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仓桥美代的委托-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34 仓桥美代的委托

    一年级的塾生们进行升级考试的地点本来就在涩谷,离同样在涩谷的阴阳塾并不是很远。

    以北斗的速度,仅仅是一会而已,阴阳塾的塾舍就出现在了乘坐于其头上的罗真一行人的眼中,并越来越近。

    但是,看到阴阳塾,夏目和京子却同时面色微变。

    因为,那仅仅在去年才完工的塾舍如今已经是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首先,塾舍的玻璃如同被什么高音给震碎似的,正在一点一点的产生着龟裂,持续的掉落中。

    然后,塾舍的中间一带宛如有一个庞然大物撞了进去一般,出现着一个巨大的窟窿。

    瘴气在塾舍之中弥漫着。

    而在塾舍的内部,一阵阵惊呼、悲鸣、怒吼、咆哮以及什么东西的炸裂声跟破碎声不停的在响动,告诉了别人,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

    “没有赶上吗?”

    夏目的表情显得非常的沉重。

    “祖母”

    京子则是宛如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一样,满脸的忧虑。

    即使是罗真,看到这个状况也不禁苦笑起来。

    “还说什么有强大的恶意在接近我,明明恶意离这里就最近啊。”

    这的确很讽刺。

    所幸,现在的危害似乎还不大。

    但不知道是不是罗真的错觉,总觉得鵺所带来的瘴气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不,不是错觉。”

    罗真还是肯定了这一点。

    本来,东京现在就正在发生足以媲美「上已大祓」时的灵灾现象,让东京各地的灵脉都产生混乱,灵气更是频频被扭曲,让瘴气频发,再加上现在又已经过了逢魔之时,正值灵灾活性化的时间,连之前的phase1都加强为phase2了,那phase3再加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再这样下去不会进化成phase4了吧?”

    真变成那样的话,那就连罗真都无法无视鵺带来的威胁了。

    要知道,phase4可是以一个灵灾作为中心,多数的灵灾一一发生的状况,俗称百鬼夜行。

    届时,不仅作为中心的鵺会变得更加强大,它还会影响周围的灵气,让它们化作新的灵灾,甚至让它们化作大量phase3的动灵灾,有如带领着军团一般,在东京里肆虐。

    两年前,大连寺至道便是以自身作为媒介,将灵灾降到自己的身上,让自己化作phase4的灵灾,带领着大量的灵灾,纵横全东京。

    那个时候,祓魔局为了对付这个状况都全军出动了,罗真就算再强也会感到棘手。

    但是

    “真亏phase4能够出现啊。”

    罗真会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和phase1与phase2不同,灵灾一旦达到phase3的话,那就会朝着比较稳定的形态进行过渡,因为这样才能比较好的实体化。

    有鉴于此,在抵达phase3以后,灵灾的规模反而不容易再扩大,会成长为phase4的灵灾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至少在最近两年里只有「上已大祓」的时候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就不再发生过了的样子,由此可见想成长到phase4的话会有多困难。

    若不是人为的因素,还真的很难出现。

    “偏偏,现在就是人为的因素,鵺就算什么时候变成phase4都不奇怪。”

    罗真就根据弥漫在阴阳塾中的瘴气的浓度,做出这样的判断。

    因此

    “夏目,仓桥,你们抓紧了。”

    罗真对着同骑的两名少女说出这样的话。

    “接下来我要粗暴一点了,放心,有结界保护,不会受到伤害,但你们可得注意别被甩下去。”

    说出这样的话以后,罗真不等夏目和京子做出回应,立即用力的一跺身下的北斗。

    “北斗!冲进去!”

    罗真就下了这样乱来的指令。

    而北斗就宛如嗅到了阴阳塾内浓郁的瘴气一样,感到极为不快的扭动起身体,似乎非常讨厌那股污秽的瘴气的样子,在得到罗真的命令以后,立即斗志高昂的发出龙吟,浑然一甩身体,猛然加速,冲向了阴阳塾的方向。

    目标,正是那个貌似被鵺给撞破的窟窿。

    ““呀————!””

    夏目和京子顿时被猛然加速的北斗给差点甩飞,一边抱紧着北斗的角,一边发出尖叫声。

    罗真则早已在一行人的身周展开了结界,将来袭的强风给分开的同时,自身亦是紧抓着北斗的角,让北斗高歌前行。

    下一秒钟,北斗狠狠的撞进塾舍中。

    “嘭————!”

    原本就很显眼的窟窿立即在北斗的撞击下扩大,墙壁与玻璃的碎片四散,撒向下方的街道,引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而进入塾舍以后,罗真立即下令。

    “回来吧!北斗!”

    毕竟,以北斗的体型,在空间有限的塾舍里可不怎么适合作战呢。

    北斗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解除了实体化,让坐在头上的罗真、夏目以及京子三人齐齐的落地。

    “好痛!”

    “唔!”

    夏目和京子同时摔坐在地面上,发出娇声的痛呼。

    至于罗真,自然是以〈刚体〉强化体能以后,稳稳的落在那里了。

    三人现在就在塾舍的一条走廊里。

    也许是鵺在这里大闹了一番的关系,周围不仅充斥着瘴气,墙壁、门扉和在周围的一些展示品全部都呈现破碎的状态,让走廊显得极为狼藉。

    一看到这个样子,罗真姑且不论,夏目和京子是满心的气愤。

    “鵺呢?”夏目就向着罗真问道:“鵺在哪里?”

    “还有祖母和大家呢?”京子连忙问道:“大家现在怎么样呢?”

    闻言,罗真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一个声音就凭空出现,做了回应。

    “塾生们正在咒练场中,靠着那里的结界进行着避难,讲师们正在迎击鵺,虽然形势不怎么好,但应该已经阻止了它的脚步。”

    如此一个声音,吸引了罗真一行三人的目光。

    三人立即转过头,看向了一个方向。

    只见,在走廊的拐角处,一只黑猫居然出现在了那儿,并以充满知性的目光看着这边。

    “是式神!”

    夏目如此断言。

    “祖母!”

    京子则又惊又喜的呼唤了对方。

    那只黑猫正是仓桥美代的式神。

    如今,仓桥美代应该正将自己的感官与自己的式神共享着,通过式神看到这边的状况,并借助式神跟罗真一行人在对话吧?

    “你没事吧?祖母!”

    京子立即跑了过去。

    “我没事,现在也在咒练场的结界里避难,在外活动的只有这个式神。”

    黑猫极为人性化的摇了摇头,做出这样的回答。

    随即,黑猫看了一眼夏目和京子,又是看了一眼罗真,面露犹豫之色。

    可紧接着,黑猫就如同做出什么决定似的,对着罗真一行人开口。

    “各位,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们去做。”

    仓桥美代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请你们前往一个地方,将一件重要的东西给取出来。”

    这就是仓桥美代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