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 〈噬鬼者〉-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24 〈噬鬼者〉

    “你你是!?”

    一名讲师露出了即激动又惊惧的表情。

    “居居然是他!?”

    夏目亦是动摇了起来。

    “他不就是”

    京子貌似也想起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多少有些惊讶。

    至于那些依旧还保持清醒的塾生,那更是一个个的都即被惊动,又在激动。

    “喂,那不是”

    “啊啊,没错。”

    “就是他。”

    塾生们纷纷都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显然,在场的人全部都认识这个缓缓的走来的男人。

    包括罗真,同样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镜伶路”

    罗真便注视着对方,道出了对方的名字。

    对此,名为镜伶路的男人停下脚步,瞥了罗真一眼。

    “你就是刚刚那个宣城要解决掉鵺的小鬼吧?”镜伶路打量着罗真,紧接着以瞧不起人般的表情道:“明明灵气那么弱,能在phase3的瘴气下保持住意识就该谢天谢地了,居然还这么大言不惭,小鬼就是小鬼,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这么说着的镜伶路简直就像是在踢开路边的小石子一样,即感到麻烦,又感到不以为意,对于罗真的存在压根就没有正视一眼,语气更是恶劣到不行,令人愤怒。

    “你!”

    夏目就冲动的上前一步。

    可是,这一步,才刚刚迈出,却是不由自主的僵在那里。

    因为镜伶路的一个眼神。

    “哈?小鬼还要一起出头了是吧?”

    镜伶路的目光如同凶恶的戾气一样,一边刺在夏目的身上,逼得她浑身一僵,停下脚步,一边还竭尽所能的讥讽着。

    “别以为这里是让你们玩家家酒的学校,想在本大爷的面前任性,信不信我让你好看啊?”

    镜伶路的语气就显得粗暴无比,眼中更是泄露出些许的杀气,很明显的告诉别人,他并不是在开玩笑的而已。

    “!”

    夏目的表情便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起来。

    “这个人!”

    京子的脸上亦浮现出火气。

    至于那些塾生以及讲师,已经一个个的都说不出话来,脸色相当难看。

    “独立祓魔官!”

    一名年老的讲师就对着镜伶路高声开口。

    “这里的人都是阴阳塾的塾生,请你自重!”

    年老的讲师大声的说着这样的话。

    只是

    “看来想被揍飞的人是你啊,老头。”

    镜伶路的目光转至那名讲师的身上。

    “真碍眼。”

    这么说着,镜伶路竟是直接对着讲师打出一张咒符。

    “嘭!”

    咒符唤出火气,化作烈焰,滚滚的燃烧起来,覆盖向了那名讲师的方向。

    “什!?”

    那名讲师大吃一惊。

    不仅是那名讲师而已,其余人也纷纷都动容了。

    这个人,居然真的只是因为看人不爽就对对方出手,而且还是直接使用咒术攻击。

    这一击,就算不会将人给烧死,那也会将人给烧得皮开肉绽吧?

    “急急如律令(order)!”

    所幸,那名讲师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及时打出水行符,唤出水气,形成涡流,挡下来袭的烈焰。

    “嗤!”

    火焰与水流相撞,激起了大量的水蒸气。

    “唔!”

    讲师被袭来的水蒸气给冲得连连后退,最后甚至跌倒在地。

    明明水克火,但讲师的水行符却没有完全挡下镜伶路的火行符,反倒被对方给抵消。

    这证明对方的灵力高强,足以造成碾压。

    而这一击,对于对方来说,似乎仅仅只是随手玩玩的而已。

    “听好了。”

    镜伶路就对着那名讲师冷哼了一声。

    “再敢碍眼的话,小心我真的杀了你。”

    说完,镜伶路就不再理会那名讲师,直接别过视线,看向写字楼的方向。

    这一刻里,在场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看着镜伶路的眼中只剩下惊惧。

    包括夏目以及京子,同样一脸的阴晴不定。

    罗真没有介入镜伶路的嚣张行为中,冷冷的看着他,独自喃喃着。

    “这就是〈噬鬼者〉吗?”

    ————〈噬鬼者〉。

    这是镜伶路的别名。

    独属于〈十二神将〉所有的别名。

    通常,祓魔官都是以一个小队为单位出动,讲究的是彼此的协助和合作,集结所有人的力量,共同完成修祓工作,这样才即安全又有效率,在足以媲美的自然灾害的灵灾中妥善的完成工作。

    所以,祓魔官是严禁单独行动的,必须以小队为基准考量,否则将会受到处分。

    唯有一种人可以不遵守这一行为规范,可以单独进行修祓工作。

    那就是独立祓魔官。

    而能够当上独立祓魔官的人,全部都是有能力单独应对所有类型的灵灾的阴阳师。

    他们通过了国家一级阴阳师测验,拥有着非常强大的能力,站在咒术界的顶端,被人们所仰望。

    ————〈十二神将〉。

    只有这个等级的祓魔官,方才能够被允许单独行动,成为独立祓魔官。

    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语气与行为更是粗暴无比,个性更是极其恶劣的男人,正是隶属于祓魔局的〈十二神将〉之一,仅有四名的独立祓魔官的一名。

    他的名字叫做镜伶路,据说在追踪动灵灾方面无人能出其右,拥有着独特的直觉、嗅觉和咒术,在所有〈十二神将〉当中都是属于出类拔萃的级别,更极其擅长和危险的灵灾战斗,实力极强,灵力极高,根本不是寻常的阴阳师能够企及的存在。

    然而,镜伶路本身亦是一个问题儿童,对工作欠缺责任感不说,个性方面也有问题,喜欢暴力,讨厌弱者,对强者更是如同视为猎物一般,一旦看上就会紧咬不放,对于阴阳厅而言都是一个需要被监视的危险人物。

    有鉴于此,镜伶路在杂志与报道方面的露面非常的少,只有文字篇幅提及到他,并附上照片而已,让人们能够清楚的知道他是谁,更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危险。

    罗真早已得知这些事情,可真正与镜伶路面对面的相遇,罗真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男人。

    小看的方面有两个。

    一个是实力。

    从镜伶路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比罗真想象中的还强,如同凶恶的猛兽一样,即充满攻击性,又饱含危险性,在罗真至今为止见过的所有阴阳师之中,除了那个深不可测的宫地盘夫以外,估计就数镜伶路的灵力最为强大,可想而知,其实力绝对不低。

    一个是个性。

    这个人比罗真想象中的还恶劣,简直比罗真至今为止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恶劣和粗暴。

    所以,罗真几乎是可以肯定。

    “我讨厌这个家伙。”

    而且,还是无比的讨厌。

    这种讨厌,造成了罗真与镜伶路的水火不容。

    真真正正的水火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