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唯有一件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18 唯有一件事

    夜光信徒。

    只有这些人,才会在认出罗真的身份以后,对他展现出这般异常的尊敬和崇拜。

    因此,罗真首先就觉得对方是夜光信徒。

    但是,仔细想想,对方根本不像夜光信徒。

    因为

    “你的身上没有夜光信徒的那股特有的狂气和癫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罗真对着眼前的男人展现出咄咄逼人的一面。

    明明对方看起来比罗真的岁数大很多,罗真却当着对方的面如此咄咄逼人,落在旁人的眼中,一定会觉得很违和吧?

    可面对罗真的那般咄咄逼人,男人却是以理所当然般的态度承受下来,并微微低下头,很勉强的挤出声音。

    “您明察秋毫,在下的确和您所认知的夜光信徒不是同一种人,但就您的角度来看,我其实跟那些人没什么区别,都是为您的伟业和伟大而倾倒的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从这方面来看,就算将我称之为信徒,那也不无不可。”

    男人以充满知性、沉稳又觉悟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让罗真的眼眸都开始微微闪烁。

    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

    不能理解的东西也还有很多。

    只是

    “你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吧?”

    罗真非常冷静的提出这一点。

    没错。

    即使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这个问题。

    对此,男人只是低下眼帘,声音非常的细微。

    “您明察秋毫”

    对方就只是这么说了而已。

    罗真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不可思议的男人。

    “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这我不能说。”

    “那目的呢?”

    “这我也不能说。”

    “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无可奉告吗?”

    “虽然此乃大不敬,但不可否认,正是如此。”

    罗真与对方便一个冷静的问话,一个低声下气的回答,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能够顺利的展开话题。

    从明面上看,罗真似乎占据了气场上和主场上的优势,可对方即使态度恭敬,语气谦卑,却不像过去罗真遭遇过的夜光信徒那样,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这让罗真意识到了。

    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有威胁的那一种人。

    不是力量上,而是立场上。

    过去,罗真虽然遭遇过许多的夜光信徒,可从来都没有将那群狂信徒放在眼里,顶多就是将他们视作路边突然跳出来的疯子,没有任何正视的价值。

    可眼前这个男人不一样。

    如果,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夜光信徒,即理智、又知性的追求着夜光,那才是真正能够被视为敌人的类型。

    于是

    “唰!”

    罗真没有任何犹豫的从别在腰上的咒符盒里取出咒符。

    “!”

    对方立即对此产生了反应,没有任何犹豫的猛然后退。

    双方的灵气瞬间激荡了起来。

    “急急如律令(order)!”

    罗真将手中的咒符打出,令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化作粗壮的蔓藤,如一条条灵活的蟒蛇一样,缠绕向对方。

    正是木行符。

    然而,面对迎面缠绕而来的蔓藤,对方的反应也不慢。

    “————唵阿毗哆耶摩利支娑婆诃————”

    对方手结刀印,以惊人的速度咏唱出咒文。

    伴随着咒文的响起,咒力猛然一个鼓荡,随即就消失不见。

    不,消失不见的并不仅仅只有咒力,还有男人的身影,令得如灵蛇般窜来的一条条蔓藤落在了空处,完全失去了目标。

    “〈隐形术〉!”

    罗真眼眸一凝,随即凝聚魔力,汇聚在眼中,发动了〈灵视〉技能,更发动了〈天眼〉技能,扫向四周。

    下一秒钟,罗真立即发现了对方的踪迹。

    “那边吗?”

    罗真顿时也结起了手印,操纵自己刚刚行使的咒术,让蔓藤如活了过来一般,重新一扭,以惊人的速度掠过半空,缠绕向了一个方向。

    “啪!”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蔓藤缠绕在了一个看不见的人体身上,并一条接着一条的束缚上去。

    对方的〈隐形术〉立即被解除,现出了男人的身影。

    然而

    “不对!”

    看到男人的身影的瞬间,罗真微微一变。

    对方的灵气还是如刚刚见到的那般,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外貌亦是和自己记忆中的完全一样,可罗真又怎么会看不出眼前这个被自己束缚的男人是什么呢?

    “式神!”

    是的。

    那只不过是被紧急生成,拥有和本人一模一样的灵气跟外貌,一眼就能看出是作为替身来使用的简易式。

    罗真立即将〈灵视〉和〈天眼〉再次扫向四面八方。

    就在这一个瞬间,一个个外貌和男人完全相同的简易式式神接连的出现在那里。

    “啪!”

    一个简易式式神猛的一合手掌。

    “啪!”

    “啪!”

    “啪!”

    其余的简易式式神亦是一个个的接连合掌拍击,鼓荡起咒力。

    这一个瞬间,周围的灵气全部紊乱,让使用〈灵视〉注视着周围的罗真只觉得视野内出现能够媲美太阳的刺眼光芒一般,刺痛着他用来见鬼的双眼,亦让〈天眼〉散发出来的魔力波都为之紊乱,反馈回来的全是如同直视着万花镜一样的眩晕画面。

    “唔!”

    罗真立即捂住眼睛,退后了好几步,并下意识的将〈灵视〉和〈天眼〉都给取消。

    而这似乎就是对方的目的,阻拦罗真对自己的探索。

    做出这种事情,只为了一个行动。

    那就是逃跑。

    “王啊。”

    在罗真下意思的关闭〈灵视〉和〈天眼〉时,对方的声音微微响动起来,传入其耳中。

    “唯有一件事,希望你能记住。”

    对方的声音便充满悲伤和觉悟的响起。

    “我之名为六人部千寻,只希望您至少能够记住这件微不足道的事。”

    留下这样的话,对方的气息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罗真沉默不语着,一会以后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四周。

    在那里,一个个模仿对方的灵气和外貌制作出来的简易式式神早已消失不见。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周围只剩下罗真一人。

    至于男人的身影,自然是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罗真静静的看着这里。

    “六人部千寻”

    将这个名字在口中重复了一遍,罗真才再次闭上眼睛。

    这一次的遭遇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偶然和意外。

    可这个偶然和意外,却是告诉了罗真。

    “看来,真的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啊”

    罗真这般喃喃着。

    夕阳西下,渐渐的唤起了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