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 那是本人,毋庸置疑-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47 那是本人,毋庸置疑

    “三个人?”

    罗真的发言,让仓桥美代、大友阵以及木暮禅次郎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其中,以大友阵的眼神最为令人感到耐人寻味。

    因为

    “我大概能够猜到你提到的是哪三个人哦,秋观君。”

    大友阵便无奈似的耸了耸肩,不是对着罗真进行解答,而是向着木暮禅次郎询问着。

    “可以告诉他吗?禅次郎?”

    大友阵向着现任的十二神将问着这样的事。

    毕竟,接下来,众人提到的三人可不是能够随便告诉别人的存在,别说是一介塾生,就是许多专业的阴阳师都还被蒙在鼓里。

    这样一来,能不能向罗真解答,首先还是得咨询一下阴阳厅方面的意见吧?

    对此,木暮禅次郎也很无奈。

    “嘛,秋观君再怎么说也算是当事人,而且实力坚强,告诉他应该不要紧。”

    言下之意就是可以为罗真解答了。

    也就是说

    “我可以认为,这三个人的身份,你们都是知道的吗?”

    罗真这样子确认着。

    “如果你提及到的那三人是我们想到的那三人的话。”

    大友阵挠了挠头,一副嫌麻烦的模样的这么说着。

    紧接着,大友阵就看向了罗真。

    “秋观君。”大友阵如此说道:“你遇到d了对吗?”

    ————d。

    这是咒搜部独有的暗语,指的是藏身于咒术界幕后的某个阴阳师。

    他是长久的岁月以来一直在暗中活跃的一位存在,虽未实际引起什么大事件,可却几乎能够在所有的大事件中见到对方活动的迹象。

    这位阴阳师的真实身份如今依旧还在迷雾当中。

    但是,对方却是如此自称。

    “芦屋道满。”

    大友阵道出了这个名字。

    “你遇到他了,对吧?”

    这句话,大友阵说得极其笃定。

    显然,大友阵已经完全猜到了。

    罗真顿时陷入了沉默。

    ————芦屋道满。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令人无法忽视了。

    只要是阴阳师的话,那就都应该耳闻过这个名字。

    他被人们称之为道摩法师,曾经与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切磋过道法,亦是安倍晴明一生当中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最大的劲敌兼对手,乃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传说中的阴阳师。

    换言之,名为芦屋道满的传说中的阴阳师是在距今千年以前的平安时代活跃的人物,更是身为安倍晴明后代的土御门家的宿敌。

    正是因为这样,听到那个老人自称是芦屋道满的时候,罗真才会觉得即荒唐,又像是在开玩笑。

    不是因为对方是传说中的人物。

    要说传说中的人物的话,身为迦勒底的御主,罗真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甚至亲身使役过神话传说中的英雄和豪杰,更是与那样的英雄和豪杰对峙且厮杀过,如果仅是因为对方是传说中的人物,那根本不可能让罗真那么惊讶。

    真正让罗真感到惊讶的是对方的存在。

    千年前的人物居然会在现代出现,这件事情本身才是令罗真感到惊讶的事情。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迦勒底,不管是神灵还是英灵都还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尚未完全了解的领域。

    如果那个老人真的是芦屋道满的话,那意味着什么呢?

    “降神”

    罗真便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出这样的一个词汇。

    “————”

    整个塾长室顿时变得沉重起来,让空气都似乎稀薄了不少了。

    是的。

    如果那个老人真的是芦屋道满的话,那就意味着出现了降神的奇迹。

    而且,偏偏降的不是别人,而是芦屋道满这个土御门家的宿敌。

    这才是让罗真觉得玩笑开大了的原因所在。

    只是

    “那可不是能够随随便便就能出现的东西,现在就认为是降神的话未免太着急了。”

    大友阵推了推眼镜,难得一改吊儿郎当的模样,极为冷静的开口。

    “虽然本人自称是芦屋道满,但这并未得到确认,也许是有人冒充道摩法师的名号,更有可能是继承芦屋道满之名的法师的子嗣,不一定就是本人,所以咒搜部才会将其认为是代号为d的谜之阴阳师,并将其认为是威胁。”

    大友阵就这么说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与其相信对方是存活了千年,亦或者是完成降神的奇迹的传说中的阴阳师,将其解释为冒充亦或者是有人继承了该名号才是人之常情。

    可罗真还是想这么说。

    “那是本人,毋庸置疑。”

    罗真极其肯定的说出这样的话,让大友阵为之怔然。

    连木暮禅次郎都无法保持沉默了。

    “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呢?”

    木暮禅次郎注视向罗真,表情同样认真了起来。

    对此,罗真反而满脸的漠然。

    “很简单。”

    当下,罗真极为直言不讳的开口。

    “我可不认为那样的怪物会在现代出现两个,有一个炎魔已经算是奇迹了。”

    这是罗真最为真实的想法。

    要知道,现如今,罗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已经到了什么等级。

    在法兰西的特异点以后,罗真在刀剑神域的世界里苦修十数年,不停的精进着自己的技术,不但习得了心眼的能力,还将召唤术的等级提升了上去,早在那时就已经今非昔比,之后又在这个世界里修行了十数年,不但习得咒术,还获得众多使魔跟式神,更自持有底牌和王牌在身,一身实力究竟如何,如今还未可知。

    但是,从罗真没有在木暮禅次郎和镜伶路的身上感受到威胁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至少,只是十二神将等级的人物的话,罗真是可以对付得来的。

    可十二神将就已经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人物。

    由此可见,罗真的实力虽然还未得到证实,但再怎么说也不同于以往了。

    唯有两个人,让罗真感觉到实质的威胁。

    一个就是被称为当代最强阴阳师的宫地盘夫。

    一个就是自称为芦屋道满的那个老人了。

    因此,罗真绝不认为,这样的人物会仅仅是冒充和继承。

    最重要的是,身为一名御主,与神话传说中各种各样的英雄和豪杰有所接触的罗真几乎是本能的理解了对方的本质。

    对方绝非冒充与继承。

    罗真敢这么肯定。

    大友阵和木暮禅次郎不知道这一点,却也认可了罗真的发言,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