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你认识我?-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17 你认识我?

    从塾长室里离开以后,罗真没有再回到教室,而是直接离开阴阳塾,来到塾舍外。

    夏目已经先回去了。

    所以,这次,罗真是孤身一人。

    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和逐渐趋近于傍晚的黄昏,罗真挠了挠头。

    “强大的恶意啊”

    回想起仓桥美代的预言,罗真撇了撇嘴。

    “既然一直都有在给我读星,那之前我遭遇到夜光信徒什么的时候怎么没有给我说说呢?”

    虽然罗真嘴上这么抱怨着,但从仓桥美代的话中,罗真还是得出了好几个结论。

    比如

    “之前都没说过有什么强大的恶意,这次却突然这么说,那就代表接下来会有比之前更麻烦的状况找上我囖?”

    那状况,比夜光信徒的袭击更麻烦。

    那状况,比大连寺铃鹿的执念更危险。

    要不是这样的话,之前都没有提醒过罗真的仓桥美代这次也不会特意借助免考的通知来提醒自己这件事了。

    换言之

    “接下来应该会遭遇到比大连寺铃鹿更可怕的对手也说不定。”

    罗真这样子喃喃着。

    当然,所谓的强大的恶意也不一定单单指有可怕的敌人接近,亦很有可能是指有人在背后策划了什么惊人的阴谋。

    “到底是哪一边呢?”

    罗真久违的全速运转自己的头脑,让自己的内心瞬间闪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自从在sao里解脱以后,罗真就很久没有像这么全力的运转头脑过。

    当初,就是这个头脑让罗真造就了奇迹,愣是在两年里让攻略组的顶尖玩家没有出现任何一个损失。

    现在,来到这个世界,罗真也算是安逸太久了,该是时候好好的动动脑子了。

    只不过

    “也不知道亚丝娜和结衣她们究竟怎么样了”

    一想起sao的事情,罗真就禁不住想起这样的事,令得他暂时遗忘了那所谓的「强大的恶意」的事情,幽幽的叹出了一口气。

    这些年里,罗真其实已经很尽量的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了。

    毕竟,罗真是以那种方式离开了刀剑神域的世界,根本不知道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理所当然,罗真也不知道亚丝娜、结衣以及桐人等人究竟过得怎么样。

    即使为了保护他们,罗真最后留下了一些后手,应该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但该担心的事情还是会担心。

    罗真也不是没有想过干脆回去看看。

    只是,因为身体年龄重新返老还童的关系,真的回去的话,那不但解决不了事情,还有可能引发更多的麻烦。

    再加上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罗真的身体是直接回到了婴儿时期,这证明刀剑神域世界的时间流速应该很慢,跟当初罗真从迦勒底前往机巧的世界一样,即使十几年过去都仅相当于数个月的时间而已,罗真也就暂时忍了下来,一边学习着咒术,一边让自己重新长大。

    “现在的话,就算回去也没关系了吧?”

    罗真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

    可理性还是制止了罗真。

    “现在回去的话,刀剑神域以及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就会因为打开过一次门的关系,让彼此之间的时间流速逐渐的调整到一致。”

    就像罗真当初从机巧回到迦勒底,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就开始慢慢的调整到一致,就算罗真再回到机巧,那个世界估计也不会过去多长时间一样。

    这次,如果罗真冒冒失失的回到刀剑神域的世界,那刀剑神域与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也会调整到一致,让罗真没有办法再利用时间差。

    与其这样,不如在这边充分成长以后,再尝尝看能不能从咒术的角度来解开亚丝娜等人被困在sao世界里的困境。

    “否则的话,就算回到那个世界,我也没有办法将亚丝娜等人从sao里救出来,除非满世界的去找茅场晶彦,逼他将sao给解放。”

    可惜,就算是罗真,想从全世界里找出一个人,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既然如此,还不如忍下来,好好的找找真正有效且有用的对策。

    虽说,罗真向来都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但在该忍耐的时候,罗真还是比谁都更能忍耐。

    这也是头脑聪明的好处,再感性都能用理性来说服自己。

    “话是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留了后手,又有时间流速的因素在缓和的话,我也会忍不住立刻冲回去吧?”

    罗真苦笑着。

    “好了,别想了。”

    罗真拍了拍自己的脸。

    “现在的我不是桐谷青禾,而是土御门秋观,先想想这个世界的事情吧。”

    这就是罗真的优点,能够很快就转换思维,认清现实,再充分运用自己的头脑,策划一切。

    当下,罗真一边思考着,一边向前走去。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于下一个拐角处,罗真与一个人撞上了。

    “哦?”

    “嗯?”

    在两个讶异般的声音中,罗真与一个从拐角处上来的男人差点撞在一起,及时反应过来以后,双方皆是回过神来,连忙错开。

    错开的瞬间,罗真看到了男人的长相。

    那是一名长得有些邋遢的男人。

    男人有着一头蓬松的长发,长发用一根橡皮筋扎了起来,嘴边则留有着杂乱的胡须,但却体格健壮,五官也凛然端正,一对眼眸中饱含着坚强的意志,让人能够感受到深邃的知性。

    这样的一个男人就身穿灰黄绿色的大衣,配着牛仔裤和编制的靴子,肩上挎着一个用旧了的皮包,再加上眼神、表情中透露出来的坚定跟知性,简直就像是一个工地学者一样。

    “不好意”

    男人似乎打算将错揽在自己的身上,错开身体以后,当即准备向罗真道歉。

    然而

    “你!?”

    当男人看清楚罗真的长相时,立即有如被意想不到的攻击给狠狠的敲了一下一样,睁大了眼睛。

    这一刻里,罗真从对方睁大的眼睛中看到了许多的情绪。

    有惊讶。

    有怀疑。

    紧接着就是难以抑制的激动了。

    “你?”

    见状,罗真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认识我吗?”

    罗真直接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让男人显得更加的激动,却又稍微冷静了下来。

    “是的”

    男人以苦涩、哀伤却又阔达的口吻,如此说了。

    “我有幸得知过您的尊容,虽然是以照片的形式。”

    那尊敬、谦卑、低下的语气,无一不在告诉罗真,对方对自己有着异于常人的爱戴跟敬意。

    于是,罗真就明白了。

    “你是夜光信徒?”

    罗真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