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 很短暂的宁静-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62 很短暂的宁静

    就这样,波澜壮阔的灵灾恐怖攻击事件在此落下了幕布。

    虽然背地里依旧暗潮涌动,可至少,在表面上,事件已经完全解决了。

    没过多久,东京里的市民们就恢复到正常生活中,因灵灾而产生损害的建筑物以及马路等等的设施也在进行着修复,宛如灾后的重建一样,到处都能看到施工的迹象。

    除此之外,祓魔局与咒搜官的车辆也一直在一条条的道路上疾驰,忙得是不亦乐乎。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经过此次被命名为「上巳再祓」的事件,东京的灵脉比过去变得更加容易波动,令得东京内本就频发的灵灾现象变得更加频繁,使得祓魔官们的工作变得辛苦了不少,即使phase3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再频繁出现,但phase1与phase2却颇为多见,容不得祓魔官们马虎。

    而咒搜官们则还在对这次事件的起始做着善后的工作,例如寻找失踪的鸦羽,以及借着一次的机会在暗中活动的双角会的夜光信徒的逮捕等等。

    据说,咒搜部的部长天海大善就对此次事件产生了极大的不快,准备来一次大动作。

    “不但本应该在本厅封印的禁忌咒具失踪,连双角会的人都再一次的跳出来进行灵灾恐怖攻击,别以为这样还能逍遥法外,混账们。”

    天海大善就抱着这样的想法,让咒搜部也几乎全军出动,满东京的进行搜索。

    显然,六人部千寻这名双角会的夜光信徒步上大连寺至道的后路,继续在东京引发灵灾恐怖攻击的事情令得天海大善愤怒,又令得天海大善产生了不小的危机感,终于是无法坐视双角会带来的威胁了。

    毕竟,谁又能够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出来再一次的引发灵灾恐怖攻击呢?

    为了避免这样的灾难继续发生,咒搜部对双角会的围剿已经是势必的事情。

    再加上鸦羽失踪,背地里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存在在暗流涌动,天海大善这位咒搜部的部长估计已经嗅出了不寻常的气息,准备先下手为强了吧?

    拜此所赐,此次行动还真揪出了不少双角会的夜光信徒,甚至为阴阳厅来了一次大清洗,从中揪出了不少身为夜光信徒的间谍。

    有鉴于此,祓魔官和咒搜官在这些日子里几乎是随处可见,令得阴阳厅的车辆四处行驶,频繁至极。

    至于阴阳塾,因为塾舍遭到phase4的破坏的关系,目前已经停课。

    “既然升级考试也已经结束了,那就当做提前放假吧。”

    仓桥美代做出这样的决定,提前结束了阴阳塾的这个学期以及这个学年,并趁着这段时间对塾舍进行修复。

    也就是说,罗真的一年级塾生生活已经以这样的形式落幕。

    等到再次开学时,罗真就是二年级的塾生了。

    当然,升级考试若是无法通过,那就别想升上二年级。

    而一年级塾生们的升级考试虽然因为「上巳再祓」的事件一度中断,但阴阳塾考核的本来就是素质方面的能力,不是真的想让塾生们祓除灵灾,因此还是能够做出评判,决定出合格人员。

    罗真自然非常顺利的度过了,夏目和京子同样一点意外都没有,三人一起升上了二年级。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此次事件以后,不少能力不足的塾生都受到瘴气的影响,导致灵方面遭受打击,一度精神不振,心神不佳,最终导致许多塾生都自主退学了。

    其中多为一年级的塾生,让罗真一下子少掉不少同期的同学。

    不过

    “本来一年级升上二年级以后就得面临绝大多数人自主退学的状况啊。”

    二年级开始,塾生们的实技课程将会增多,考验也从个人素质逐渐的转变为真实实力,会因此退学的人一直都有很多,只有真正的精英才会留下来。

    现在,这些人只是提前离开,真正有能力的依旧会留在阴阳塾就对了。

    顺带一提,这件事情,罗真还是从醒来的夏目那里听说的。

    这些日子以来,罗真一直都在整理脑海里得到的大量咒术知识,除此之外,除了每天都去看望夏目和京子以外,没再做其余的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概两天以后,夏目和京子才相继的醒来。

    醒来以后,京子直接被仓桥家的人给接走了,罗真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到,连夏目都一度接受了咒搜官们的调查,双方似乎都因为接触过鸦羽的事情被好好的审问了一番的样子。

    理所当然,醒来以后,知道自己被暗算,从而使鸦羽被解放,夏目一直都为此懊恼,但知道对方是曾经同为土御门分家的子嗣,而且还是那个夜光的护法,名留青史的飞车丸以后,夏目又变得极其惊讶,然后也变得无话可说了。

    可在那之后,夏目又不知为何,对早乙女凉燃起了非常严重的对抗意识,在罗真继续整理脑内的知识并一一实践部分咒术的时候,夏目也鼓足了劲,一直都让罗真陪她进行咒术比试,磨炼技艺,非常的投入其中。

    看着夏目这个样子,罗真亦只能无可奈何。

    原因很简单。

    “估计是好强的个性在作祟了吧?”

    既然飞车丸是曾经的夜光的式神,现在还在为了曾经的主人在暗中行动,从而盯上罗真,作为罗真的式神,夏目的对抗心就不是来得莫名其妙了。

    当然,早乙女凉是曾经的分家之人,夏目也是分家之人,而对方是夜光的式神,夏目又是被传闻为夜光转世的罗真的式神,甚至被认为是罗真的飞车丸,如今被真正的飞车丸这样糊弄,夏目会升起对抗心,那也一点都不奇怪。

    罗真只希望夏目别在奇怪的地方越来越努力就行。

    如此这般,罗真总算是迎来了短暂的宁静。

    不过,那真的很短暂。

    就在罗真一直沉浸于得到的咒术知识,并与夏目一起精进着的时候,新的学年已经开始了。

    然而,在那之前

    “唔”

    “啊”

    在一条无人的小巷里,一个个身穿各种各样的制服的人便躺在地上,发出苦闷的叫声的呻吟着。

    罗真和夏目就各自身穿制服,站在这些人的中间,看着这些躺了满地的人,眉头深深的皱着。

    “呐,夏目。”罗真叹息般的询问道:“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闻言,夏目也苦笑了起来。

    “已经是第二十三次了,夜光信徒的袭击。”

    夏目这样子说着。

    是的。

    这个月,罗真一共受到了二十三次夜光信徒的袭击。

    次数,惊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