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 愈演愈烈的混乱-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43 愈演愈烈的混乱

    “————!”

    这一刻里,整个咒练场的时间都宛如被静止了一样,浑然凝固。

    无论是木暮禅次郎、镜伶路、仓桥美代还是其余的塾生跟讲师,均都亲眼目睹着化作一阵黑风的鸦羽落在了罗真的身上。

    正在结着手印,调动咒力,准备施展封印的咒术的罗真即使已经用〈心眼〉窥视到了这一点,却根本无法对此作出任何的反应。

    不管是魔术还是咒术,在这一个瞬间里,都是来不及做出施展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来得及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北斗!”

    像这样,呼唤了守护自己的式神。

    “铮!”

    下一秒钟,在罗真的身上,璀璨的龙气暴起,化作炫目的光带。

    “轰!”

    落在罗真身上的黑风还没有来得及附在罗真的身上,瞬间就被暴起的龙气给炸开,弹向了高空。

    黑风就这么重新化作漆黑的八尺鸦,让鸦羽出现在那里。

    而从罗真的身上暴起的龙气则化作一条真龙,窜上半空,进入所有人的眼帘。

    宛如憋了一口气一样,被召唤出来的北斗斗志高昂的发出龙吟声。

    那龙吟声中携带的龙气甚至将在场的瘴气都给通通掀飞,令得高贵的灵气瞬间充满全场。

    “龙!”

    “是龙!”

    “土御门家的龙!”

    观众席上,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塾生和讲师看到出现在半空中的龙,立即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仓桥美代都在确认鸦羽没有附身在罗真的身上以后松了一口气,注视着半空中的北斗,露出些许怀念的表情。

    除了他们以外,其余人也通通都被北斗给吸引了注意力。

    “好!”

    木暮禅次郎就忍不住兴奋的叫出声。

    镜伶路同样看着半空中的北斗,眼眸闪烁,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至于鸦羽,在北斗出现以后,目光终于是从罗真的身上移开,盯向了它。

    迎着鸦羽的目光,北斗同样注视了过去,并发出警告般的叫声。

    一龙一鸦就这么互相对峙着,一个散发出高贵且高涨的灵气,一个散发出不祥又神圣的灵气,仿佛眼中只剩下对方似的。

    那也是理所当然。

    就像曾经见过的土蜘蛛一样,鸦羽同样是由夜光开发出来的式神,甚至与被投入军事用途的土蜘蛛不同,乃是夜光的护法皆咒具,一直为夜光所使用,并只认夜光一人的灵气,不会选择他人作为主人。

    既然如此,同样侍奉过夜光的北斗自然不可能不认识鸦羽。

    双方都是亲自为夜光出过力的式神,即使不能算是好友,那也至少算是同事。

    见到以往的熟人,北斗就向对方做出警告,鸦羽亦不再将目光放在罗真的身上,彻底的将注意力集中在北斗那里了。

    而除了鸦羽以外,还有一个存在彻底的盯上北斗。

    那就是奇美拉。

    “————!”

    看着在半空中出现,与鸦羽进入对峙状态的北斗,奇美拉发出了前所未有惊人的咆哮,完全不顾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了。

    见状,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宛如想起了什么一样,纷纷一惊。

    “不好!”

    “被龙吸引住了吗!?”

    木暮禅次郎与镜伶路便分别叫出声。

    是的。

    北斗的出现,不仅吸引了鸦羽全部的注意力,还吸引了奇美拉全部的注意力。

    或许因为种类的不同而又例外,可以前也说过,龙这样的灵性存在基本上都是属水,而且还是呈现阴性的水。

    拜此所赐,罗真为北斗开发出了寒冰的吐息,威力非凡,连拥有能够削弱咒术效果的力量的土蜘蛛都在这一招下饮恨,最终败在罗真的手中。

    而欠缺平衡且堕落成为瘴气的聚合体的动灵灾同样属于阴性。

    有鉴于此,对于动灵灾而言,同属阴性,并且还拥有着极为罕见的高贵灵气的龙是极为有吸引力的存在,就像能够招惹蜜蜂的花粉一样,出现的瞬间就会引起动灵灾的高度注意。

    现在,北斗的出现就让奇美拉完全舍弃了其余人的存在,只盯住它,发出的咆哮声中甚至携带有欣喜的意味。

    可北斗就不一样了。

    对于即扭曲又不平衡的瘴气,北斗基本上是极度不喜的,就算双方都为阴性的灵性存在,可北斗就像是清澈至极的泉水,奇美拉则是浑浊不已的污水,前者碰到后者,怎么可能会感到欣喜呢?

    当下,北斗就像看到碍眼的事物一样,对着奇美拉做出低吼。

    真龙、金乌、怪物,三种完全不同的存在就这么互相对峙且咆哮,让龙气、灵气以及瘴气以这三个存在为中心扩散。

    那场景,跟神话中的故事基本没有什么两样。

    因此,无论是木暮禅次郎、镜伶路、仓桥美代还是其余塾生和讲师,纷纷都出神的看着这样的光景,一时之间,竟是失去了反应。

    没有人察觉到,已经中断了封印的咒术,将北斗给召唤出来的罗真并没有看着这个光景,而是转过头,注视向一个方向。

    “就是那里吗?”

    彻底的放开〈心眼〉、〈天眼〉以及〈灵视〉的能力,罗真终于是察觉到了刚刚从中作梗的人的所在地。

    对方正施展着非常高等级的〈隐形术〉,在这个灵气、瘴气浑乱无比的战场上,基本不可能被发现。

    但对方既然从中作梗,以罗真的能力,全力全开的状况下,再找不到对方,那就枉费了他数十年的精进跟苦修了。

    对方貌似也察觉到自己被发现了,维持着〈隐形术〉的状态,悄然的离开。

    “想逃?”

    差点被对方给阴到的罗真自然不可能放对方离开,对自己施展〈刚体〉的技巧以后,猛的冲了出去,跑出咒练场。

    率先察觉到这一点的自然是与罗真心神相连的北斗。

    于是,北斗不顾鸦羽和奇美拉了,再次发出一声警告般的低吼以后,浑然一扭身体,追着罗真,窜出了咒练场。

    “呼!”

    鸦羽立即做出反应,竟是一煽羽翼,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

    奇美拉亦发出嚎叫,一踏地面,携带冲天的瘴气,追上了北斗。

    “站住!”

    “想逃吗!?”

    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没有任何的犹豫,纷纷追上。

    刚刚还化为一片战场的咒练场顿时散做一团,只剩下塾生和讲师,愣在当场。

    仓桥美代倒是没有愣,却也没有追上去。

    “这也是命运吗?”

    仓桥美代幽幽的叹息着,如预感到什么未来一般。

    混乱还在持续着。

    并且,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