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真真正正的神灵(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77 真真正正的神灵(求月票)

    左手上的令咒是用来干涉魔术回路,进而使〈红翼阵〉的使用变成可能的刻印。

    右手上的令咒是纯粹的庞大魔力的集合体,能够用来行使各种奇迹的魔力结晶。

    这两只手上的令咒,就是罗真一直以来隐藏的两张王牌。

    一个是能够让魔力提升十倍,连瞬间的出力都提升十倍的秘术。

    一个是能够解放储存的大量魔力,获得一时的强大力量的手段。

    这两张王牌,对于罗真来说,帮助可不是一点半点而已。

    毕竟,无论是使用魔术还是使用咒术,其根本就是魔力以及咒力,一旦它们能够提升上去,那对实力的提升是可想而知的。

    当然,这两张王牌都有使用的限制。

    令咒自不用说,仅有三划而已,即使罗真拥有了靠个人的力量刻画令咒的技术,但令咒是庞大魔力的结晶,这股魔力首先罗真自己一人就很难提供,连能不能完成一划都还很难说,更别说是三划了,若不是因为〈奇迹〉能够帮罗真连通迦勒底的召唤系统,让迦勒底的魔力可以流过来,那罗真甚至都无法办到一天回复一划令咒。

    这是使用次数上的限制。

    而〈红翼阵〉也是一样,虽然能够让魔力提升十倍,但这些魔力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需要将自身的血液转化为魔力,达到提升十倍的效果,而且所需的魔力越多,消耗的血液就越多,以罗真的魔力量,提升整整十倍,需要消耗掉多少血液,可想而知,一旦使用过度,绝对是失血过多而死的下场。

    这是使用时间上的限制。

    两个限制,令得罗真将这两种手段视为最后的王牌,不到危急关头绝不轻易动用。

    幸好,令咒还能通过〈奇迹〉从迦勒底那里得到补充,而〈红翼阵〉的话只要注意使用时间,甚至注意使用的程度,例如不是全力全开的使用十根线,而是仅使用一根或者两根,让魔力提升一倍或者两倍的话,那消耗还是没有那么大的。

    但这次是例外。

    这次,罗真不但将〈红翼阵〉全开,还连三划令咒都全部解放了。

    而且,罗真还是先解放令咒,再使用〈红翼阵〉的秘术。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罗真一开〈红翼阵〉的话,包括三划令咒提供的魔力在内,他的〈红翼阵〉将其体内的魔力给一口气增幅了十倍,这才导致罗真的力量一度凌驾于神之上,并不过短短的一时间而已,血液就大量流失,变成现在这个极其虚弱的模样。

    可代价很大,收获也很大。

    罗真便转过头,看向半空。

    在那里,如太阳和月亮般分别绽放着璀璨及柔和的光芒的金乌与玉兔悬浮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

    罗真强撑着有些虚弱的身体,艰难的抬起手来。

    “————”

    半空中,金乌和玉兔的眼中同时浮现出一丝欢快之色,紧接着一同往下掠。

    煽动着撒出火粉的羽翼,金乌落在了罗真的手臂上,玉兔亦是携带着光华,扑进罗真的怀中。

    “好。”

    罗真一只手抚摸着玉兔柔顺的毛皮,并抬头看着停在自己另一只手上的金乌,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与此同时,金乌和玉兔同样在凝视着罗真,一个用有着三颗勾玉的金色眼眸注视着他,一个从其怀中抬头望来,眼中充满着知性、超然以及最高等级的好感。

    而在金乌和玉兔的身上,一股尊贵不凡的神气亦是缓缓的在散发。

    感受到这股神气,夏目和铃鹿都屏住了呼吸。

    铃鹿甚至都忍不住开口了。

    “你你真的只是仿造了鸦羽和月轮而已吗?”

    到得这个地步,这已经是不得不让人怀疑的事情了。

    “我我也觉得这两只式神很不妙,不,是非常不妙啊,秋观。”

    连夏目都这么说了,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但是,罗真却不以为意。

    “放心。”罗真一边抚摸着玉兔的毛皮,一边举着金乌,对着两个少女蓦然一笑,道:“它们绝对是我们最可靠的伙伴,放心的相信它们吧。”

    闻言,夏目和铃鹿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金乌和玉兔的眼中便已经浮现出理所当然般的神采来。

    这让罗真脸上的笑意更浓。

    也许,这两个是真真正正的神。

    也许,这两个过去都是非同凡响的高贵存在。

    但是,现在,它们已经是绝对不会违背罗真的意愿的式神、使魔了。

    罗真就可以感觉到自己对金乌和玉兔拥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与命令权。

    这种熟悉的感觉,罗真又如何能够不知道其正体呢?

    “已经和金乌与玉兔缔结绝对契约了吗?”

    正是如此。

    或许是因为此次的仪式用到〈神灵召唤〉的术式的关系,金乌和玉兔被成功降下的瞬间,这两位神灵就凭借着〈奇迹〉的力量,直接化作记录,刻进罗真的灵魂深处了。

    这是过去一直都有的事情,只要罗真成功召唤一种使魔,这种使魔就会化作纯粹的记录被刻在他的灵魂中,也许是因为〈召唤术〉的知识都是从〈奇迹〉那里流过来的关系吧?

    也就是说,现在,金乌与玉兔已经和罗真缔结了绝对契约,即不会死亡,亦不会背叛,绝对服从,绝对效忠,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因此,金乌和玉兔看向罗真的眼中才满是好奇和忠诚。

    而也或许是因为两者并不单单只是式神还是咒具的关系,即使像这样让它们存在于外界,罗真都不需要消耗魔力,只有在它们作为咒具发挥效果或者战斗时才需要消耗魔力。

    若不是这样的话,就算罗真如今实力已经今非昔比,能不能使用这两只式神,那都还是未知数。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神灵啊。)

    罗真就能够感受到金乌和玉兔体内不可估量的强大力量。

    这股力量,绝对是实打实的最上级使魔。

    而且,还很有可能不仅仅是战术级而已。

    这种等级的使魔,若不是自身身为咒具的性质令得它们在外显现不需要消耗魔力,那罗真根本召唤不了它们。

    现在即使召唤了,罗真都有一种感觉。

    (凭我的能力,还无法发挥出它们全部的力量。)

    这还是罗真第一次在使役使魔的事情上出现的状况。

    但这就是事实。

    一旦金乌和玉兔认真起来,那恐怕罗真的魔力将会在瞬间耗尽,直接倒下吧?

    可反过来说

    (它们就是这么强大啊。)

    罗真不由得笑了。

    这让罗真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将它们化作咒具穿上了。

    只可惜

    “到此为止了!”

    伴随着一个高声的呐喊,数辆车如飞驰而来一般,以惊人的速度窜来,停在了罗真、夏目以及铃鹿一行三人的周围,将他们给团团包围了起来,还打开了车顶上的照射灯,打在三人的身上。

    “这是!?”

    “阴阳厅!”

    夏目和铃鹿一下子站了起来。

    罗真同样眯起了眼睛,让金乌跟玉兔都产生了反应,转过头,看向四周。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名身穿防障衣的祓魔官从车上不停的下来,一边将罗真一行人给包围,一边举起手中的咒符。

    紧接着,四名领头人员就出现了。

    看着那四名领头人员,夏目和铃鹿睁大眼睛。

    罗真同样为之一怔,随即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