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 只要你主动配合-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55 只要你主动配合

    “就是这里吗?”

    离阴阳塾有一段距离的一处河岸边,罗真来到了这里,环顾向四周。

    这里是离阴阳塾最近的河岸。

    将罗真叫来河边见面的人并没有说明具体的地址是哪里,那么,罗真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儿了。

    “如果不是这里的话,那就是在耍人了吧?”

    故意卖弄神秘,不留下详细地址,结果却是难以找到的地点的话,那就算是罗真都会有脾气的。

    不,应该说正因为是罗真,所以才有脾气。

    “所以,别再卖弄了,赶紧出来吧。”

    罗真转过头,看向前方一处阴影处,直接扔过去这么一句话。

    而此话一出

    “感觉挺敏锐的,难怪能够让鸦羽和飞车丸都占不到便宜。”

    有些粗矿的声音就从那里传出,让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金发,独臂,并且还散发出显而易见的可怕鬼气。

    这样的存在,罗真只能想到一个。

    “角行鬼吗?”

    罗真的眼眸缓缓的凝起,注视了过去。

    “嚯?没感到惊讶吗?”

    角行鬼同样眯起眼睛,却是从容不迫的迎着罗真的目光,露出佩服般的表情。

    对于角行鬼来说,罗真的冷静应该是非常罕见的东西吧?

    毕竟

    “很少有人能够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在我的面前保持冷静,你胆量不错。”

    角行鬼由衷的做出这样的称赞。

    这并不是自卖自夸,而是现实。

    眼前之人是谁?

    存活了上千年,曾经在酒吞童子的旗下骁勇善战,最后被夜光所降服的传说中的鬼王。

    面对这样的存在,一般人也就算了,如果是像罗真这样拥有出色的见鬼之才的人,那几乎一下就能视得压倒性的强大鬼气扑面而来。

    那股可怕的鬼气,乃是之前未成熟的鵺怎么样都及不上的,不管是phase3还是phase4都一样。

    至少,罗真是立即有所判断。

    (恐怕要在〈十二神将〉等级之上,就算及不上宫地盘夫,如果是木暮禅次郎或者镜伶路那种等级的话,对上他,胜算恐怕不大。)

    由此可见,活了上千年的鬼究竟有多可怕。

    罗真就认为

    (这只鬼王怕是得达到最上级使魔的等级了。)

    或许还达不到战略级,可绝对是战术级的层次,足以媲美一流的从者了。

    这就是罗真的感觉。

    与其相比,罗真的灵气却比一般人还微弱,甚至连精力旺盛的小孩子的灵气可能都比罗真强,更别说是和散发出如此可怕的鬼气的存在相比了。

    这个状况,一般来说,灵气微弱的那一边应该会受到强大鬼气的影响,从而心神失守,昏厥在地,甚至当场精神崩溃都有可能。

    可罗真的灵气明明那么微弱,却如同理所当然般的承受住了来自角行鬼的鬼气,保持着冷静,让角行鬼不得不挑起眉头,说出这样的话语。

    但是

    “既然连飞车丸都出现了,再出现一个角行鬼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罗真泰然自若的说着这样的话。

    “说的也是呢。”

    角行鬼浑然一笑,像是个豪迈的黑道头子一样,只有注视在罗真身上的目光显得极为锐利。

    被千年的鬼王如此紧视,不得不说,压力真的很大。

    可惜

    “找我到这里来应该不是为了卖弄你的力量,而是为了你曾经的主人,夜光的事情吧?”

    罗真承受着鬼气和压力,撇了撇嘴,这般出声。

    “怎么?你也想像那些夜光信徒一样用力量来逼我觉醒?还是想像你的同僚那般让鸦羽附身在我身上啊?”

    说到这里,罗真的语气已经是带上了些许的挑衅。

    显然,角行鬼既然将罗真叫到这里来,那除了这样的原因以外,别无其余事情了。

    事实也是如此。

    “是后者。”

    角行鬼非常干脆的承认了。

    “我想让你使用鸦羽。”

    说着,角行鬼抬起了仅剩下的那只手。

    就在这个瞬间,半空中,一只漆黑的三足乌鸦猛然掠下,扑打着羽翼,一边洒出火粉,一边落在角行鬼的手臂上。

    三足乌鸦一对转动着勾玉的金色眼眸顿时转了过来,停在罗真的身上。

    “鸦羽”

    看着这只三足的乌鸦,罗真的眼眸微微闪烁。

    因为被封印的禁忌咒具不见了踪影的关系,如今,不仅是祓魔局而已,连咒搜部都已经出动,正在整个东京里大肆搜索,企图找出鸦羽的行踪来。

    木暮禅次郎会被派到阴阳塾,一方面是为了向罗真询问芦屋道满和早乙女凉方面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鸦羽。

    要知道,对外,鸦羽一直是声称被封印在阴阳厅中,而不是在阴阳塾。

    为什么这样的禁忌咒具会出现在阴阳塾,这件事情也得弄清楚才行。

    最后,仓桥美代亦给出了解答。

    “被封印在阴阳厅里的只是鸦羽的替代品,真正的鸦羽一直都在阴阳塾。”

    原因很简单。

    “阴阳塾本来就是由夜光所创办的私塾,原名夜光塾,就像曾经的阴阳寮改名为如今的阴阳厅一样,在夜光死去以后改名为阴阳塾,从而延续至今。”

    这就是鸦羽会被封印在阴阳塾里的理由。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身为塾长的仓桥美代认识生前的夜光。

    或许,鸦羽就是夜光托付给仓桥美代,亦或者是仓桥美代私自将其隐瞒下来,藏在阴阳塾里,那也说不定。

    现在,阴阳厅方面便全面下达了指示,让祓魔局和咒搜部一起出动,全面搜索鸦羽的所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而言,鸦羽早就应该被找到了,却直到现在才出现在罗真的面前,而且还是和角行鬼在一块。

    看来,鸦羽是被角行鬼或者飞车丸特意隐藏起来,方才能够瞒过祓魔局和咒搜部的搜寻。

    而角行鬼便带着鸦羽,再一次的出现在罗真的面前。

    目的,自然就是和飞车丸一样,打算让鸦羽附在罗真身上,证实他的身份了。

    “原来如此,这次是准备用蛮力来让我就范了吗?”罗真摊了摊手,道:“暗算不成就明着来,你们也挺有特色的嘛。”

    这是罗真的想法。

    但这次,罗真说错了。

    “不用那么麻烦也行。”角行鬼看向罗真,竟是这么说道:“只要你主动配合,那不管是明强还是暗算都没必要吧?”

    “主动配合?”罗真微微一怔,随即失笑道:“你觉得我会主动配合吗?”

    对于罗真的这句话,角行鬼是这么说的。

    “在此世间漂泊千余年,就算是我也明白,人类之所以不妥协,只是因为代价不够而已。”

    角行鬼就这么冷静的开口了。

    “所以,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