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级别不同的一战-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28 级别不同的一战

    “嘭!”

    惊人的火气弥漫在小广场的四周,令得入眼的一切全部都是滔天的火海。

    地砖被烤得焦热。

    树木被直接点燃。

    罗真与镜伶路便彼此不住的咏唱着〈火界咒〉的咒文,让自己的咒力不停的化作火气,形成滔天的火焰,彼此产生着距离的碰撞。

    如果鵺现在还在这里的话,置身于这样的火焰中,被燃烧成灰都是必然的事情。

    连夏目、京子以及其余的塾生、讲师们都被这股迎面扑来的火气给逼得频频后退,到最后甚至不得不为了保护那些失去意识的塾生,一边生成简易式,将他们全部搬走,一边掷出护符,形成结界,将可怕的高温给挡下,方才能够安然无恙。

    明明都已经退出了小广场,结果都需要张开结界才能挡下余波,可想而知,正在交战中的两人所使出的咒力究竟有多可怕。

    “真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土御门秋观居然能够跟〈十二神将〉打得势均力敌!”

    “难难道传闻是真的吗!?”

    “他真的是夜光的转世!?”

    一名名的塾生和讲师便相继的发出这般骚乱声,心中的震撼如何,不言而喻。

    而看到这一幕,夏目亦是在心中暗暗叫苦。

    (这样一来,无论是谁都会更相信秋观是夜光转世的传闻了。)

    就像过去的罗真所说的那般,传闻终究是传闻,人们就算怀疑他是夜光转世,那也只不过是半信半疑。

    正是因为这样,夜光信徒们才会袭击罗真,企图让他觉醒,证实他是夜光的转世,曾经的大连寺铃鹿也是一样,一开始也只能将罗真当做疑似夜光转世,直到后来被干脆利落的击败以后才认为罗真就是真正的夜光转世,不再怀疑。

    现在,罗真展现出了能够与〈十二神将〉一较高下的实力,那么,他是夜光转世的传闻自然会越来越具有可信度。

    如此一来,恐怕,罗真将会遭遇到更多的麻烦和危险吧?

    (真是的,为什么要那么冲动呢?)

    夏目便对咬住嘴唇。

    相比较起夏目,京子则从刚刚开始一直都没有说话,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前方的战场,看着浑身缠绕着火焰的罗真,仿佛连灵魂都失去了一样,动都不动一下,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然,旁人姑且不论,作为罗真的对手,镜伶路是整个人都感到热血沸腾了起来。

    “这不是干得不错吗?混蛋!”

    镜伶路便咧开嘴,如其身为〈十二神将〉的别名〈噬鬼者〉一般,露出仿佛要将眼前的猎物给吞进腹中一样的嗜血表情。

    “看来传闻也不一定全部都是传闻啊!夜光的转世吗?就让我来试试看号称咒术之父的家伙有多大的能耐吧!”

    说完,镜伶路猛的一合手掌。

    “————曩莫三满多·勃陀喃·迦隆·毗戟啰呐般·娑·俉修迡吓·娑婆诃————”

    当这样的咒文从镜伶路的口中似喜实恶的响起时,弥漫在其身周的火气再次暴涨了。

    而且,还是生生的暴涨了数倍,甚至有可能是数十倍的等级。

    那咒术,罗真至今为止从来没有看过。

    可是,镜伶路所咏唱的咒文,罗真却凭借着自己的知识,将其认了出来。

    “尊胜真言!”

    那是在为数众多的真言当中被视为最强之一的佛顶尊胜的真言。

    如果是大连寺铃鹿在这里的话,那就一定能够认得出来,镜伶路此时此刻所使用的咒术并不是泛式,而是帝式。

    这是〈帝国阴阳术〉中的佛顶尊胜真言法,调伏法中最高等级的咒术。

    暴涨数十倍的火气就形成了怒涛,一边吞食着周围的火焰,一边如同火焰的巨兽一样,咆哮着冲向了罗真。

    那简直就是火气的海啸,足以将周围的一带都给吞没的灭顶之焰,跟真正的岩浆没有什么两样。

    面对着宛如能够将周围的一带全部吞没,连写字楼都有可能被冲倒一样的惊人怒涛,罗真的眼神亦是一凝。

    在罗真所习的咒术当中,完全没有能够抵挡这一招的术式。

    就算张开结界,在这火气的怒涛中都会被瞬间冲碎,起不到半分作用吧?

    对此,罗真已经不能仅拘泥于咒术了。

    “嗡!”

    罗真释放出来的咒力顿时还原成了魔力,再转化为了念力,形成无形的盾牌,挡在罗真的面前。

    正是〈魔防〉的念力之盾。

    罗真张开的念力之盾上不仅刻画了提升防御力的魔法阵,甚至刻画了强化结界的咒纹,令得魔力与咒力互相融合,彼此增幅,将〈魔防〉之盾迅速的扩展,化作有如城墙般的巨大规模。

    “轰!”

    火气的怒涛便重重的冲撞在刻满魔法阵和咒纹的念力之壁上,如拍中悬崖的海啸,被挡了下来。

    “那是什么?”

    镜伶路不由得愣住了。

    哪怕是身为〈十二神将〉的他都不曾见过这样的术式和咒法,不由得他不愣住。

    只是

    “该我了。”

    罗真冷冷的做出宣言,随即高高的举起一只手。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罗真咏唱的咒文,让远处的夏目率先产生了反应。

    因为,那是使用道教中位居雷神最高位的雷帝名字的十字经雷法。

    罗真竟是使出了雷法,让天空中涌现乌云。

    “轰隆!”

    随着雷鸣声的响起,一道仿佛将世界一分为二的雷光从天而降,笔直的往镜伶路的身上落去。

    “居然是雷法!?”

    镜伶路睁大眼睛,却发出怒吼。

    “那又怎样!?”

    怒吼声中,镜伶路戴满戒指的双手有如钩爪一样,指尖喷出咒力,在其上方划出格子状的咒纹。

    那是

    “九字印!”

    正是和夏目刚刚修祓灵灾时使用的九字真言一样的咒术。

    镜伶路以极快的速度划出九字印,让咒纹化作咒力之壁,迎向从天而降的落雷。

    “咚————!”

    落雷径直的落在九字印之上,激起刺眼的闪光,让冲击声都如爆炸一样的迸现,掀飞大气,扩展向了周围。

    但是,九字印的咒壁似乎挡不下威力强大的雷法,正在一点一点的崩溃。

    不过没关系。

    镜伶路早就已经不在那里,而是骤然消失不见了。

    “〈隐形术〉!”

    场外,看到这一幕的夏目和京子等人纷纷发出这样的声音。

    然而

    “不!”

    罗真立即否认了这一点。

    因为,如果只是使用〈隐形术〉的话,那么,凶暴如猛兽的灵气就不会一瞬间出现在自己的背后了。

    “在这呢!小鬼!”

    镜伶路便浑身缠绕着异样的灵气,脚下缭绕着璀璨的粒子,如一道光一样的出现在罗真的背后,对他露出恶劣的笑容。

    火焰从镜伶路的身上炸开,袭向了背对着他的罗真,将其吞没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