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 显现于世的神灵(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75 显现于世的神灵(求月票)

    另一边。

    当〈八阵结界〉破碎,罗真的八个简易式的式神一下子被爆发的灵气给吞没,瞬间被烧成灰时,在外部维持着结界的夏目和铃鹿的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

    那就是

    “完了。”

    是啊。

    完了。

    如此可怕的灵气爆发,距离其最近的罗真首先就得玩完,其次就是夏目和铃鹿,紧接着,等到这可怕的灵气扭曲,化作实质的灵灾,那整个东京或许都得玩完。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这种规模的灵气化作瘴气,那别说是百鬼夜行,比这更可怕的状况都随时有可能发生。

    届时,还有什么灾难能够比得过它呢?

    「上巳大祓」?

    「上巳再祓」?

    不。

    或许,连半个世纪前发生过,最终导致东京灵灾频发整整半个世纪的大灵灾都及不上它,那也说不定。

    到那时,有多少人得在这一次的灾难里丧生呢?

    这种事情,连想都不需要再继续想下去。

    所以,当那宛如世界末日来临一般的灵气风暴宣泄而出时,夏目和铃鹿的心中已经是充满了惊恐和绝望。

    但是,在那可怕的灵气风暴中,庄严的祝词更快就响了起来。

    “————以献高天原众神之祝词太祝词,祓禊洁净万物————”

    伴随着最上祓的祝词的出现,暴走的可怕灵气才稍微受到了些许的控制。

    “————高天原尔宣天之祝词太祝词,吞没世上罪衍,祓净身心————”

    灵气在临近扭曲的边缘里被硬生生的拖了回来,在令人惊讶的效率下,以非常精妙的技术被净化、修复,致使其暴乱之势都稍微减缓了些许。

    不过,那也仅是些许而已。

    即使可怕的灵气被人给硬生生的拖住扭曲的脚步,足以说明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的技术和实力有多么的高深,但这用来形成高等灵性存在的灵气之可怕,绝对不是区区一人之力就能控制得住的。

    假如换一个人,就算是夜光转世,亦或者是安倍晴明再现,那都无法将这临近于爆发边缘的灵气给拖回来吧?

    可惜,仅限于身为一名召唤者,在这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却是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大,即使寻遍所有世界,能够在驾驭、使役、操纵方面的支配力上胜过他的人都是不存在的。

    “————以令咒命令我的**————”

    于是,当这样的一个声音从灵气的风暴里响彻而起时,一股连足以形成高等灵性存在的这些可怕的灵气都掩盖不了的惊人力量从其中爆发了出来。

    这股力量便通通都转化为咒力,如同一张网一般,一口气的兜住了所有的灵气,让它们生生的停滞了下来。

    说来复杂,其实,这整个过程的变化几乎可以说是行云流水间就完成了。

    从夏目和铃鹿的角度来看,两人就是目睹到巨大的灵气冲破了〈八阵结界〉的束缚,宣泄向了外面,紧接着就在触及自己之前生生的滞下,不再得以扩展。

    那一幕,简直就像是看着一个灵气的海啸似被定在空间中似的,令得瘫坐在地面上的夏目和铃鹿一阵惊疑不定。

    然后

    “轰————!”

    仿佛整个天地都震颤起来一般,可怕的灵气风暴的中心,一阵庞大无比的力量再次暴涌而出。

    这股庞大无比的力量不断的往上暴涨着,如同永无止境似的,不住的攀升,比先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对,具体的倍数还是能够得出来的。

    不是一倍。

    不是三倍。

    不是五倍。

    不是七倍。

    十倍!

    那股力量相较于之前便整整暴涨了十倍!不多也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灵气的风暴中,模模糊糊间,夏目和铃鹿似乎看到。

    “红色的羽翼?”

    是的。

    有一对红色的羽翼在其中展开,极其的显眼。

    紧接着,背着这对红色的羽翼的人便伸出了双手,让十指窜出了十根鲜红的线。

    那是凝聚到了极限,仿佛能够将人的眼球都给灼烧般的线。

    这样的十根线便从灵力风暴中探出,再没入到灵气风暴之内,有如捕捉到了什么似的,将其束缚了起来。

    在那凝实到极限的力量线之下,控制住周围的灵气风暴的支配力亦是暴涨了十倍,让即使夜光再世,安倍晴明现身都无法控制住的可怕灵气给彻彻底底的支配了起来。

    旋即,对方就操纵着这十根凝聚的力量线,利用暴涨了十倍的力量,将这足以形成高等灵性存在——「神」——的灵气给拖了回去。

    “嗡————!”

    顿时,宣泄向四面八方的灵气风暴有如时间倒退了似的,全部都往回缩。

    最后,这些灵气汇聚成了两只灵兽,在十根力量线的束缚下,被拉到了祭坛的一件大衣以及一枚戒指之上。

    “嘭!”

    大衣顿时喷出了大量的火粉。

    “哗!”

    戒指散发出美丽的光华。

    而将所有的灵气都聚集在这两件咒具之上的罗真则是背着红色的羽翼,眼中泛着红光,手中的十指延伸出一根根鲜红的魔力线,将其连接到两件咒具之上,全身都散发出骇人的力量,面色却显得有些苍白。

    可即使是这样,罗真依旧一动手指,让十根魔力线中的其中一根舞动了起来,于半空中刻画出一道道的咒纹。

    “封!”

    伴随着罗真的一声令下,于半空中成形的咒纹全部飞出,落在了大衣和戒指的身上,最终融进了内里。

    做完这些,罗真才宛如大功告成一般,将十根魔力线全部散掉。

    “嘭”

    刹那间,罗真背后的红翼也炸裂似的消散,令得罗真眼中的红光都消失了。

    罗真那暴涨的力量顿时以惊人的速度消退,最终竟是完全退得干干净净,不留丝毫。

    如此一来,罗真的面色便显得即苍白,又疲惫,如同耗尽所有的力气一般,倒在了地面上。

    “秋观!”

    “喂!”

    夏目和铃鹿几乎是下意识的叫出声。

    但是,下一秒钟里发生的动静就让夏目和铃鹿彻底的顾忌不了罗真了。

    “铮————!”

    只见,在一片璀璨的火粉和耀眼的光华之下,祭坛上的大衣和戒指同时掠向天际。

    那场景,和太阳与月亮升上天空完全没有什么两样。

    然后,太阳之中,三足的金乌出现了。

    然后,月亮之内,美丽的玉兔成形了。

    两只灵兽的身上,谁都无法媲美的尊贵灵气散发而出。

    不,那已经不能称之为灵气了。

    ————「神气」。

    应该如此称呼才对。

    “骗人的吧?”

    铃鹿呆呆的望着这一幕。

    “金乌玉兔”

    夏目亦是浑身战栗似的喃喃而起。

    真正的神灵在此刻里显现于世。

    而它们的眼中,不但没有夏目,更没有铃鹿,甚至没有这整个世界,只有满脸苍白又疲惫的倒在地上的罗真。

    内里,全部都是好奇与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