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最恶劣之人-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23 最恶劣之人

    “仓桥同学!”

    眼睁睁的看着鵺对呆立的京子发起毫无疑问能够致命的攻击,夏目不由得发出悲鸣。

    也许夏目与京子的关系很差,但她绝对不是那种看着同班同学在自己的眼前丧命而无动于衷的人。

    “仓桥!”

    “仓桥!”

    连一名名的讲师都不由自主的发出呐喊声,声音中充满着惊怒交加的情感。

    浓郁的瘴气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以鵺发起的攻击为源头,再次向着四周扩展。

    承受着这股瘴气,塾生们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失去意识,再也无法动弹。

    而遭受到直接攻击的京子会如何呢?

    答案,已经是不言而喻。

    只是,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攻击得奏效才行。

    “ooooooooo!”

    鵺的嚎叫便如愤怒般的响开,掀飞弥漫周围的瘴气。

    直到这时,包括夏目在内的在场所有人才注意到了鵺的攻击带来的结果。

    只见,拥有着巨大的体型的鵺所挥出的沉重的一拳并没有能够落在京子的身上。

    那一拳被挡了下来了。

    被一个刻画着精妙的术式,与其说是咒纹,不如说是魔法阵一样的无形的魔力之盾给挡下。

    京子就站在魔盾的身后,表情依旧显得有些呆滞。

    不过,京子不再是呆呆的看着鵺,而是看着站在其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道身影。

    “真没想到你的胆子其实那么小,遇到危险的时候居然只会发呆。”

    站在京子面前的少年便有些无奈似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时候那股敢跟我叫板的勇气到底到哪去了啊?”

    如此揶揄着京子的人,自然就是罗真了。

    “你”

    看着罗真的背影,听着罗真的话语,京子的眼中不由得浮现出泪光。

    但是,罗真也没给京子感动的时间。

    “你先退下。”

    紧紧的盯着面前被自己用久违的〈魔防〉的念力之盾给挡下的鵺,罗真的语气开始变得冷静,并对着身后的京子如此说了。

    “嗯嗯”

    京子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遵循着罗真的指示,乖乖的退下了。

    “oooooooo!”

    眼看着自己的猎物当着自己的面离开,鵺再次发出充斥着瘴气的愤怒嚎叫。

    然而

    “难听死了!”

    罗真猛的抬起了头。

    其体内,魔术回路全速运转,并在罗真完美的控制下涌出大量的魔力。

    而罗真却并没有将魔力转化为咒力,用来行使咒术。

    在这一个瞬间,罗真将自己的魔力通通都转化为了念力。

    正是魔术师的第一阶梯————〈念动〉。

    罗真便操纵着自己的念力,直接将其凝聚成团,有如炮弹一般,重重的在鵺的身上炸开。

    “咚!”

    强劲的念力炮弹顿时轰飞了鵺,在狂猛的盛起的冲击波中,将鵺给狠狠的打飞了出去。

    鵺的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破空声中倒飞着,撞进小广场旁边的写字楼里。

    当下,玻璃破碎,墙壁龟裂,写字楼内亦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证明鵺那巨大的身体究竟造成了多么猛烈的冲撞,将写字楼内的风景给掀得一塌糊涂。

    “!”

    眼看着罗真轻而易举的就将phase3的鵺给打飞,一众还保有意识的讲师跟塾生纷纷睁大了眼睛。

    即使是夏目都不例外。

    “刚刚刚那是什么咒术啊?”

    夏目便极为吃惊了起来。

    对于罗真的实力,夏目虽然不能说是完全了解,可也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来得清楚了。

    所以,夏目知道,罗真最擅长的是操纵式神战斗,其所习得咒术虽然也不少,但都是她能够记住的类型。

    可刚刚罗真用来抵挡鵺的攻击的结界术以及不知名的攻击,却是夏目至今为止都没有见过的。

    因此,夏目吃惊了,甚至震惊了。

    可惜,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夏目。”

    罗真将目光定在写字楼的方向,对着夏目出声。

    “大家就拜托你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夏目自然不会不知道。

    环视了一眼周围,夏目立即就看到躺了满地的塾生以及正在保护几个勉强没有失去意识的塾生的讲师,甚至还看到退到后面,有些六神无主,可还是紧紧的盯着罗真的背影的京子。

    让这些人继续留在这里,不仅无济于事,而且还会再继续受到瘴气的影响以及鵺的攻击,非常的危险。

    必须将在场的众人带离。

    罗真就是这个意思吧?

    至于鵺的话

    “我会在这里将它解决。”

    罗真轻描淡写的说着这样的话。

    能办到吗?

    这应该是所有听到的人首先想问的问题吧?

    那可是phase3的灵灾,实体化的瘴气集合体,就像是北斗那样的灵性存在一样,对方是鬼型,是真真正正在此事显现的鬼,在所有类型的灵灾当中都是最棘手、最危险的那一种。

    面对这种等级的灵灾,祓魔局都得出动一整支部队才能尝试进行祓除,而且能不能成功还是另外一回事。

    这样的怪物,有办法单凭一人解决吗?

    这是谁都会产生的想法。

    至少,除了夏目以外,其余人就想叫着罗真一起逃走。

    “秋”

    京子便上前一步,想对罗真做出劝诫。

    然而

    “哈!”

    就在这时,一个仿佛听到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的嗤笑声响彻了起来。

    “不过是一个小鬼而已,居然声称要解决掉鵺,这已经不是胆子大不大的问题,而是到了让人觉得好笑,甚至觉得滑稽的地步了吧?”

    这样的一个声音就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让在场的所有人均都能够清楚的听出其中的嘲笑、讽刺、轻蔑和不屑。

    “谁!?”

    夏目、京子以及在场还有意识的人们纷纷为之一惊,转过头,看向声源处。

    罗真亦是眉头一挑,转过头,看了过去。

    “啪!”

    一只穿着皮靴的脚便用力的踩碎一块石头,缓缓的走了过来。

    脚的主人是一个男子。

    一个让人一眼看到就觉得畏惧的男子。

    男子的年纪估计在二十岁前后,身材瘦削,留着一头染成银色的头发,戴着镀膜的太阳眼镜,耳朵上则是戴着好几个耳环,身上更是穿着带毛皮的夹克,露出的胸口上还佩戴有闪闪发光的饰物,除此之外还有带着银扣的皮带、缠有银链的牛仔裤以及擦得锃亮的长筒皮靴,打扮得极为摇滚。

    这样的一个男子长着一张带满暴戾和邪气的脸庞,眼神充满着不善和快感并存的恶劣情感,全身散出一股傲岸不羁的气息,简直就像是暴力的化身一样,满是不详。

    而在男子的额头上,有着一个如刀伤一般的「x」形纹身。

    对方就这么将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边缓缓的走过来,一边咧嘴嗤笑着。

    “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阻止〈十二神将〉办事的家伙可得做好觉悟,小鬼们。”

    最恶劣的人物就在此刻里登场,掀开暴力的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