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直接的冲突-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25 直接的冲突

    “真麻烦”

    镜伶路的双手依旧插在口袋里,隐藏在太阳眼镜下的双眼已经不再关注周围的闲杂人等,只是注视着前方的写字楼。

    在那里,浓郁的瘴气一直都在波动,告诉了镜伶路,他想对付的猎物究竟在哪儿。

    没错。

    猎物。

    对于镜伶路来说,鵺只不过是猎物而已。

    虽说是能够实体化的phase3这种级别的灵灾,甚至还是所有动灵灾中最为棘手、最为危险的鬼型,可对于镜伶路而言,这种级别的对手尚且还不足以让他认真对待。

    毕竟,同样的动灵灾,镜伶路也不是没有解决过。

    倒不如说,至今为止,被镜伶路祓除的灵灾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其中更是不乏phase3等级的存在,区区鵺而已,连让镜伶路做一下热身运动都不足。

    “如果是年代久远的鬼的话还另当别论,这种才刚形成没多久,连自我意识都还没有稳定的小角色,实在让人提不起劲。”

    镜伶路就是抱持着这样的念头,优哉游哉的追着鵺过来的。

    由此可见,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的不负责任,又有多么的缺乏义务感。

    “原本还听说这次很有可能是跟两年前一样的事件,害我期待了一下下,结果出来的居然是这种货色。”

    镜伶路不耐烦的注视着写字楼的方向,这样子决定着。

    “赶紧将你给解决,本大爷的时间可宝贵着呢。”

    这句话,就从镜伶路的口中非常自然且轻蔑的传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这样激怒,写字楼内的瘴气如爆炸般盛开。

    “嘭!”

    炸裂声中,巨大的黑影就从一团乱的写字楼内掀飞周围的玻璃、碎石和各种各样的物品的碎片,从中出来。

    “ooooooooo!”

    鵺四肢着地,如同一只金刚,对着镜伶路的方向发出咆哮。

    那声浪,让瘴气都变成了暴风,袭向四面八方。

    周围的一带已经完全被瘴气给染黑了。

    瘴气的暴风就这么吹袭到镜伶路的身上,令其一身夹克猎猎作响。

    这样的瘴气,别说是一般人了,就是专业的阴阳师来了,灵力不够强的话,同样会精神崩溃的吧?

    但镜伶路却宛如理所当然般的将其承受下来,如同来袭的不是瘴气,而是微风一样。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沐浴在瘴气的暴风中,镜伶路以非常随意的语气咏唱出咒文。

    〈火界咒〉。

    作为不动明王的调伏法,这一咒术非常的适合用来对付灵灾,乃是优秀的祓魔官们必备的技能。

    在祓除先前的灵灾时,罗真之所以会使用〈火界咒〉来修祓,原因也是出在这里。

    镜伶路是独立祓魔官,位列〈十二神将〉之位的一人,自然不会不懂〈火界咒〉了。

    甚至,镜伶路的〈火界咒〉还是作为祓魔局真正意义上的最高负责人的宫地盘夫亲自传授。

    再加上镜伶路本人的灵力极为强大,在转化为咒力的状况下,竟是释放出了难以想象的强烈火气,化作火浪,卷向了鵺的方向。

    这火气,已经是庞大到连空气都被烧尽,地面更是被烤烫,令得鵺都睁大了眼睛,本能的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表情变得恐惧起来。

    镜伶路的〈火界咒〉的威力便强大到足以对phase3的动灵灾形成致命伤害。

    “给我消失吧。”

    镜伶路审判般的做出裁决,毫不留情的调动火气,形成强大的火焰,将鵺给覆盖了进去。

    遭受这一攻击,只怕,鵺就算不被消灭,那也会仅剩下半条命吧?

    这就是镜伶路,一名极为强大的独立祓魔官,比起身为研究人员的大连寺铃鹿,强得可不是一点半点,属于另外一个等级的存在。

    恐怕,就是同为〈十二神将〉的大连寺铃鹿,面对镜伶路,没有土蜘蛛这种王牌,怕是也会被干脆利落的击溃吧?

    就算有土蜘蛛,面对镜伶路的强大,大连寺铃鹿恐怕也没有胜算。

    再加上对方性格粗暴且恶劣,沸点又极低,不会有人犯傻的去触这样的家伙的虎须。

    偏偏,在场号称最聪明的那个人就这么做了。

    “————跢侄他·乌驮迦提婆那·堙醯堙醯·娑婆诃————”

    当这样的咒文在全场响起时,有别于火气的水气在此方空间里暴涨。

    古代印度的吠陀神话中,水的支配者,十二天之一的水天,伐楼那的术法————〈水天法〉。

    与〈火界咒〉相对的咒术在这个场内被释放,化作惊人的波涛,卷向了袭向鵺的火浪。

    “轰!”

    水浪与火浪相遇,在激起一声轰鸣的同时,令得水蒸气如刚刚那般爆开。

    只是,跟刚刚镜伶路的火行符和讲师的水行符碰撞所引起的水蒸气相比,这一次的碰撞激起的水蒸气便盛大得犹如将整个小广场都给笼罩进去似的,快速的弥漫向四周。

    “小心!”

    “啊!”

    “不好!”

    眼看着水蒸气似雪崩般袭来,夏目、京子以及其余人纷纷都为之一惊,下意识的抬起手,挡在自己的面前。

    “什么?”

    而被挡下攻击的镜伶路则是微微一怔,紧接着面色一沉,缓缓的转过视线,看向一个方向。

    在那里,结着代表水天的手印的少年浑身都在鼓荡着咒力。

    “灵气很弱是吗?”

    少年周身浮动着浓郁的水气,对着看向自己的镜伶路,露出了笑容。

    “那我的灵力和咒力不知道能不能入你的法眼呢?独立祓魔官大人?”

    罗真似笑非笑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对此,镜伶路表情阴沉,脸上却也同样浮现出一个笑容。

    一个凶暴无比的笑容。

    “你想死吗?”

    镜伶路便这般低声吐露着饱含杀气的话语。

    对此

    “来试试。”

    罗真没有过多言语,只是收敛起笑容,这般回了一句。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旋即,镜伶路便突然转过身,理都没有再理会鵺的存在,直接走到罗真的面前。

    在身高上,镜伶路要比罗真高出不少。

    所以,镜伶路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面前的少年,道出一句话。

    “胆子不小嘛,臭小鬼。”

    话音一落

    “呼!”

    镜伶路竟是陡然一动,举起戴满了戒指的手,紧握成拳,对着罗真的脸狠狠的轰了过去。

    这个人,竟是直接选择了使用暴力。

    而看着镜伶路的拳头对着自己的脸轰来,罗真眼中掠过精芒。

    名为〈心眼〉的技能悄悄的开始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