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 〈奇美拉〉-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37 〈奇美拉〉

    “塾长!”

    “祖母!”

    夏目和京子同时动容了。

    仓桥美代竟是连式神都没有能够再继续维持下去,令其变回了式符。

    “难难道祖母遭遇危险了?”

    京子顿时急了。

    见状,夏目虽然也有些着急,却也知道当务之急该怎么做。

    “总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将这个东西带出去吧!”

    夏目连忙向着京子这么说着。

    虽然不知道仓桥美代遇到什么状况,但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完成仓桥美代的交代,将手中的危险物品带出阴阳塾,然后再想办法回来救援。

    “有秋观在这里,还有两名独立祓魔官,塾长会没事的。”

    夏目压下内心的动摇,努力向着京子吐露出冷静的话语。

    这也是罗真带给夏目的影响吧?

    否则,以夏目那怕生的性格,就算再倔强和固执,这个时候也会难掩动摇,做不出冷静的判断。

    现在能够做到,罗真对夏目的影响是相当的重。

    所以,京子也受到夏目的影响,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两个平日里一直在争锋相对的少女在这个危急关头便同时忘记了恩怨,进入了合作状态。

    只是,这样的夏目和京子却不知道,在离阴阳塾有一段距离的一栋大楼的天台上,被大友阵所敬畏着,又与传说等级的鬼王有所来往的一名老人在不久前曾经说过。

    “其实,老朽的「式」刚好也在阴阳塾中,但本人自称是老朽的弟子。”

    老人就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所以

    “那个东西你们还是别带走了。”

    一个极为缺乏昂扬顿挫的声音就突兀的在夏目和京子两人的耳边响起。

    “就让它获得自由,回到它本来的主人的手上吧。”

    这样的一句话就无声无息的在夏目和京子两人的背后出现。

    “什!?”

    “这!?”

    夏目和京子纷纷大惊,想回头,却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睡吧”

    缺乏昂扬顿挫的声音开始携带上咒力,并咏唱出简短的咒文,令得夏目和京子的精神瞬间被侵蚀。

    “唔”

    “啊”

    夏目和京子便感觉到脑海里涌上一股无法抵抗的睡意。

    “催眠的咒术”

    “怎么会”

    夏目与京子的身体摇晃了起来,彼此吐露出悔恨的话语以后,眼眸难以掩饰疲惫似的,缓缓的闭上。

    “嘭”

    “嘭”

    两个倒地声中,夏目和京子失去了意识。

    一道娇小的身影就这么从倒地的夏目和京子背后缓缓的走来。

    其身上,竟是穿着阴阳塾的女生制服。

    “安心吧,会将你们送出阴阳塾,不会让你们遭遇到危险的。”

    身穿阴阳塾女生制服的娇小少女便面无表情的说着这样的话,语气亦是没有携带半分的情感,如同一个机械人一样,相当的冷漠。

    旋即,少女才蹲下身,将盒子给抱了起来。

    定定的看着怀中的盒子,少女的声音这才开始带上一丝情感。

    “让你久等了。”

    说着这样的话,少女做出宣言。

    “现在就让你获得解放吧。”

    少女就这么撕开盒子上的封条,并将盒子给打开,把里面的东西给取了出来。

    那是一个鸟笼。

    一个黄铜制的鸟笼。

    鸟笼里什么都没有。

    不。

    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宛如融入了黑暗中一样,无法看清而已。

    仔细一看,鸟笼里竟是有着一只正在沉睡的乌鸦。

    而且,还是一只三足的乌鸦。

    若是在场有第三者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因为,三足的乌鸦在阴阳道里代表的意义可是非凡的。

    “八咫乌”

    少女缓缓的道出它的别名。

    八咫乌,又名三足金乌,乃是阴阳道中太阳的象征,太阳神天照大御命的使者。

    仓桥美代说过,它是咒具。

    但其实,更准确的来说,应该说它是能够化为咒具,被主人所使用的式神。

    它的名字叫做

    “————〈鸦羽〉。”

    少女一边解放了它的真名,一边解开了它的封印。

    “去吧,寻找你真正的主人。”

    少女松开了手中的鸟笼,令其慢慢的落下。

    下一秒钟

    “铮!”

    整个鸟笼陡然绽放出光芒,并凭空消失了。

    内里,三足的乌鸦豁然睁开了眼睛,其一对眼眸竟是眩目的黄金色,还有着三颗勾玉。

    名为鸦羽的式神便展开了翅膀,掠上半空。

    其身上,璀璨的金黄色光粉伴随着它的动作撒落着,有如从太阳的最深处撒出的火粉一样,异常炫目。

    代表太阳的使者就这么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随即带着阵阵光粉,飞向外面。

    少女便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幕,一会以后才转过眼帘,看向倒在地面上的夏目和京子。

    “真得搬的话,真希望至少是两个幼女。”

    说着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少女才蹲下身,将夏目和京子给搬了起来。

    至于阴阳塾,注定迎来一场大混乱。

    阴阳塾,地下咒练场。

    罗真遵循着自己留在鵺身上的追踪用的术式,最终来到的就是这里。

    而当罗真来到这里时,这里已经是一片混乱。

    “快!”

    “快点!”

    “快跑上观众席!”

    一名名的讲师正在着急的催促着一名名的塾生,让塾生们带着或惨白或铁青的脸,摇摇晃晃的从咒练场中离开,进入观众席。

    “结界展开!”

    “结界展开!”

    “展开!”

    “展开!”

    观众席上还有一些讲师犹如早就在等着塾生们的到来一样,一边确认着塾生安然无恙的过来,一边迅速的展开观众席上的结界。

    可怕的瘴气就在结界的抵挡下被阻拦,却依旧犹如大风一般的拍打在上面,激起阵阵涟漪。

    “结界!展开!”

    仓桥美代亦是在其中,手中结着法印,满脸的严肃,带领着一众讲师们一起展开着结界。

    而在咒练场中,除了有肆虐的众多phase2的灵灾以外,还有着引发这些灵灾的罪魁祸首。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高亢的咆哮就如音浪一样的炸开,掀起阵阵大气的震颤。

    进化到phase4的级别的鵺便奋力的咆哮着,让可怕的瘴气以自己为中心扩展了开来。

    看着在咒练场的中央咆哮的鵺,罗真不由得惊愕而起。

    “居然变成这样了!?”

    只见,跟先前比起来,鵺的外貌已经产生了极大的改变,不但体型暴涨了数倍,身高至少达到十米以上了,背后还长出了双翼,脑袋变成了两个,一个似猿,一个似豹,脖子也伸长了出来,手脚上长出钩爪,如同触手般蠕动的尾巴更是无法立刻看清到底有几条。

    现在的模样,与其说是金刚,不如说是双头的龙。

    “所以才被称为奇美拉型吗?”

    罗真这样子想着。

    而面对这只奇美拉,两名独立祓魔官就在奋战着。

    正是木暮禅次郎与镜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