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阴阳塾的方向?-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31 阴阳塾的方向?

    镜伶路的怒气仿佛实质化了一样,让其身上的灵力在没有转化为咒力的情况下直接爆发了出来,化作飓风,在其身周卷动。

    被这股携带着怒火的灵气涡流给卷中,一个个的塾生和讲师纷纷都再次面露惧色,有如想远离镜伶路一般的不停后退着。

    明明刚刚才使用了那么多大规模的咒术,镜伶路的灵力居然还能如此强大,让一介塾生跟讲师实在没办法不感到害怕。

    但镜伶路可不管这些。

    在罗真的手中栽了一跟头,似乎让镜伶路真的无法接受,太阳穴上鼓起的青筋都在蠕动,身上的灵力变得极端暴力,越来越可怕。

    对此,罗真只是撇嘴一笑,身上的灵力却也一点一点的提升了起来,丝毫不逊色于镜伶路,令得身周的气流都紊乱了,如漩涡般不停回转。

    两人便再一次的争锋相对,让现场的气氛显得越来越紧绷。

    “啪!”

    下一秒钟,罗真与镜伶路仿佛约好了一样,同时一合手掌,身上的灵力终于转化为咒力,准备再次行使咒术。

    可这一次,两人就无法肆意妄为了。

    “住手!”

    一股丝毫不逊色于两人的灵力夹杂在喊声中,化作音浪,冲散了罗真与镜伶路之间的咒力碰撞。

    有能力做到这种事情的人,自然就是木暮禅次郎了。

    此时,木暮禅次郎似乎也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

    (镜和那边的塾生发生了冲突,并且直接展开了咒术战,却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落得下风吗?)

    木暮禅次郎看着身上卷起惊人的灵力的罗真,心中惊讶得无以复加。

    (阴阳塾的塾生居然能够和那个镜?)

    这是无论谁都会感到惊讶,甚至于感到震惊的事情。

    木暮禅次郎不由得多看了罗真几眼,紧接着才想到。

    (说起来,最近阴阳厅里流传着好几个传闻)

    什么传闻呢?

    (夜光的转世)

    据说,这样的人物就在这一届里进入阴阳塾就读了。

    (而且,那个大连寺似乎就是被他给打败,甚至收为式神的吧?)

    这虽然是被封锁的消息,可作为〈十二神将〉等级的国家一级阴阳师,阴阳厅中真真正正的最高等级战力,镜伶路能够得知,木暮禅次郎自然没有不得知的道理。

    况且

    (那个家伙也是因为这样才进入阴阳塾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人物,木暮禅次郎的表情变得即无奈又好笑。

    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

    不管是出于立场上还是出于责任,木暮禅次郎都不会看着眼前这场冲突再发生。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鵺,东京的灵脉已经彻底混乱,灵灾更是直到现在都还在活性化,连phase3都接连的出现,再这样纠缠下去可不是失职能够解释得了的状况,镜,你应该明白的吧?”

    木暮禅次郎不由分说的对着镜伶路说出这样的话。

    这让镜伶路太阳穴上的青筋鼓得更加的厉害,连拳头都紧握了起来。

    显然,镜伶路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想必,被一介塾生挑衅到这个份上还不能报一箭之仇这件事情实在无法令镜伶路忍受吧?

    至于其余人,却是因为木暮禅次郎的话而大惊。

    “东京的灵脉彻底混乱了?”

    夏目惊愕而起。

    “有phase3接连出现?”

    京子亦大惊失色。

    “怎么会”

    “东京的灵灾”

    “这这该不会和两年前的”

    一个个塾生与讲师都震惊了起来,甚至一个个的都不知所措而起。

    “果然”

    只有罗真,听到木暮禅次郎的话以后,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早在感觉到灵脉混乱,瘴气在一个个的地方出现时,罗真就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

    “这是和「上已大祓」一样的人为灵灾恐怖攻击吗?”

    这是无论谁都会在得知状况以后首先产生的想法。

    没办法。

    除了两年前的「上已大祓」以外,东京就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混乱的灵灾频发状况,连phase3都接连出现了,实在让人无法不这么想。

    或许,曾经的夜光引发的大灵灾比这还要严重,可那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人们能够想到的灵灾频发事件,那就只有那个「上已大祓」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这是人为引发的灵灾恐怖攻击,那主谋是谁呢?

    罗真的脑海里立即浮现一个人。

    (六人部千寻)

    昨天遇到的那个疑似夜光信徒的家伙无疑最可疑。

    (他究竟是什么人?)

    罗真心中飞速运转。

    而这个时候,木暮禅次郎亦是向在场的塾生跟讲师高声回话。

    “各位,我知道镜肯定做了不少让各位难受的事情,但现在是紧急情况,我们必须赶紧回到工作上,还请各位谅解,讲师们也请带着塾生们前往避难,千万不要在街上逗留,拜托了!”

    木暮禅次郎这样子向着所有人表示,让众人只能互相对视,最后齐齐的点下头。

    木暮禅次郎有些歉意的对着众人低了低头,随即才看向镜伶路。

    “镜,鵺呢?”

    木暮禅次郎向着镜伶路质问着。

    “”

    镜伶路死死的盯着罗真,一会以后才终于是压下内心的怒火,冷冷的瞥了写字楼的方向一眼。

    鵺便被罗真和镜伶路一起打飞,撞进了那里。

    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那里已经不存在鵺的瘴气了。

    “跑了吗?”

    镜伶路咋舌般的出声。

    “跑了?”

    木暮禅次郎的眉头皱了起来。

    但这也不是那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吧?

    “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不跑才怪呢。”

    罗真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即闭上眼睛,稍微感应了一会以后,突然指向一个方向。

    “鵺现在往那个方向去了。”

    闻言,众人纷纷讶异而起。

    “想问我怎么知道吗?”罗真承受着众人讶异的视线,似笑非笑般的道:“早在出手的时候,我就在鵺的身上下了追踪用的咒术了,你们以为我是那边那个装腔作势的白痴,真会放着危险的动灵灾不管啊?”

    这句话,让众人恍然的同时,更是让镜伶路有些目呲欲裂的注视过去。

    这时

    “等等!”

    京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捂住了嘴。

    “那不是阴阳塾的方向吗!?”

    此言此语,令得在场所有人纷纷都蓦然一惊。

    “阴阳塾?”

    罗真也才想起这件事,望向了那个方向。

    事情,似乎变得有点麻烦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