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 可得好好收下(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63 可得好好收下(求月票)

    自从咒搜部开始大张旗鼓的行动,令得双角会的夜光信徒一点一点的被揪出来以后,罗真就不断的受到夜光信徒的袭击。

    “王啊!该是您觉醒的时刻了!”

    “阴阳厅正在对我等进行围剿,这是藐视王的愚蠢之举!”

    “明明理所当然的使用着王留下来的咒术,他们却准备对身为王忠实的仆从的我们做出这种事情,不可原谅!”

    “还请北辰王降临!现在正是我等对愚蠢的阴阳厅揭竿而起的时机!”

    来到罗真面前的夜光信徒便一个个的即激动又癫狂的如此呐喊着,表现出来的却是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模样。

    显然,咒搜部对双角会的大肆围剿,已然令得这个地下组织濒临动摇的危机。

    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被逮捕,甚至有可能彻底被灭亡,再加上对阴阳厅的愤怒以及自身的狂意,夜光信徒们便一一前来袭击罗真,想让信仰的王出手,带领他们,反抗阴阳厅。

    但这自然是一种自取灭亡的行为,换来的只是罗真的烦不胜烦。

    于是,每次夜光信徒的出现,罗真都不会手下留情,尽情的在他们的身上试用自己得到的术式,将他们放倒。

    可惜,即使是这样,夜光信徒还是频繁来袭,这个月就已经来袭了二十三次,几乎天天都会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罗真都会觉得不耐烦。

    “咒搜部到底在干什么?”

    看着这倒了满地的夜光信徒,罗真就极其不快的吐露着这样的责难。

    虽说夜光信徒来袭一事也怪不得咒搜部,可因为咒搜部的行动夜光信徒才会频繁的找上自己,这也是事实。

    “我可不相信天海大善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现在我可以当做是咒搜部打算放任我受袭击吗?”

    罗真便对此感到极为不快。

    “这也没办法啊。”夏目倒是看得很开似的道:“现在东京还是一团乱的状况,祓魔局因为频发的灵灾已经焦头烂额,咒搜部也得搜寻鸦羽的消息,再加上道摩法师、角行鬼以及飞车丸等人物接连登场,咒搜部现在可是自顾不暇。”

    因为这样,顾不得罗真这边的状况似乎也能理解。

    可既然是这样

    “既然是这样,那怎么还有闲人可以来监视我呢?”

    罗真撇了撇嘴,这么说着。

    就在罗真的话语落下的瞬间,数名持枪的咒搜官闯入了进来。

    “我们是咒术犯罪搜查科的人!请老实配合!”

    为首的一名咒搜官做出这样的高声呐喊,让其余的咒搜官也手脚利落的散开,开始对趴在地面上的夜光信徒进行逮捕。

    “这”

    夏目顿时哑然。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每逢有夜光信徒袭击罗真时,没过多久,咒搜官就会立即赶过来,将犯罪者给逮捕。

    “每次都来得这么及时,真是辛苦你们了呢。”

    罗真有些似笑非笑的说着这样的话,让为首的咒搜官不由得黑下了脸。

    没办法。

    虽说每次在夜光信徒来袭以后不久,咒搜官就会立即赶来,可在他们赶来的时候,罗真早就已经将袭击者都给解决了。

    所以,这个所谓的「及时」还真是有点讽刺的意味在这里。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咒搜官每次都能那么快就赶来呢?

    想到罗真刚刚所说的「监视」二字,答案已经揭晓了。

    “咒搜部是打算将我们当做诱饵,用来引诱双角会成员上钩吗?”

    夏目将这个问题给抖了出来。

    闻言,为首的咒搜官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一会以后才叹息出声,这般开口。

    “详细的状况,两位去见天海部长就知道了。”

    看来,罗真与夏目是受到邀请了。

    于是,两人一起前往了阴阳厅。

    阴阳厅,厅长室。

    在厅内人员的带领下,罗真与夏目来到的就是这里。

    上次,罗真是独自一人前来,面对的是阴阳厅内三名最高的负责人:仓桥源司、天海大善以及宫地盘夫。

    而今天,罗真不再是独自前来,身边有身为其式神的夏目,面对的人则是仓桥源司和天海大善,宫地盘夫则并不在场。

    此时,仓桥源司坐在办公桌后,正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海大善如同上次一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中则握着一把扇子,面对罗真和夏目的问题,竟是直接承认了。

    “确实,我早就知道咒搜部一旦开始行动,夜光信徒一定会频繁的找上你,所以我早就安排人在暗地里监视着,一旦发生状况,立即向我汇报。”

    天海大善用合起的扇子敲了一下手心,对着罗真露出桀骜不驯的笑容。

    “当然,我的本意可不是故意拿你做诱饵,姑且还是有特地吩咐下去,务必首先考虑你的安全,虽然以你的能耐,估计也没这个必要。”

    天海大善就这么干脆的承认了这件事情。

    如此干脆利落的承认,反倒让夏目有些无言以对,根本追究不起来。

    罗真则是有些耐人寻味的出声。

    “这边可是受到袭击者的威胁,起因则是咒搜部的行动,难道咒搜部不用为此负起任何的责任吗?”

    这句话,与其像是在追究,不如说像是在刁难。

    天海大善貌似看出罗真心中的不爽,嘴角顿时上扬。

    “嘛,我倒是也考虑过给你安排护卫,但又听说你跟镜交过一次手,让他对你无可奈何,连木幕都对你的本领赞叹有加,认为你已经有不下于国家一级阴阳师的本事,既然如此,与其给你配一些得反过来被你保护的实力不济的护卫,不如交给你自己处理反而比较简单吧?”

    也就是说,天海大善是找不到能够用来保护罗真的专家,方才只能置之不理。

    “所以呢?”罗真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的道:“我就得理所当然的帮你们咒搜部解决来袭的夜光信徒囖?”

    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对此,天海大善自然不会没有自觉。

    “再怎么说我还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阴阳塾的塾生因为咒搜部的行动遭遇危险,还让他自己解决。”

    天海大善敲了一下手中的扇子,对着罗真蓦然一笑。

    “所以,我也帮你好好争取了一次好处,你可得好好收下。”

    说完,天海大善对着门外出声。

    “好了,你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