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各方云动(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73 各方云动(求月票)

    东京,阴阳厅。

    在阴阳厅的其中一条走廊上,相马多轨子正心情很好的走在这儿。

    这样的心情,相马多轨子已经维持了好几天。

    理由也很简单,就是因为跟罗真以及夏目见面,并彼此聊了一段时间而已。

    相马多轨子一直都在希望能够与罗真和夏目见面,然后和那两人成为朋友。

    虽然最后得知罗真并不是夜光的转世,但对于相马多轨子而言,这点没有对她产生多大的影响。

    因为,对于相马多轨子来说,夜光不是应该神化、追随的存在,而是志同道合的伙伴。

    之所以对夜光有所追求,理由也仅仅是这样而已,最多就是希望能够和转世的夜光成为朋友,毕竟在相马多轨子看来,两人既然志同道合,那成为朋友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为此着实值得她开心。

    现在,罗真已经被证实不是夜光的转世,但既然罗真是土御门家的正统继承人,又拥有着那么出色的才能,连分家的人都侍奉着他,与其有所渊源的铃鹿也是他的式神的话,那迎接他成为自己的同志,绝对是有必要的事情。

    既然如此,不管是不是夜光,对于相马多轨子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有鉴于此,相马多轨子现在是真的很期待。

    期待自己能够得到罗真的理解,与他成为志同道合的同志,然后一起走上追寻阴阳道的极致,互称为朋友的那一天的到来。

    为此,相马多轨子还计划在今年进入阴阳塾就读,与罗真进行接触。

    而明天就是阴阳塾的开学之日。

    这样一来,相马多轨子的心情都不好都不行了。

    “真希望明天快点到来。”

    这是相马多轨子现在唯一的念头。

    可惜,相马多轨子的期待注定无法完成了。

    “————!”

    就在这个时候,相马多轨子全身的血液都有如沸腾了起来一般,体内的灵力都似燃烧了起来一样,令得她的灵气彻底的乱掉。

    “什!?”

    相马多轨子豁然滞下脚步,俏脸上满是动容之色,紧接着如同感到痛苦似的,握住胸口,瘫在地面上。

    “公主!”

    “公主!”

    几乎是在同时,侍奉相马多轨子的两个式神在其身后出现。

    这两个人,一个是有如绅士般的贵族青年,一个是有如学者般的年轻男子。

    这两人,正是侍奉相马多轨子的式神,被称为八濑童子,分别命名为夜叉丸和蜘蛛丸的存在。

    此时,夜叉丸与蜘蛛丸便因为主人的异状脸上同时一变,齐齐上前,扶住相马多轨子。

    “公主,你怎么了?”

    蜘蛛丸便面色一阵变化,急切的进行着询问。

    “这是共鸣?”

    反观夜叉丸,有如察觉到怎么回事一样,戴着单边眼镜的眼中浮现出惊讶的神色。

    没错,这是共鸣。

    “我没事。”

    相马多轨子便捂着胸口,似忍耐着灵气的暴走一样,脸色虽然有些不太好看,可眼中却充满了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紧接着便通通转化为狂喜之色。

    凭借着特殊的体质,相马多轨子可以感受到发生了什么。

    “是秋观!”

    相马多轨子便有如终于找到了此生的意义和唯一值得托付全部心意的对象一样,欢喜的叫了出来。

    “秋观在降神!”

    相马多轨子极为肯定的说出这样的话。

    “什么!?”

    蜘蛛丸顿时大为吃惊。

    “果然”

    夜叉丸则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一边和相马多轨子一样感到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一边亦是透露出喜悦和不解的情绪。

    喜悦是因为降神的奇迹居然在这个时候降临,对于一直在追寻此道的夜叉丸而言不可能不感到喜悦。

    不解则是因为不知道罗真明明不是夜光的转世,为何能够在现在这种时候突然实现降神的奇迹。

    连蜘蛛丸都这么说了。

    “土御门秋观真的能够降神?这是真的吗?部长?”

    蜘蛛丸便这样称呼了夜叉丸,并进行着询问。

    对此,夜叉丸虽也感到不解,却没有怀疑。

    “既然身为「巫女」的公主都这么说了,那这肯定没错,即使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

    唯有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秋观!秋观!”

    相马多轨子挣扎着起身,一副无比欣喜,想赶紧见到罗真的模样。

    但以相马多轨子现在这个状态,自然不能任由其这么做。

    “蜘蛛丸,先将公主带回去休息。”

    夜叉丸这么命令了蜘蛛丸。

    “是。”

    蜘蛛丸顺从的点下头,显然两人虽都为相马多轨子的式神,但就地位而言是夜叉丸比较高的样子。

    蜘蛛丸就这么带着相马多轨子,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夜叉丸,一边抱起手臂,一边让眼中浮现出若有所思的光彩。

    “看来得先去知会「他」一声,让「他」将土御门秋观给带过来了。”

    夜叉丸这么喃喃着,嘴角亦上扬了起来。

    随即,夜叉丸解除了实体化,消失在了这里。

    与此同时,在离东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还有人对罗真的降神产生了共鸣。

    “嘎!嘎!嘎!”

    撒落着火粉的三足乌鸦便在天空中不停的徘徊飞舞,一边飞还一边发出至今没有过的尖锐的叫声。

    底下,角行鬼和飞车丸均都看着这一幕,沉默不语着。

    “是我的错觉吗?飞车丸?”角行鬼便咧开嘴的笑道:“我怎么感觉好像有熟悉的气息在东京降临啊?”

    “你也是这么感觉到的吗?”早乙女凉沉默了半响,随即道:“那是金乌和玉兔的气息,而且不是像鸦羽跟月轮这样的仿造品,是非常正统的神气。”

    “降神吗?”角行鬼叹息道:“既然是金乌和玉兔,那看来应该是那个小鬼搞出来的事情了,居然敢做出这种事,那可是连夜光都办不到的事情啊。”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他是怎么办到的。”早乙女凉面无表情的道:“我们得重新回东京了。”

    “这样好吗?”角行鬼无所谓的询问道:“我们已经抓住土御门家的尾巴,就快找到人了吧?”

    “没问题。”早乙女凉漠然回道:“既然金乌和玉兔都降临了,相信他们也会坐不住的。”

    “也好。”角行鬼点了点头,紧盯着东京的方向,道:“除了金乌和玉兔以外,我似乎还感觉到更熟悉的气息,不回去看看可不行啊。”

    于是,两人便带着鸦羽,重新走上回东京的路。

    另一边,在一栋不为人知的房屋里,土御门泰纯看着自己面前摆放的一个星盘,沉默了下来。

    “星象乱了?”

    土御门泰纯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发生了,那肯定是大事。

    “未来变得更加难测了”

    土御门泰纯便幽幽的叹着气。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用力的打开。

    “泰纯!”

    “泰纯!”

    这样喊着土御门泰纯的是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

    只见,土御门鹰宽满脸的严肃,土御门千鹤则慌了起来。

    这让土御门泰纯有了不好的预感。

    然后

    “春虎不见了,冬儿似乎去追他了。”

    土御门鹰宽言简意赅的话语,让土御门泰纯闭上了眼睛。

    “终究逃不过吗?”

    土御门泰纯当即决定。

    “出发去东京吧。”

    土御门家开始了行动。

    就这样,各种各样的人开始往东京汇聚。

    乱象,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