

    “免考?”

    罗真不由得怔然了。

    也就是那么说吧?

    “我不用实技考也没关系吗?”

    罗真有些意外的这么询问。

    “没错。”仓桥美代点了点头,道:“经过塾内讲师的商议,大家一致认为,明天的实技考对你没有意义,因此特别准许你免考。”

    仓桥美代将罗真叫来这里,主要就是想告诉他这件事情吗?

    “原因呢?”

    罗真理解了过来,直接作出质问。

    坦白说,罗真自己也认为塾生的考试对于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在还没有拿出全力的状况下就能打倒〈十二神将〉的大连寺铃鹿,这样一来,阴阳塾一年级的新生的升级考试,对于罗真而言,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只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却不多,罗真可不相信全阴阳塾的讲师都知道这件事,方才做出这个决定。

    所以,导致这个决定出现的原因肯定是别的吧?

    果不其然

    “明天的实技考试内容是对灵灾的修祓。”

    仓桥美代非常随便的泄露了极大的秘密。

    “最近,在东京区涉谷内发现了可能演变成灵灾的灵气偏移,负责实技考试的讲师认为机会难得,提议利用这个来作为考试内容,因此将灵灾人为的加强,创造出接近phase1条件的疑似灵灾,将这个灵灾给修祓便是此次一年级新生的实技考试。”

    闻言,罗真这才明白阴阳塾为什么会让自己免考了。

    因为,罗真有北斗。

    phase1是「无法看出自然恢复的可能性的灵气偏斜」的灵灾。

    与其说是灵灾,其实更像是灵灾的前奏。

    在这一阶段,灵灾还不会形成实质性的损害,对周围的影响顶多就是散发出瘴气,让接触到的人感到头晕目眩,无法保持清醒的意识的程度而已,要是专业的祓魔官的话,算上后备,只要派出两、三个人就够将其修祓,令灵气恢复原状。

    阴阳塾的塾生自然不是专业的祓魔官,可既然是全班一起上,又有考官在一旁的话,以phase1等级的灵灾作为实技考试内容,尝试对其进行修祓,那也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而之前也说过,一年级的升级考试及格与否取决于塾生的素质,而不是技术。

    既然是想看素质,那若是灵灾被塾生中的其中一人干脆利落的解决,那就失去考核的意义了。

    偏偏,以罗真的能力,想对付phase1级别的灵灾,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其使役的北斗乃是真正的龙,从古代起就一直侍奉名门土御门家当家的神兽,只要利用北斗的力量,那就能轻易的击散phase1级别的灵灾。

    不知道罗真的真实实力的阴阳塾讲师们便至少知道着这一点,认为罗真出场的话,对考试的影响过大。

    但也不能因此限制罗真,因为使用式神乃是阴阳师的重要手段之一,有能力操纵强大的式神本身就值得被认可,反过来限制有点过于强人所难。

    再加上仓桥美代清楚的知道罗真有着击败〈十二神将〉的实力,当下便与讲师们一起决定,免除罗真的实技考试,直接给予通过。

    “以你以往展现出来的成绩,我们也判断你有免考的资格,所以,明天的实技考试希望你能留守后方,静观考试的进行。”

    仓桥美代这样子说了。

    “我倒是无所谓啦。”罗真漫不经心的道:“只是,直接让特定的学生免考过试,那不会不公平吗?”

    “当然。”仓桥美代毫不犹豫的道:“毕竟,阴阳塾是实力主义,而你的实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即使有怨言,那也由不得反对。”

    这就是阴阳塾与别的学校不同的地方。

    “好吧。”罗真这次倒是非常干脆的接受了,道:“能省点功夫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没错。

    省点功夫。

    不用参加考试,对于罗真来说,只不过是稍微省点功夫的问题而已。

    就算真的参加考试,罗真也没有理由通不过,明天的考试若是真的出场,那也只不过是去过个场而已。

    既然如此,干脆在旁边看戏还比较不错。

    “想说的话就只有这些了吗?”

    罗真进行着确认。

    而听到这个问题,仓桥美代却是沉默了。

    见状,罗真就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仓桥美代接下来所说的话,证实了罗真的猜想。

    “其实,我一直都有在为你读星,秋观同学。”

    仓桥美代不知道第几次突兀的切入了话题。

    而且,一次比一次惊人。

    “读我的星?”

    这一次,罗真终于是正视向仓桥美代。

    紧接着,罗真便看到仓桥美代露出了犹豫不决似的表情。

    仓桥美代就这么说了。

    “虽然我的观星能力已经日渐衰退,但如果只针对一人进行观测的话,时不时的还是会收到些许成效的。”

    仓桥美代不知是忧虑还是忧心的说出这番话。

    罗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提问。

    “你看到了什么?”

    罗真的语气已经完全变得算不上礼貌了。

    但仓桥美代也没有在意,同样非常直接的给出答案。

    “————「有黑影接近了你」。”

    这就是仓桥美代观测到的内容。

    意思是这样的吧?

    “最近,也许会有强大的恶意会接近你。”

    仓桥美代严肃的出声。

    “那是凌驾于大连寺铃鹿的级别的强大恶意,也许是夜光信徒,也许是别的什么东西,总之,你自己小心。”

    这才是仓桥美代将罗真特地叫到这里来,想吩咐给他的话吧?

    “强大的恶意吗?”

    罗真沉默了。

    然而,脸上却没有畏惧的表情,反而露出一丝笑容。

    “我就提醒你一句吧,塾长。”

    罗真施施然的出声。

    “真正可怕的恶意是会悄然接近,不会被发现的。”

    而被发现的恶意嘛

    “再强大也枉然。”

    留下这样的话语,罗真转身离开。

    仓桥美代静静的目送着罗真,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塾长室恢复了寂静。

    只有空气,略显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