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 「降神」(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72 「降神」(求月票)

    “啪!”

    当双手合十的击掌声猛然响彻而起,在夜空下的郊外回荡而开时,此世最大级别的仪式开始了。

    这将是超出目前世界的力量,结合此世的〈阴阳术〉以及异界的〈召唤术〉两种奇迹方才能实现的神秘。

    准备已经完成了。

    虽然祭坛过于简陋,但在咒术方面的处理上却相当完美。

    而作为举行仪式的存在,罗真自身亦是拥有着最高等级的才能和能力,仅限在「召唤」这一方面,无人能够企及。

    所以,对此世界的神灵进行召唤的条件已经准备得相当充分,就算祭坛过于简陋,但只是召唤神的一部分,而不是其本体的话,那凭借罗真的能力,依旧能够弥补。

    于是

    “————方天地初发之时,於高天原成一神————”

    罗真的声音化作神圣庄严的咒文。

    “————其名,天之御中主神————”

    “————次,高御产巢日神————”

    “————次,神产巢日神————”

    “————此三柱神者,皆独神成坐而隐身也————”

    这样的咒文便如同引动世界的言灵,让周围的空间都泛起一圈圈的波纹。

    这是日本神话《古事记》中的摘要,同时也是向天上众神献上的祝词。

    据说,由天照大神所统治的天津神所居住的地方名为高天原,有别于地上的大八州,乃是飘浮在海上、云中的岛屿,在日本神话的传说中为众神居住的天上世界,与地上人类居住的苇原中国和地下的黄泉国共同组成三大领域,并且位于最上位。

    如今,罗真准备做的事情既然和降神无异,那献上这段祝词,向高天原的众神请示,即为理所当然之事。

    只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降神的仪式会不会成功可很难说。

    所以,罗真才要加上另外一份力量。

    “————宣告————”

    罗真的咒文便陡然一转,从神圣庄严的祝词化作金戈铁马般的战歌。

    “————汝之身体在吾之下,吾之命运在汝之剑————”

    若是迦勒底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为罗真现在正在咏唱的咒文感到大吃一惊吧?

    因为,这是用来召唤从者的咒文。

    这一个瞬间,罗真就以〈神灵召唤〉的术式为基准,咏唱召唤从者的咒文,如之前准备的那般,打算如同召唤相当于英灵分身的从者一样,将神灵的分身结合仪式给召唤出来,从而达到降神的目的。

    因此,罗真必须咏唱这段咒文。

    “————若遵从吾之呼唤,就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在此回应吾吧————”

    罗真便不断的咏唱着,并巧妙的改变其中的术式。

    “————在此起誓————”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完成世上一切恶行之人————”

    “————汝将受言灵缠绕此生,为吾之力、吾之剑,展现汝之尊严和神话————”

    “————来吧,天地的守护者啊,在此降临————”

    就在这一个瞬间

    “轰————!”

    在罗真的身上,狂暴的灵力爆发了。

    惊人的灵力如同一道连接天地的光柱一样,一边升上高空,一边深入大地。

    顿时,大地的灵脉同时觉醒,连天际都被撼动一般,剧烈波动了起来。

    “什!?”

    “这!?”

    这惊人的声势,令得在边上观望着的夏目和铃鹿同时大吃一惊。

    与此同时,位于祭坛的四面八方的八个模仿罗真外形的简易式同时催动咒力,张开结界,让一层坚固的八角柱状的结界如屏障一般,在四周升起,将祭坛给笼罩在其中。

    可是,被誉为在内部绝对无法打破的这个最高等级的结界,面对这一刻里被罗真引发的惊人天象,竟是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秋观!”

    “那个家伙究竟在干什么啊!?”

    夏目和铃鹿便同时叫出声来。

    特别是铃鹿,如同被吓到一样,连连嚷嚷而起。

    “只不过是引动灵脉而已的话怎么可能产生这种天地异象!?你究竟打算做什么啊!?笨蛋!”

    铃鹿就这么叫了起来。

    看来,作为一名研究专家,铃鹿终于是察觉到了些许的端倪了。

    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大连寺!结界!”

    夏目便不顾之前的生疏了,连忙向着铃鹿出声。

    只见,从地底下暴起的可怕灵气正充满着整个〈八阵结界〉的内部,如光柱般连接向天空,令得〈八阵结界〉一直都在摇晃着,一副随时有可能破碎的模样。

    “骗人的吧”

    铃鹿的面色变得铁青一片。

    只不过是单纯的灵气爆发而已,居然就让声称绝对无法从内部打破的〈八阵结界〉动摇成这个样子,里面充满的灵气究竟有多强大啊?

    而这么强大的灵气,若是突破结界,冲向外面,那究竟会引起多大的灾难呢?

    只要稍微想一想,铃鹿就觉得自己快站不稳了。

    “快点维持结界!”

    当下,铃鹿也同样顾不得别的事情了,冲着夏目喊了一声以后,猛的一合手掌,催动起〈十二神将〉等级的咒力,注入到眼前的结界中。

    “嗯!”

    夏目同样连忙结起手印,主持起结界,注入了咒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八角柱状的结界变得亮了起来,一下子稳固了不少,却依旧摇摇欲坠着。

    这让夏目和铃鹿更加的震惊,亦更加的害怕。

    “秋观!”

    “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两个少女便相继发出呻吟。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超越法则的可怕力量。

    感觉到了压倒性的灵性存在感。

    感觉到了庄严肃穆的神圣气息。

    感觉到了足以冲破世界的束缚的惊人强大。

    从未有过的感觉,令得夏目和铃鹿全身都为之冻结。

    紧接着,无论是夏目还是铃鹿,均都视见了。

    视见正满脸肃穆的咏唱着咒文的罗真的背后,仿佛有一个延伸至远方天际的广大空间在摇曳一般的出现。

    那是仿佛世界与世界在重叠一样的现象。

    曾经,罗真举行〈泰山府君祭〉时同样出现了这种状况。

    当时,罗真连接了名为泰山府君的伟大灵存在,所以泰山府君神的力量浮现,形成这种状况。

    现在,罗真再一次的连接神所在的世界,令其与现世重叠,却不仅于此,还将存在于那个世界的高等灵存在唤往这个世界。

    这就是最原始、最根源、最危险的咒术之一————降神。

    于是,世界宛如破了一个大洞一样,似从异次元中不停的涌出力量来一般,让大量的灵气无止尽的往现世溢出。

    面对这一幕,夏目和铃鹿已经完全呆滞了。

    直到

    “砰!”

    八角柱状的结界终于破碎。

    恐怖的灵气,宣泄向了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