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 找回来的替罪羊-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53 找回来的替罪羊

    “————”

    阴阳塾的走廊上,空气的氛围便显得有些过于沉重,令得有些压抑的寂静都在周围弥漫。

    罗真与土御门泰纯彼此相视,双方的眼神却过于平静,一点都不像父子之间该有的模样。

    事实上,连两人相处的气氛都一点也不像父子,若是有第三者的这里,感受到两人之间的这种氛围,那一定会为之惊讶且奇怪吧?

    可这就是罗真与土御门泰纯之间的关系。

    不是罗真不念土御门泰纯的养育之恩,只是土御门泰纯从来没有做过除此之外的事情,所以罗真也不能说是将其当做一名父亲,更多的是将其当做一名恩人而已。

    至于土御门泰纯则是一直都和罗真保持着距离感。

    所以,两人之间会变成这样,似乎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不过,表面上的敬意罗真还是会给土御门泰纯的。

    “父亲既然来了阴阳塾,为什么不先通知我一声,让我去迎接呢?”

    罗真非常客气的说出这番话,对于一向不讲究的他而言,算是非常难得了。

    但是,土御门泰纯却一点都没有对此进行回应。

    “你,要去吗?”

    土御门泰纯就只是固执似的问着这个问题而已。

    想必,土御门泰纯已经知道了。

    知道罗真此行是被谁给邀请过去,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

    仓桥美代也说过吧?

    土御门泰纯是一名观星术士。

    而且,还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观星术士。

    现如今,仓桥美代的观星能力已经衰弱到了几乎快什么都看不见的状况。

    土御门泰纯却正好相反,观星的能力正值蒸蒸日上的时期,应该给土御门泰纯带来了不少的帮助吧?

    因此,土御门泰纯肯定是通过观星看到了什么,才会特地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阻止罗真。

    所以,罗真是这么问的。

    “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吗?”

    罗真这么问了。

    对此,土御门泰纯微微沉默着,随即冷静的出声。

    “你去的话,很多人的命运都将因此改变。”

    这就是土御门泰纯到这里来的理由。

    只是

    “如果我不去,那这个命运就不会改变吗?”

    罗真直言不讳的话语,让土御门泰纯再次沉默。

    紧接着

    “至少,它不会来得太快。”

    土御门泰纯便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罗真的察觉,总觉得土御门泰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言语间似乎显得很无力。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为不让这个命运来得太快,你究竟做出多少的努力了呢,父亲。”

    罗真便即有些同情又有些怜悯的如此发问了。

    闻言,土御门泰纯脸上的平静终于是被打破。

    “是吗?”土御门泰纯便自言自语般的道:“你已经知道了啊?”

    对于这个问题,罗真给出的答案非常的明确。

    “是的。”罗真淡淡的道:“塾长已经告诉过我一些事,让我解开了一些疑问。”

    什么疑问呢?

    “夜光的转世。”

    罗真的这句话,令得土御门泰纯认识到了。

    认识到自己一直试图隐瞒的事情,终究还是暴露了。

    而且,还是暴露在罗真的面前。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罗真已经开始正视夜光转世这件事,因此,在塾长室里,早乙女凉的问题解决以后,罗真就向仓桥美代询问了夜光转世方面的事情,从而得知了真相。

    “「土御门夜光已经成功转世,并成为了当代土御门当主的儿子」————这是导致我一直被怀疑是不是夜光转世的传闻。”

    罗真的声音缓缓的响开。

    “但是,这个传闻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没错。

    这是最开始的疑问。

    “既然有传闻,那就肯定有导致这个传闻出现的源头吧?”罗真这样子道:“所以,我一直在想,这个传闻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到底是有人故意散播谣言还是确有其事,如果是有人故意为之,这个人的目的有是什么,如果是确有其事,那对方又是怎么确认夜光会转世为您的儿子呢?”

    这算是非常理所当然的疑问吧?

    “而前者姑且不论,假设是后者,在这个世界里,到底是什么能够导致人未卜先知般的得知这件事情?”

    罗真就这么向着土御门泰纯抛出这样的问题。

    可答案的话,罗真不需要土御门泰纯来回答。

    因为,这已经很明显了。

    “能够做到这种预知未来的事情的能力,众所周知的不就有一种吗?”

    罗真向着土御门泰纯似笑非笑的说着。

    是的。

    “————〈星咏〉。”

    “只有这种能力才能让人预知未来,得知未来会发生的事情。”

    罗真便揭穿了这一点。

    “塾长就跟我说了,得出这个预知的人就是您。”

    土御门泰纯。

    这位土御门家的当主在还没有继承位置之前,曾经与土御门鹰宽一样,进入了阴阳厅里工作。

    在那时,土御门泰纯觉醒了观星之力,读出了自己会生出夜光的转世的未来。

    因为土御门泰纯觉醒观星能力时,身旁还有别人,包括阴阳厅的厅长,仓桥源司,于是,这件事情就暴露了出来,进而流传而开。

    “据说,在那之后不久,您就离开了阴阳厅,回到土御门家隐居,连鹰宽叔叔都辞去咒搜部的工作和您一起离开,顺便的还带走了当时在祓魔局工作的千鹤阿姨。”

    罗真如此说道。

    “而您在此之后就与分家若衫家的女儿结婚,并孕有一子,当时,塾长和厅长也都在场,亲眼看到您的妻子怀孕,肚子里有阳气散发,毋庸置疑是一名男孩。”

    既然如此,根据土御门泰纯曾经的读到的未来,这名男孩就是夜光的转世。

    这点,同样毋庸置疑。

    可是,问题来了。

    “请问父亲。”罗真直视向土御门泰纯,道:“您的儿子现在在哪里呢?”

    此话一出,全场皆默。

    土御门泰纯像是意识到事情已无法挽回似的,闭上了眼睛。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些事情的真相就开始浮上水面。

    比如,为什么土御门泰纯一直都不跟罗真提及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又一直与罗真保持距离感的问题。

    答案其实很简单。

    “这只是我的猜测。”

    罗真平静的出声。

    “我猜,您是不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将来被卷入夜光引起的众多黑幕跟事件中,所以选择将他藏起来了吧?”

    至于罗真

    “我是你找回来的替罪羊。”

    罗真漠然揭穿。

    “假冒您的儿子,假冒夜光转世,用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挡下所有的灾难的替罪羊。”

    这就是一切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