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 爆发!爆发!爆发!(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74 爆发!爆发!爆发!(求月票)

    就在各方各派的人均都往这边聚集而来时,于爆发的灵气中,罗真却是苦不堪言。

    “真是失策!”

    罗真便紧闭着眼睛,维持着合掌的手印,一边喷出强大的魔力与咒力,一边咬牙支撑着,不断的咏唱出维持术式和仪式的咒文。

    不这样做的话,术式随时都会瓦解,仪式随时都会失败,爆发性的可怕灵气更是随时都会失控,宣泄向四面八方,并将自己给吞噬。

    现在,罗真就处于这样的危机当中,如何能够不苦不堪言?

    “没想到,最后居然变成这样了”

    罗真的心便微微往下沉去。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确是罗真的失策。

    为了促进此次仪式的成功,罗真做了许多的准备,事前更是一直在脑内模仿仪式的过程,并进行调整,直到确认万无一失了以后才决定要在今晚举行仪式,降下金乌和玉兔的分灵,制作出新的鸦羽和月轮,连失败时的处理方式都准备好,不可谓考虑得不周全。

    然而,考虑终究只是考虑,现实总是充满了意外。

    直到正式开始仪式以后,罗真才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虽然自己已经具备了〈召唤术〉和〈阴阳术〉中所有的知识,可这个世界的神和迦勒底的神是不一样的。

    双方都是高等的灵性存在,这点倒是没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是彼此的存在方式。

    在迦勒底的世界里,神早在很久以前就与人类诀别,随着人类发展科技,神亦前往了高次元的世界,无法再与现世联系,连和英灵一样,以从者的形式进行分灵,从而现界都很难做到,更别说说直接显现了。

    反观这个世界,神虽然也无法随便的显现,但他们却是无处不在的。

    根据帝式的理论,神遍布整个世界,有如构成世界的其中一个要素,存在本身甚至超越空间乃至时间的概念,甚至超越了数量的概念,即是同一个体,又是无数存在的集合体,无法用数字来概括它,或者说是人类的认知无法正确掌握它的存在形式。

    而以泛式的理论来解释的话,其实,所谓的神就是灵灾的一种而已,只是和其余的灵灾有着根本性的规模上的区别。

    phase是无法自然恢复的灵气的扭曲。

    phase2是能够造成物理性损害的瘴气。

    phase3是得以实体化的动灵灾,自此便能形成各种各样的灵性存在,诸如鬼、龙等等,都在其中。

    phase4则是以自身为中心,持续引发灵灾产生的百鬼夜行。

    而有这么一种说法。

    当phase3、phase4的灵灾继续深化演进,使灵灾的连锁到达极限之后,灵灾的根本将不再是灵气偏向扭曲的状态,而是会变回常态,最后为世界所接受。

    据说,这样的存在将会成为万物充满灵气的其中一种形态,进而普遍化,扩散向全世界,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换言之,灵灾发展到极致将会变成神。

    自古以来便存在的是自然神,表现为阴阳道中的八百万神灵。

    以人类为核的存在是人格神,表现为历史上的英雄所化的灵体,即英灵。

    这就是神灵与英灵之类的御灵,归根究底,到最后,都会变成神。

    这就是灵灾的最后阶段,俗称————phase5。

    换言之,在这个世界里,神虽然为最高等的灵性存在,人类至今为止都还没有将其解明,可他们离人类其实并不算遥远,因为他们无处不在,就算处于不同的相位,却也并没有与人类彻底诀别。

    有鉴于此,罗真本来打算降下金乌与玉兔的一部分的做法,竟是意外的将金乌和玉兔的本体给召唤了下来。

    是的。

    此时此刻里,罗真召唤出来的不是金乌和玉兔的部分分灵,而是真真正正的本体。

    如果是在迦勒底的世界的话,因为神灵所在的世界与现世无法连接,就算是能够召唤神灵的奇迹,成功率也很低。

    可反过来说,正因为成功率很低,如果是加上条件,仅限召唤神灵的一部分,那难度就会下降许多,进而可以允许成功了。

    偏偏,罗真现在不是在迦勒底的世界,而是在这个世界里,阴阳师的世界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降神,在还没有加上条件限制的时候就已经成功了,导致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分灵,本体就直接被唤了下来,并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金乌与玉兔的灵气就一口气涌向现世,方才导致出现这么惊人的灵相,天地都为之异变。

    而罗真根本就控制不住这股爆发性的灵气,令其差点在现世扭曲。

    如果变成那样,那绝对会变成远比「上巳大祓」与「上巳再祓」更加可怕,足以比拟半个世纪前的大灵灾,甚至超过那一次的大灵灾的可怕灾难。

    毕竟,这可是两位神灵的灵气遭到扭曲,变成瘴气的话,届时,别说是东京了,恐怕整个极东岛国都会遭受此灾。

    为了不让灵气失控,罗真从刚刚开始就拼尽了全力。

    “————以献高天原众神之祝词太祝词,祓禊洁净万物————”

    罗真吟诵着这样的咒文,并「啪」的击掌,让咒力涌向四面八方。

    这是最上祓的祝词,拥有净化灵气的效果,让罗真的咒力向外扩展,令周围肆虐的灵气恢复控制。

    “————高天原尔宣天之祝词太祝词,吞没世上罪衍,祓净身心————”

    罗真便不断的咏唱着祝词,一口气净化周遭的灵气,并一点一点的将它们纳入控制中。

    这不是单纯的用蛮力进行祓除,而是视金、木、水、火、土等五气的协调,尽可能的补充、削减或是调整所需的灵气的高超技术。

    能做到这种事情的阴阳师屈指可数,必须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训练,不停进行调整阴阳五气,导正灵气偏离这种枯燥的工作,下过一番苦功才能真正熟练的技巧。

    但罗真却凭借着脑海里的大量咒术知识,根据夜光生前的经验,将它做得无比完美。

    当然,即使是这样,还是有相当惊人的灵气在往外爆发。

    就算罗真的技术再完美,力量跟不上的话,那也行不通。

    于是,罗真咬了咬牙。

    “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了!”

    罗真猛的举起右手。

    “铮!”

    右手上,隐藏在露指手套下的令咒豁然亮了起来。

    “————以令咒命令我的————”

    这是罗真所持有的两张王牌中的一张,可以解放为数三枚的令咒,将它们化作纯粹的魔力,填充进自己的魔术回路中,获得巨大的魔力补充。

    罗真便一口气解放了自己的三道令咒,让它们黯淡下去的同时,化作惊人的魔力,注入了自己的体内。

    下一秒钟,恐怖的咒力从罗真的身上爆开。

    周围肆虐的灵气顿时微微一滞,终于受到了罗真的控制。

    只是,这种控制是暂时的。

    就算得到三道令咒的力量,想一直控制这股可怕的灵气,那也办不到。

    不过,如果罗真想将灵气送回去,把金乌和玉兔请离,那还是办得到的。

    可那样一来,罗真的仪式亦将正式宣告失败。

    “赔上三道令咒的结果是失败吗?”

    罗真眼眸闪烁,嘴角咧起一个肆无忌惮的笑容来。

    “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以本体作为素材!”

    “你们就成为我的式神吧!”

    “金乌!玉兔!”

    做出如此宣言的瞬间,罗真的眼中蓦然闪起了红光,背后亦是陡然喷出大量的血气,化作一对鲜红的羽翼,在其身后展开。

    “铮!”

    与此同时,罗真的左手上,如同令咒般的纹路亮了起来。

    于此刻里,罗真解放了自己的第二张王牌。

    然后,罗真的魔力暴涨了十倍。

    瞬间,凌驾于神灵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