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 火、怪、人、鸦-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40 火、怪、人、鸦

    “————!”

    奇美拉的咆哮声再次响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奇美拉的咆哮中却充满了痛苦,再也没有了凶气。

    化作不动明王八大眷属的致命火焰便一一将瘴气烧尽,最终终于是触及到了奇美拉,让炎龙咬上奇美拉的脖子,火蛇缠上奇美拉的身体,焰狮将其扑倒,灼热的巨人将其抱紧,其余形态的火焰也一一将奇美拉给覆盖进去,焚烧着奇美拉的身躯,让奇美拉的身上冒出滚滚的瘴气,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就是真正的〈火界咒〉的威能,不管是咒术、式神、妖魔还是灵灾,都能将其燃烧殆尽。

    本来还能用瘴气来抵抗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的〈火界咒〉的奇美拉,这次,面对罗真使出的真正的〈火界咒〉便变得毫无反抗之力,身上冒出的瘴气全部都在瞬间被烧尽,令得让它实体化的瘴气都开始被烧却起来,焚得奇美拉惨叫连连,身形竟是随着瘴气的消灭而缩小。

    那场景,简直就像是被投入火海中焚烧的怪物一样,一边在火海中奋力挣扎,一边哀嚎,呈现出一种庄严、神圣的仪式感。

    这才是不动明王用来烧尽魔军的咒法的真面目,一般的祓魔官乃至〈十二神将〉等级的存在都望尘莫及的风景。

    木暮禅次郎就流下了冷汗,很勉强的笑了起来。

    “没想到,除了宫地室长以外,这个世界居然还有第二个这样的怪物。”

    不,要说怪物的话,罗真还及不上宫地盘夫。

    至少,如果是宫地盘夫来全心全意的使用〈火界咒〉的话,那别说是奇美拉和这个咒练场,只怕,整个阴阳塾的塾舍以及周围的一切都会被焚烧殆尽,只剩下一片焦土吧?

    罗真还没有达到宫地盘夫那种等级。

    不是〈火界咒〉的境界不高。

    两者都是接触到不动明王的真谛的人物,在境界上是一致的。

    不过

    “室长的〈火界咒〉已经磨炼了那么多年,再凭借着他自身可怕的灵力,威力才会变得那么惊人。”

    反观罗真,虽然触及到〈火界咒〉的真谛,可练度却不高。

    木暮禅次郎基本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如果他像室长那样,将〈火界咒〉专心的练个十年,不,只需要数年就够了,到时就又是一个当代最强的阴阳师吧?”

    可惜,罗真对式神以外的咒术基本上是习得以后就不再练习,所以就算触及到不动明王的真谛,灵力也足够强大,在火力上还是及不上宫地盘夫。

    要不然,罗真绝对不会在咒练场这种封闭的空间里使用真正的〈火界咒〉之法,否则就真的会像木暮禅次郎所说的那般,别说是奇美拉,怕是整个阴阳塾和周围的一带都会被燃烧殆尽了。

    “明明练度不高却能够触及〈火界咒〉的真谛?”

    这一般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

    “如果他真的是夜光的转世”

    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毕竟,夜光可是现代咒术之父,被誉为可以媲美安倍晴明的咒术史上最高的天才。

    如果是夜光的话,那兴许也能窥视到〈火界咒〉的真谛。

    眼前这个少年若真为其转世,就算对〈火界咒〉的练度不高,能触及〈火界咒〉的真谛,同样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下夜光信徒们怕是要发疯了啊。”

    木暮禅次郎苦笑着。

    能够证实罗真是夜光转世的证据又多了一个,夜光信徒们自然不可能不疯狂。

    应该说,不仅是夜光信徒而已,别人也会因为眼前的一幕疯狂吧?

    “原来如此,藏得这么深吗?”

    镜伶路就死死的盯着全心全意的咏唱着〈火界咒〉的罗真,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一下又是龙,一下又是这个火法,跟本大爷厮杀还敢藏得这么深?”

    “土御门秋观。”

    “老子记下你了。”

    镜伶路就在心中将罗真的身影给深深的刻进去。

    欺凌弱者,追逐强者,这就是镜伶路的信条。

    即使是恶劣如镜伶路,心中依旧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对强大力量的敬意。

    无论对象,无论好恶,镜伶路对拥有强大力量的对象都会抱有敬意。

    但敬意绝非善意。

    倒不如说,镜伶路是那种将强大的对象视作食粮,通过与对方厮杀来成长的类型。

    ————〈噬鬼者〉。

    这个外号绝非随便叫的而已。

    无论是鬼还是神,将对方当做食粮来吞噬,进而使自身获得成长,这就是镜伶路的做法。

    所以,直到这一刻,镜伶路才将罗真死死的刻进心中,将其视为自己的猎物。

    “总有一天一定要干掉你,土御门秋观。”

    镜伶路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一心一意的咏唱着〈火界咒〉的咒文,将奇美拉用神火进行焚烧,让它的瘴气越来越弱,体型越来越小。

    “!”

    奇美拉终于是承受不住,发出回光返照般的咆哮,震开缠绕在身上的诸多火焰法相,煽动着烧焦的翅膀,飞了起来。

    显然,奇美拉准备逃跑了。

    “休想得逞!”

    木暮禅次郎率先发现这一点,挥出手中的神刀。

    “呛!”

    咒力的斩击划破长空,掠向了奇美拉的方向。

    感受到强大咒力的接近,奇美拉当即想避开。

    “该死的家伙就给我乖乖受死!”

    镜伶路嗤笑了一声,双手如钩爪,指尖喷出咒力,在虚空中划过,瞬间展开了九字印的咒壁,如网一般,甩向奇美拉的方向。

    “嘭!”

    正准备后退的奇美拉顿时被从背后袭来的九字印给弹开,反而撞向了迎面而来的斩击。

    “噗嗤!”

    裂帛声中,奇美拉的双翼被咒力的斩击给齐根的切断。

    “!”

    奇美拉发出哀嚎,再也飞不起来,重新掉进了火海里。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目契毗药·萨缚他·咀罗吒·赞拿·摩诃路洒拿·欠·佉呬佉呬·萨缚·尾觐南·唵怛罗吒·憾漫————”

    罗真至始至终都没有分心,依旧专心致志的咏唱着〈火界咒〉的咒文,焚烧着奇美拉,染红了咒练场。

    集合两名〈十二神将〉的独立祓魔官的力量,再以烧尽三千世界的不动明王真法,罗真将需要出动整个祓魔局才能修祓的phase4给逼进了绝路。

    就在这个时候

    “砰!”

    咒练场内的结界突然破碎了。

    “什么!?”

    “怎么了!”

    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同时一惊。

    观众席上,一众塾生和讲师同样骚动起来。

    其中,仓桥美代的声音格外震惊且颤抖的响起。

    “怎怎么会!?”

    那震惊无比的声音和突如其来的异状,令得专心致志的咏唱着〈火界咒〉的罗真都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钟,罗真看到了。

    一只漆黑的乌鸦,出现在了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