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新混乱的序章-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61 新混乱的序章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早乙女凉走在了这里,一直沉默着。

    其身旁,肩膀上停着漆黑的乌鸦的角行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与其并肩而走。

    周围的人都没有察觉到这显眼的二人组以及三足的乌鸦。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之间弥漫起了非常沉重的氛围。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角行鬼如同打破这阵压抑的沉默一样,进行了询问。

    对此,早乙女凉的回答没有半分的犹豫。

    “继续找。”

    早乙女凉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回答。

    “该怎么找?”

    角行鬼即没有反对,亦没有支持,只是继续询问。

    这一次,早乙女凉同样没有任何的犹豫。

    “去土御门家。”早乙女凉漠然道:“土御门泰纯那里肯定有我们要的答案。”

    这就是早乙女凉的决定。

    角行鬼倒是惊讶了起来。

    “你终于打算离开东京了吗?”

    角行鬼似乎真的很意外的样子。

    可是,早乙女凉却没有再进行回答。

    “先去跟道摩法师道别吧。”早乙女凉只是这么淡淡的道:“该是时候解除契约关系了。”

    “好吧。”角行鬼摊了摊手,道:“那我就再奉陪你一次吧。”

    两人就这么混入了人群,消失不见。

    不久以后,两人离开了东京,前往了土御门家。

    只是,这一趟,两人注定白跑。

    因为,这样的结果,土御门泰纯早就已经预料到。

    这里是位于一片黑暗之中的祭坛。

    祭坛并不大,周围亦没有光,只有祭台上的蜡烛的火光在摇曳着,显得有些灵异。

    而在祭坛的前方,正有一名少女站着。

    少女的身上竟是穿着阴阳塾的女生制服,留着一头有点卷的齐肩短发,并编了几条小辫子,小辫子上还绑有着一些玉珠,看起来颇有种高贵的感觉。

    仔细一看,少女的发色竟是非常显眼的鲜红色。

    现在,少女便站在祭台前心无旁骛的念诵着咒文。

    “————此间之阴阳师,谨向泰山府君及冥道诸神禀告————”

    少女竟是咏唱出这样的咒文。

    “————在此,日月交辉,我,相马多轨子以当代阴阳师之名,传承秘技————”

    咒力在少女的身上鼓动,令其手中所拿着的一份写满祝词的都状自动翻着。

    “————众神啊,请让灵魂归位————”

    少女就这么结束了咏唱,并将都状抛向半空。

    “嘭!”

    写满祝词的都状顿时燃烧了起来,化作火光,飘向了祭坛。

    在那里,有着一张符篆。

    那是式符。

    只不过,式符上的术式并不是墨水所写,而是由鲜血所刻下。

    火光就落在上面,如同一团鬼火一般,融入到式符中。

    少女便小心翼翼的对着式符出声。

    “六人部先生?”

    少女唤出来的名字是这样的。

    “铮”

    就像是为了响应少女的声音似的,式符发出了朦胧的光芒。

    见状,少女露出了笑容。

    “欢迎你回来,六人部先生,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留下这样的话,少女伸出手,将祭坛上的式符给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少女的背后出现了一道身影。

    “公主,我回来了。”

    这样向着少女毕恭毕敬的弯下腰的正是先前那名戴着单边眼镜,穿着有如绅士般的青年。

    少女貌似早就感觉到青年的到来,转过身,看向了青年。

    “回来了吗?夜叉丸?”

    少女就这么称呼了青年。

    “是的,公主。”

    名为夜叉丸的青年一边优雅的行礼,一边看着少女手中的式符,露出了笑容。

    “已经将六人部给唤回来了吗?”

    夜叉丸像是在注视着同志一样,对着少女手中的式符出声。

    式符再次散发出光芒,像是在做出回答。

    同时,少女也出声了。

    “已经将六人部先生给唤回来,和你一样,都将作为我的「八濑童子」来服侍我,今后,你就将他称为蜘蛛丸吧。”

    少女就为自己手中的式符所代表的式神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知道了,公主。”

    夜叉丸很是干脆的点头。

    “对了,夜叉丸。”少女有如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突然满脸期待的看向夜叉丸,这般道:“你已经见到秋观了吗?”

    少女竟是极为亲昵的唤着罗真的这个名字。

    而且,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少女的眼中不但有期待,还有渴望与开怀。

    显然,少女对素未蒙面的罗真抱有着极大的好感。

    夜叉丸并没有对此感到奇怪。

    “是的,公主,属下已经见到了土御门秋观,所以,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向公主汇报。”

    夜叉丸不失优雅的低下头,这么说了一句。

    “已经确认了,土御门秋观并不是夜光的转世。”

    此话一出,少女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紧接着,少女激动了起来。

    “不可能!”少女便激动道:“为什么秋观不是夜光的转世!?他不是泰纯的儿子吗!?”

    过度的激动,让少女身上的灵力都有些紊乱。

    “沙沙!”

    受到少女的灵力的影响,名为夜叉丸的青年的全身竟是出现了裂核反应。

    这名青年赫然便是少女的式神,现在少女的灵力紊乱,他便受到影响,连实体化都变得有些不稳定了。

    但夜叉丸似乎已经料到少女会有这个反应。

    “请别慌张,公主,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夜叉丸便一边劝诫,一边微笑着进言道:“毕竟泰纯君一直都在逃避自己的责任,兴许就是他做了什么,那也说不定。”

    少女顿时沉默了。

    随即,少女有些无力似的出声。

    “那真正的夜光转世究竟是谁呢?”

    这个问题,应该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吧?

    对此,夜叉丸眼眸闪烁,心中似乎有什么想法,却没有将它说出来,而是这么问了。

    “既然土御门秋观不是夜光的转世,那我们该用什么态度对他呢?”

    闻言,少女犹豫了一下下,随即看向夜叉丸。

    “就算秋观不是夜光的转世,他的才能也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连现任的〈十二神将〉都能匹敌,我认为我们也应该接纳他成为我们的同志。”

    少女说着这样的话,并且越说越起劲,之前的无力已经不见,重新恢复了期待跟渴望。

    “你觉得呢?夜叉丸?”

    少女便向着自己的式神进行询问。

    “您的决定是正确的,公主。”夜叉丸立即附和,只有脸上的优雅笑容始终不变,这样说道:“小女也已经成为那个人的式神,那个人也是名义上继承土御门家的下一任当主,我认为这个决定非常的棒。”

    “是吧?”少女立即展颜一笑,很开心的道:“那就按照预定,由我进入阴阳塾去接触秋观吧。”

    “一切遵循公主的决定。”夜叉丸再次行礼,并道:“这边也会派人前往土御门家进行监视和调查。”

    “啊,拜托你了。”少女点下了头。

    于是,新的黑暗开始接近,掀开新混乱的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