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真正混乱的开始-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33 真正混乱的开始

    “什么!?”

    在参加升级考试的一年级这边,一名讲师刚用手机与阴阳塾取得联络,立即就发出震惊的声音。

    “塾舍的结界被解除了?鵺已经攻进塾舍里!?”

    这样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便被现场所有人得知。

    “为为什么结界会被解除啊!?”

    夏目不由得出声。

    “怎么会”

    京子捂着自己的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其余人更是彻底的慌了。

    在京子指出鵺所前往的方向是阴阳塾以后,众人虽然非常的吃惊,但一想到阴阳塾的状况,众人还不至于产生担忧。

    毕竟,阴阳塾有着全业界里最高等级的结界守护,论防御力只有阴阳厅的本部能够媲美,就算是phase3级别的灵灾,那也别想奈何得了阴阳塾的结界。

    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有实绩存在的。

    两年前,当「上已大祓」事件发生时,全东京都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唯独阴阳塾的塾舍没有出半点事,被结界牢牢的守护着,后来还不仅是保护了塾生,更是作为临时的避难所保护了众多市民,这件事情曾经在新闻上大肆报道过,让所有人都能得知。

    虽说,那个时候,阴阳塾还使用着旧塾舍,新塾舍则是去年才落成的,但只论结界的规模的话,无论是新塾舍还是旧塾舍都非常的高,新塾舍甚至还加入了许多新的术式,比旧塾舍更加坚固。

    既然如此,连旧塾舍都能在两年前的「上已大祓」事件中安然无恙,这次就算发生了同样的事件,防备等级更高的新塾舍不可能做不到一样的事情。

    结果,等到一名讲师联络了阴阳塾以后,却是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如何能够不让人惊慌呢?

    “这下麻烦了”

    即使是罗真都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失去了结界,没有了保护,以阴阳塾的力量,能不能在phase3的危害下得以自保,还真的很难说。

    即使结界的等级不下于阴阳厅,可只论实力,阴阳塾自然不可能及得上拥有着那么多的专业阴阳师守护的阴阳厅了。

    在阴阳塾里,充其量只有一群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塾生以及一群即使有专业资格亦很难说及得上现役阴阳师们的讲师。

    而别看罗真和镜伶路都不将phase3放在眼里,若是换做一般人,想对付phase3的鵺,没有一整支祓魔局的小队出手,那是断然不可能做到的。

    阴阳塾只有一群未成熟的学生跟退役的讲师,能对付得了phase3的灵灾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状况真的很糟糕。

    在这样的情况下,从机车上下来的木暮禅次郎竟是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阴阳塾里有一个叫做大友阵的人吧?他去哪了?”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为之意外了。

    “木幕先生认识大友老师吗?”

    夏目和京子同时怔然。

    “哦?”

    罗真同样眉头一挑。

    其余人纷纷面面相觑。

    至于镜伶路

    “大友!”

    这个一直死死的盯着罗真的暴力之徒有如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猛的转过视线,看向了木暮禅次郎。

    “你刚刚说什么?大友在阴阳塾?”

    镜伶路便睁大着眼睛,有如彻底的忘记了罗真的存在一样,眼中浮现而出的是之前没有见过的复杂情感。

    里面有惊讶,有愤怒,有意外,有疑惑,但最多的却是仿佛踏破铁鞋无觅处般的欣喜若狂。

    那个表现,简直就像是听到仇人的所在地一样。

    看到这里,罗真就明白。

    不仅是木暮禅次郎,连镜伶路都认识大友阵。

    这个曾经让罗真同时使用〈灵视〉跟〈天眼〉才多少看出一些端倪,察觉到其行踪,所使的〈隐形术〉的等级极高,又拥有着非同凡响的神秘的班导,其身份,果然不一般。

    “这下可有意思了”

    罗真这样子喃喃着。

    而木暮禅次郎可没有理会别人的反应。

    “怎么样?阵在阴阳塾里吧?”

    木暮禅次郎以意外熟悉的语气直呼着大友阵的名字,让那名讲师反应过来,连忙和手机的另一边进行联络。

    旋即

    “没没有!大友老师不在塾舍里!不知道去哪了!”

    那名讲师给出了更坏的消息。

    “那个家伙,这个时候到底干嘛去了?”

    木暮禅次郎有如这才提起心来一样,意识到事态严重了。

    这个反应告诉了别人,在木暮禅次郎看来,若是大友阵还在阴阳塾里的话,那即使phase3攻进塾舍中都不需要担心吧?

    但大友阵既然不在阴阳塾里,木暮禅次郎就不这么认为了。

    “镜!我们赶紧到阴阳塾那边去!”

    木暮禅次郎重新坐上机车。

    “好!”

    这次,镜伶路竟是连一点犹豫都没有,一边应下,一边咧嘴笑着。

    “我倒要看看,那个隐退的家伙待着的地方到底有多吸引人!”

    说到这里,镜伶路的语气竟是给人一种准备在那里大闹一场,让其口中的「隐退的家伙」后悔的感觉。

    但是,这已经和罗真无关了。

    “秋观!”

    夏目便来到罗真的面前,满脸担忧的这么呼唤着。

    看到夏目的样子,罗真就知道夏目在担心什么。

    除了担心阴阳塾以外,还能有什么呢?

    于是

    “我们也过去。”

    罗真当机立断的做出这个决定,并且不给别人反对的时间。

    “北斗!”

    直到这时,罗真才召唤了一直侍奉自己的使役式。

    耀眼的光便在此方空间里绽放,化作一条光带,冲上天空。

    然后,黄金的真龙在此显现。

    “那是!?”

    “土御门家的龙!”

    一个个的塾生和讲师都震撼而起了。

    这还是罗真第一次在人前召唤出北斗,不感到震撼是不可能的。

    “龙吗?也就是说他果然是”

    木暮禅次郎也有些惊讶,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

    “居然还藏着龙?”

    镜伶路面色一僵,意识到罗真刚刚居然还没出尽全力,怒火再次攀升起来。

    没有理会其余人的反应,罗真以〈刚体〉强化体能,跳到北斗的头上,让夏目亦是连忙跟上。

    这时

    “等等!”

    京子上前来,对着罗真出声。

    “也带上我吧!”

    说着这样的话的京子脸上也满是担忧。

    那也是当然的吧?

    “祖母就在阴阳塾,我有点担心。”

    京子不顾别人的惊讶,这样子请求。

    看着这个满脸担忧的少女,罗真点下了头。

    “那你也一起来吧。”

    说完,罗真将京子拉上北斗的头,让其坐了上来。

    “北斗!”

    罗真这才下令。

    北斗顿时发出一声气势高昂的龙吟,一扭修长的身体,向着阴阳塾的方向掠去。

    “镜!我们也走!”

    木暮禅次郎立即这样子出声,并让身下的机车启动,疾驰而出。

    “一个两个的”

    镜恨恨的咬牙,紧接着以〈禹步〉潜入灵脉,整个人都伴随着璀璨的光消失了。

    现场顿时只剩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塾生在讲师们的安排下,准备前往避难。

    真正的混乱,现在才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