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 过于强大的力量(求月票)-奇迹的召唤师-
奇迹的召唤师

579 过于强大的力量(求月票)

    “什么!?”

    “结界被!?”

    当笼罩周围的结界破碎时,一个个的祓魔官顿时大吃一惊。

    “怎么会!?”

    尤其是弓削麻里,看到自己张开的结界居然莫名其妙的就碎掉,一张冷冽的俏脸都浮现出惊愕的表情。

    作为一名专攻结界术的结界使,而且还是〈十二神将〉中的一人,论及在结界上的造诣,只要弓削麻里称第二,这个世界就没人敢称第一。

    这样的人物所张开的结界,即使不是〈八阵结界〉那种等级的术式,那也绝对不是可以轻易突破的东西。

    可现在,敌人的式神不知为何,只是叫了一声而已,笼罩周围的结界居然就被打碎了,这让弓削麻里如何能够不感到惊愕呢?

    反倒是镜伶路,像是感到有趣了似的,露出放肆般的笑容。

    “很好,这样就省事多了。”

    说着,镜伶路的灵力开始高涨了起来。

    显然,对于刚刚那番场面话的说辞,以镜伶路的个性,早就感到不耐烦了,直接动手才比较符合他的作风。

    虽说对面有着两只无论怎么看都不是普通货色,应该说毋庸置疑一旦对上就会死的可怕式神存在,可这种在死线上跳舞的感觉反而刺激到了镜伶路的斗志。

    “等等!镜!先别轻举妄动!”

    木暮禅次郎则是没有拔刀,似乎还想弄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对着镜伶路发出喊声。

    “啰嗦!对面都已经动手了!那还客气什么!?”

    镜伶路却只是回了一句,紧视着罗真的眼中满是斗志和暴戾。

    “再说,我早就看那个臭小鬼不爽了,正好趁这个时候好好盘算一下之前的帐!”

    这么说着的镜伶路很明显已经不受控了。

    但结果,反而是罗真那边先出现了状况。

    “唔”

    罗真的面色似乎变得更加苍白了几分,身形亦再次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秋观!”

    “你你真的没事吗!?”

    从刚刚开始就一副不知道该怎么是好的模样的夏目与铃鹿连忙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罗真身上,一个扶住了他,一个干脆都取出治愈符,贴在罗真的身上了。

    “我没事。”

    罗真只能以虚弱的声音回以这么一句,感受着空空荡荡的体内,心中不由得苦笑不已。

    (只不过是稍微使用了一点力量而已,结果就几乎抽走剩下的所有魔力了吗?)

    金乌和玉兔展现出来的力量虽然不过是凤毛麟角的一点,可以罗真现在的状况,自然不可能支撑它们太久。

    再让金乌和玉兔继续使用力量,或许罗真真的会被彻底掏空,直接晕厥了。

    “回来,金乌,玉兔。”

    当下,罗真向着自己的两个式神兼使魔下令。

    闻言,以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宫地盘夫的金乌才收回视线,煽动羽翼,带着一路的火粉,飞回罗真的身边,停在他的肩膀上,玉兔亦是重新缩回身体,躺回罗真的怀中。

    绷紧着神经与金乌对峙的宫地盘夫这才松了一口气,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淌满汗水,心中竟是与刚刚的罗真一样苦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成为了有主人的式神,主人又正在虚弱的状态,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那光是凭借刚刚的视线就足以让一般的阴阳师的精神崩溃了吧?)

    宫地盘夫就无奈的想着。

    (这就是所谓的神威,简直就是最原始、最可怕的「咒」了啊。)

    当代最强的阴阳师就发出这样的感想。

    幸好,对方并不在万全的状态。

    “即使那两位的力量很可怕,但你似乎没办法发挥出它们全部的实力,更别说现在还在虚弱的状态,应该没办法再继续支撑下去,不要说是咒术战了,连站都很难站起来了吧?”

    宫地盘夫便直视向罗真,一对眼睛隐藏在脏乱的刘海之下,让人看不清眼神,口吻却显得很随意。

    “还是老实点在这里投降吧,总不会认为在这个状态下还有办法同时对付四名独立祓魔官跟一支精英祓魔官的部队吧?”

    宫地盘夫就做出这样的劝解。

    确实,以罗真现在的状态,别说是对付四名独立祓魔官,就是对付周围那些一般的祓魔官都不知道能不能办到。

    哪怕是在万全的状态,对手是那个〈炎魔〉以及其余三名骁勇善战的〈十二神将〉的话,除非罗真像刚刚那样用掉全部的王牌来拼,否则,胜算同样很低。

    至于金乌和玉兔,诚然它们强得一塌糊涂,即使展现出一星半点的力量都到那种程度了,想必就算对上宫地盘夫都能稳操胜券吧?

    只可惜,就像宫地盘夫所说的那般,罗真还没办法发挥出它们全部的力量,就算是一星半点的力量都抽走他几乎剩下的所有魔力,一旦让它们战斗,消耗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无论怎么考虑,这个时候,罗真都是没有胜算的。

    “老实点配合吧,我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见到罗真沉默下来,木暮禅次郎如同逮住机会般做出劝诫。

    “跟我们走一趟吧。”

    弓削麻里同样冷静了下来,同时意识到对手不容小觑似的,警惕般的出声。

    “秋观”

    “你打算怎么办?”

    这下子,夏目和铃鹿亦是看向了罗真,一副想劝他这样做比较好的模样。

    罗真看了一眼夏目,又看了一眼铃鹿,最后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空空如也的魔术回路以及缺失了大量血液导致的虚弱跟眩晕,叹息出声了。

    “也罢,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

    罗真淡淡的这么宣告。

    “嘁”

    镜伶路顿时如同被搅了兴致般咋舌。

    而除了镜伶路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里,无论是夏目还是铃鹿,亦或者是木暮禅次郎或者弓削麻里等祓魔官,均都不着痕迹的松出一口气。

    “那么,得罪了。”

    宫地盘夫再次向着金乌跟玉兔行礼,紧接着示意几个祓魔官上前,将罗真一行人给逮捕起来。

    眼看着祓魔官往这边靠近过来,罗真和夏目姑且不论,铃鹿是在心中自嘲。

    (没想到,我居然还会有再被逮捕的一天。)

    这的确很讽刺。

    “嗯?”

    就在这时,铃鹿无意间注意到了奇怪的一幕。

    只见,在祭坛的前方,不知为何,竟是有一团凝实到极点的黑气在鼓动。

    (瘴气?)

    铃鹿一眼看出了它的正体。

    那是瘴气的集合体。

    而且

    (这这不是实体化的动灵灾吗?怎么气息弱到没有任何人发现?)

    铃鹿就满是惊讶了起来。

    但紧接着,铃鹿又想到了。

    (难道是刚刚的灵气风暴导致周围的灵脉被扭曲从而诞生的副产品?)

    那这团黑气的正体究竟是什么啊?

    铃鹿这么想着,紧接着沉默了一会,不着痕迹的掐了一个手印。

    “嗖”

    那团黑气顿时飞入铃鹿的手心中,被铃鹿给藏了起来。

    祓魔官们这才逮捕了罗真一行人,将他们押进运输车里。

    没过多久,所有运输车都启动了起来,往阴阳厅的方向而去。