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 〈鸦羽〉-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41 〈鸦羽〉

    “呼——呼——”

    这是漆黑的羽翼在煽动所激起的声响。

    漆黑的乌鸦便从咒练场的外部突然闯入了进来,不但将观众席上的结界给冲破,而且还无视在现场弥漫的巨大火气,一边飞进咒练场里,一边洒下阵阵璀璨的火粉,看起来即不祥,又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这样的一只乌鸦就在咒练场的上空徘徊。

    其身下,三只脚异常的显眼。

    “三足金乌!?”

    镜伶路便对此产生了反应,露出惊愕的表情。

    “不会吧?”

    木暮禅次郎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连罗真都完全愕然了。

    太阳神天照大御命的使者,象征太阳的三足金乌。

    “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阴阳塾里?”

    罗真直视着在上空徘徊的漆黑乌鸦,心中讶异得无以复加。

    而更加惊讶,亦或者说是干脆震惊得无以复加的自然是仓桥美代。

    “为什么”

    仓桥美代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着。

    “为什么没有将它带出阴阳塾?”

    这句话,虽然非常的轻,可罗真还是听到了。

    “带出阴阳塾?”

    罗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眼前这只八咫鸦正是仓桥美代让自己等人从塾长室里取出来的危险物品,被封印的禁忌咒具。

    “那是咒具?”

    罗真显得更加的愕然。

    更让罗真愕然的是仓桥美代接下来的反应。

    “不行!你不能出现在这里!”

    仓桥美代就从观众席里探出身,对着半空中的漆黑乌鸦高声喊着。

    “快点从这里出去!鸦羽!”

    ————〈鸦羽〉。

    这个名字的出现,令得在场所有人纷纷都为之一震。

    “鸦羽?”镜伶路目光一凝,紧盯向半空中的金乌,道:“那居然是鸦羽?”

    “不可能!”木暮禅次郎亦是直接喊出声,道:“为什么鸦羽会出现在阴阳塾里!?”

    这同样是罗真想知道的事情。

    所谓的鸦羽,据罗真所指,本来应该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更不可能以这种形态出现的事物。

    它是夜光经常穿在身上的阵羽织,因此也有着〈鸦羽织〉这样的别名,乃是由夜光亲手开发的咒具,不仅能够让使用者拥有飞行能力,还能自发咒术、进行物理攻击、自动防卫及反击甚至还有对咒力的辅助强化等等的效果,可以说是传说等级的物品。

    祓魔官们在工作时经常都会穿上能够抵抗瘴气的防瘴戎衣,那就是仿照鸦羽进行的设计,其外形据说乃是宛如以乌鸦羽毛织成的漆黑外套,令得夜光曾经在太平洋战争时期被敌国乃至友国的人称之为暗鸦,使得后世的阴阳师亦被暗指为暗鸦,非常的有名。

    而自从夜光引发了大灵灾以后,鸦羽就被阴阳厅所接管,受到阴阳厅的管理。

    当然,说得好听点叫管理,其实是被指定为引发大灵灾的罪魁祸首所使用的禁忌咒具,并遭到封印。

    也就是说,鸦羽本来应该在阴阳厅里的才对。

    “为什么它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呢?”

    罗真不由得惊疑起来。

    “而且,居然不是咒具而是式神?”

    以罗真对式神的了解,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眼前这只疑似鸦羽的三足金乌是式神呢?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式神,而是使役式。

    “!”

    能够烧尽一切魔物的火海中,奇美拉貌似也察觉到了鸦羽的到来,对着鸦羽发出即像敌意,又像恶意的嚎叫声。

    对此,鸦羽却是充耳不闻,只是在半空中徘徊着,一对拥有着三个勾玉的金色眼眸在整个咒练场里转动,在在场的一个个人的身上徘徊。

    见状,对鸦羽最为了解的仓桥美代率先面色一变,连忙出声。

    “不好!鸦羽在寻找能够附身的对象!”

    仓桥美代就这样子喊了起来。

    “寻找能够附身的”

    “对象?”

    “什什么意思啊?”

    众人却是根本不明白仓桥美代的意思,一个个的接连表现出不安。

    在这样的情况下,仓桥美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急促的解释着。

    “鸦羽是能够化作咒具的特殊式神,也是能够自行选择主人的式神,被其所承认的只有夜光一人,唯独夜光的灵气能够让它呈现出真正的姿态,除此之外的其余人若是被鸦羽附身就会陷入暴走的状态!”

    如此解说,令得在场的其余人的面色也都变了。

    罗真亦是总算明白,为什么鸦羽会遭到封印,仓桥美代也一直在担心这个危险物品会受到瘴气的影响,从而引起巨大的灾害。

    原因很简单。

    一旦鸦羽真的被解放,出现在这个充满瘴气的阴阳塾里,那必定会变成这个样子。

    变成有如察觉到危险一般,急需找人附体,变回本来该有的姿态,进行作战的样子。

    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一是察觉到作为危险源头的奇美拉,二是因为这里有着众多的附身对象。

    现在,奇美拉找到了,为了解决掉这个危险的源头,鸦羽就开始寻找起附身用的对象。

    而被其附身的人,只要不具备其曾经的主人土御门夜光的灵气,那就必定会陷入暴走的状态。

    也就是说

    “鸦羽正在寻找可以拿来暂时使用的附身傀儡!务必阻止它!”

    仓桥美代这般急促的解释了。

    以其这句话作为扳机,鸦羽终于开始行动。

    “呼!”

    伴随着漆黑羽翼的煽动,鸦羽携带着一路的光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一个人。

    因为是想取回本来该有的姿态,进行作战的关系,鸦羽自然是挑选灵力、能力最强大的一个人来进行附身。

    那么,在这里,灵力和能力最强大的人是谁呢?

    正是罗真无疑。

    “!”

    罗真条件反射的解除了〈火界咒〉的咏唱,转而在自己的面前展开了〈魔防〉的念力之盾。

    “嘭!”

    极速俯冲而下的鸦羽顿时重重的撞在了上面,被阻止攻势似的弹开。

    但是,罗真不但没有为此庆幸,反而沉下脸来。

    “————!”

    由于〈火界咒〉的解除而从消失的火海里获得解放的奇美拉终于是逮住机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可怕的瘴气失去了抑制,从奇美拉的身上爆发出来。

    霎时间,瘴气卷动在整个咒练场上,让咒练场的地面轰然震颤而起的同时,亦让观众席上的塾生和讲师纷纷连惨叫都来不及做出,全部都被吹飞了。

    “可恶!”

    “混蛋!”

    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相继一怒,一个挥刀,一个划出九字印,相继破开来袭的瘴气。

    至于罗真,却是已经彻底的被鸦羽给盯上。

    “嗖!”

    鸦羽便如同一根漆黑的利箭,窜向罗真的方向。

    “想将我当做附身的傀儡?”

    罗真的火气也爆发了。

    “不怕死就尽管过来吧!”

    就这样,混战跟着爆发。

    状况,越来越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