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 不自然的少女(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67 不自然的少女(求月票)

    (式神吗?)

    感受到在相马多轨子的身后摇曳着的危险存在,罗真瞬间做出这样的判断。

    如果换做别人的话,这个时候应该会认为是有人施展〈隐形术〉躲在相马多轨子的身后,而不是认为那是式神吧?

    因为,基本上,式神都是灵性的存在,能够解除实体化,变回灵体,这样就无法被人所轻易的窥视到,反倒是有人施展隐形时,见鬼才能优越或者灵感敏锐的人就有办法发现对方的存在了。

    现在,有什么存在在相马多轨子的身后出现,并且能够在没有出现的状况下被窥视到,那么,很多人应该都会认为对方是施展了隐形躲在相马多轨子身后的人,不会认为那是式神。

    但罗真不一样。

    他可以非常肯定那是式神。

    而且,不仅仅是一个而已,还是两个。

    这不单单是因为罗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相马多轨子与这两个存在之间的灵力联系,更是因为罗真现在的咒术知识让他在这方面的眼力一下子攀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所以,罗真知道,这两个式神之所以会轻易的被自己窥视到,原因只是因为对方进入了戒备状态,准备随时实体化,应付突如其来的袭击。

    针对相马多轨子的袭击。

    (还真是小心啊。)

    罗真就产生了这样的感想。

    不过,这不代表着对方就疏忽大意,为了戒备便让自己轻而易举的被发现。

    证据就是夏目乃至铃鹿都没有发现这两个式神的存在,只有罗真才发现了这一点。

    (这也是因为咒术知识方面的收获带来的见识与灵性方面的成长吧?)

    罗真默默的这么想着。

    这个时候,铃鹿的烦躁似乎也达到了极点。

    “既然你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铃鹿二话不说的抛下这样的话语,紧接着拽住罗真的衣袖。

    “别在那里发呆!不是要走吗?那就赶紧的!”

    铃鹿便火大似的这样嚷嚷着,并用力的拖着罗真,准备将其拖走。

    “等等等啊!铃鹿!”相马多轨子连忙出声道:“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让我碰到秋观,连夏目也在,你就让我跟他们聊聊吧!”

    相马多轨子便恳求般的说出这番话,看起来颇有些可怜的样子。

    但是,比起这个,相马多轨子说出来的话更让人在意。

    “夏目?”

    夏目就因为相马多轨子对自己的称呼而感到有些惊讶。

    “一上来就直接叫名字啊?”

    罗真亦是有些意外着。

    毋庸置疑,不管是罗真还是夏目,都是第一次见到相马多轨子。

    而以初次见面而言,直接叫别人的名字,未免显得太过于自来熟了吧?

    “啊!”

    相马多轨子似乎发现了这一点,顿时捂住嘴巴。

    紧接着,相马多轨子才有些歉意般的出声。

    “对不起,没经过你们的同意就擅自叫了你们的名字,但这绝对不是我没有礼貌,我只是太想跟你们成为朋友了而已。”

    相马多轨子一边道歉,一边说出极其真诚的话语来。

    说得如此真诚,让人根本无法相信她是在说谎。

    也就是说,相马多轨子应该是真的很想跟罗真和夏目交朋友吧?

    但是,在那之前

    “那个你认识我们吗?”

    夏目有些犹豫的问出了非常关键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相马多轨子展露出了非常耀眼的笑容。

    “是的,我在很早之前就听说过你们,也看过你们的照片,所以知道你们。”

    相马多轨子似乎因为能够和夏目对话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一样。

    “你是土御门夏目,土御门分家之人,虽然不具备分家的血脉,却拥有优秀的才能,并且承受了分家的家规跟义务,自小就以成为本家的式神而努力,是一个即漂亮又认真还很有责任感的人,没有因为血缘方面的问题逃避自己的责任,真的很了不起,所以我一直都很想见你一面。”

    相马多轨子便以开朗的语气说出这番话,不管是内容还是口吻,均都让人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用心的程度,肯定是像她所说的那般,早就将这些事情铭刻于心了。

    “我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啦!”

    夏目顿时有些害臊了起来,连忙摆手摇头。

    “才不是,你真的很厉害,尤其是使命感方面特别让人敬佩,还请你堂堂正正的抬头挺胸,这是值得被赞叹的事情,不需要感到不好意思。”

    相马多轨子却这样子劝说了夏目,看来是真的对夏目很有好感的样子,令得夏目都脸红红的低下头去了。

    然后,相马多轨子才转过视线,看向罗真,眼中的神采变得更加明亮,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你是土御门秋观,土御门本家的继承人,自小就展现出极其惊人的咒术才能的名副其实的天赐之子,咒术界的奇迹,早在不到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继承了家族代代相传的灵兽,现在不过进入阴阳塾一年就已经能够媲美〈十二神将〉等级的国家一级阴阳师,我有听说过你在「上巳再祓」的时候独自祓除了phase2的灵灾,挡下一名独立祓魔官的失控,还在阴阳塾里正面承担phase4的祓除工作,甚至还对抗了鸦羽的附身,无论哪一样都是非常惊人的成就,我也早就想见你一面了。”

    说到这里,相马多轨子就像是一个在数着偶像的光荣事迹的少女一般,越说,表情就越灿烂。

    不过

    “其余的姑且不说,关于鸦羽的那件事,虽然从安全上来考虑的话,不让它附身是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情,但既然是夜光的转世,就算只是传闻,还没有得到证实,但只要有一点可能性,那就不应该对鸦羽进行单方面的抗拒,也许你真有可能是夜光的转世,那拿回属于你的一切,再背负起前世的伟业跟遗志才是一名合格的阴阳师该做的事情哦?”

    相马多轨子突然语锋一转,像是想提醒一下一般,这样子向着罗真说了。

    这真的只是随口的提醒而已吧?

    然而,本人却说得相当认真的样子。

    这让罗真眯起了眼睛,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那要是我不是呢?”罗真耐人寻味的道:“要是我不是夜光的转世,从而因为鸦羽的附身暴走,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换来了相马多轨子的怔然了。

    但相马多轨子还是做出了回答。

    “这样的确很不好。”相马多轨子即有些困扰,却又笑着道:“不过,但凡是有一点可能性就应该试一试,否则就只是在逃避自己的命运而已吧?”

    此话一出,气氛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